“妩媚仙子,妩媚姐姐你再说点呗!”顾绵绵双眼亮晶晶地望着人形,漂亮的大眼睛骨碌碌地转着。

    人形很是无语的挑了挑眉,浑身散发着一股莫名的压力,让顾绵绵浑身不舒服,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结结巴巴道:“我……我还有事,就先不和你聊了,改天……改天再找你啊!”

    说完便一溜烟跑了,直到出了空间,顾绵绵这才松了一口气,擦了擦额角的冷汗,真险,压力好大!

    莫非这就是所谓气场?

    一直有些阴郁的心情突然就明媚了起来,顾绵绵拍了拍胸口,抬头看着不停飞舞的蝴蝶,忍不住笑了。

    顾绵绵不知道妩媚到底是什么人,也不知道她究竟是什么身份,但不可否认有了她的承诺,顾绵绵一直不安的心奇异的得到了安抚。

    有时候男女之间的感情真的很简单,不过是因为有了一场非常愉快的鱼水之欢,清风便将顾绵绵当做了自己尚未过门的未婚妻。每日嘘寒问暖,事事细心体贴,顾绵绵通通笑纳,整个清虚观都留下了他们的欢歌笑语,清风更是如坠入情网的痴情汉,日日缠着顾绵绵,便是分开一刻也是牵肠挂肚,万分思念。

    “清风,你和绵……顾姑娘……”清荣看着清风如沐春风的笑颜,突然有些窘迫,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清风爽朗的笑了笑,脸上飞起了可疑的红晕,“清荣师兄,绵绵是我的未婚妻,等我们成亲之时师兄可一定要光临寒舍。”

    “清风,你当真要娶她?你可知道她……”

    清荣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清风截住了话头,“成亲这样的大事,清风如何敢草率,绵绵她是个好姑娘,能够娶她为妻,是清风今生最大的幸运。”

    望着清风灿烂而又羞涩的笑,清荣只觉得苦涩极了,埋在心里的话,在舌尖回味了无数遍也无法说出口,他本就不该来找清风的,便是将一切摊开了又如何?绵绵也不会选择自己,而清风……清风他对绵绵一片情深,自己如果真的这样做了,只会毁了三个人。

    清荣神色复杂的看着清风,最终吐了一口气,含笑地拍了拍清风的肩,“师兄恭喜你抱得美人归,往后和顾姑娘好好过日子,好好待她。”

    “即便清荣师兄不说,我也会对绵绵好的。”清风眼里一片坚定,清荣心里又苦又涩复杂极了,但却偏偏不得不含笑着恭喜自己喜欢的师弟,也恭喜那个带给自己难忘记忆的女人。

    从此以后,她的美,她的好,都会统统属于一个男人。

    “那便好!”

    清风看着清荣的身影消失在视线,脸上挂着的笑深了几分,呢喃道:“我知道师兄也喜欢绵绵,任何事清风都可以相让,但是绵绵不可以,师兄,希望你早日找到属于你的幸福。”

    清风推开门,便看到了身着薄纱在床上睡得香甜的美人,心里一暖,忍不住走到床边,伸手轻抚上佳人的脸颊,一遍又一遍的描绘她绝色的容颜,喉咙滚动,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俯身吻上她红扑扑的脸颊。原本只是单纯的一个吻,但她实在是太诱人,清风吻着吻便变了味。

    这几日激烈而又*的情、事,让清风对顾绵绵越发的眷恋,只要一碰到她便忍不住想要的冲动,飞快的褪掉彼此的衣服,清风翻身上床,双手熟练的在她的肌肤上点火,唇也不停的在她身上落下一个又一个炙热而又缠绵的吻,她身上的敏感点他便是闭着眼睛都能寻到。

    “嗯……”顾绵绵不想醒来也不行了,闭着眼迷迷糊糊的回应清风的吻,柔若无骨的小手在他赤、裸的肌肤上游走,挑起他一丛又一丛的欲、望。才与一个陌生帅哥疯狂欢爱过,顾绵绵此时正是精力充沛的时候,既然清风送上门来,顾绵绵也不会拒绝,谁会嫌弃阳气多呢!

    “清风……再重一点,就是那里,嗯……啊……要,我要!”顾绵绵睁开迷蒙的大眼睛,娇媚的看着清风,浑身散发出一种慵懒而又风情的魅力,让清风原本就肿大的炙热更硬了几分,狠狠的吻上她粉嫩的红唇,搂着她的腰,将她翻了个身便从身后入了进去。身下不停的撞击着她的柔软,双手也不闲着的把玩着她又大又软的白兔,快乐得脚趾都蜷缩了起来。

    她总是那么紧那么湿,每次都让他入得舒服极了,便是给他神仙做他也不换,弯腰在她背上印下一个又一个湿漉漉的吻,“绵绵,我爱你……我爱你……”

    顾绵绵闭眼随着他的撞击晃动着,红唇微微张合,令人浑身酥软的呻、吟声不停的回荡在屋里,“清风……快点……再快点……”

    “绵绵……绵绵……”清风咬着顾绵绵的耳朵,一下比一下撞击得更猛烈,无论怎么要她都要不够,自从得到她起的那一刻,他便中了她的毒,甚至恨不得时时刻刻都呆在她温暖的身体里,再也不离开。

    清虚观虽然不禁制弟子娶妻生子,但修道向来讲究清心寡欲,过去的二十几年清风一直做得很好,以为自己也会一直守着清规过一辈子,没想到他终究还是与此道无缘,他实在是辜负了师傅多年来的疼爱,可清风不后悔。

    只要有绵绵相伴,清风一生便满足极了,便是不能得登仙道又如何,只要能与她如此恩爱一生,便值了。

    “嗯……”顾绵绵娇媚的声音不停的从口中溢出,让身后的清风越发的勇猛,拥着顾绵绵折腾了良久。

    事毕,清风爱怜的将顾绵绵拥入怀里,紧紧的扣向自己,“绵绵,此生清风定不负你!绵绵……”

    顾绵绵够了够嘴角,张口便在清风的肩头上咬了一口,狠狠的掐了一把那还未为疲软的小清风,娇柔的嗔了他一眼,“好累,不要了,我要睡觉。”说完便在清风的怀里寻了个合适的位置,蹭了蹭,舒服的又睡了过去。

    望着怀里的佳丽,清风看了看自己抬起头的某物,无奈的苦笑。

    不能再待下去了,顾绵绵决定立刻离开此地,这些日子因她心情愉快,便无所谓的留在清虚观与清风做一对快乐的情侣,可她终究不是适合清风的那个女人,即便是在与清风痴缠的时候,她还是招惹了很多男人,看吧,她天生就是个坏女人,哪里安分得下来。再留下去对他一点好处都没有。

    顾绵绵睁眼看向身边睡得香甜的男人,伸手点了点他的唇,傻瓜,知不知道女人这种生物是最最不应相信的,既然你不懂,便让姐姐给你上一课吧!这些日子表现不错,将她伺候得很愉快,这一场欢爱,就当姐姐送给你的好了。

    “绵绵!绵绵……”清风醒来的时候,空空的身畔,早已没有那个本该甜睡在自己身边的佳人。清风脸上的灿烂笑容一瞬间消失不见,慌张不已,她离开了。

    清风伸手覆上双眼,心里又失落又难过,飞快的收拾妥帖,急忙忙的四处寻找。几近疯狂地将清虚观的所有角落都翻了个遍,所有她会去的地方,所有与她有关系的人,清风都梳理了一遍,可是都找不到。所有地方都没有她的踪影,所有认识她的人都不知道她的行踪,她彻彻底底的消失在了清风的生命了。

    明明他们才抵死纠缠,明明她对自己热情如火,明明她对自己也是有情的,为何,为何不留下一个原因就消失了?清风痛苦的闭上了眼,绵绵,别闹了,快回来吧!

    “师弟,别难过了,她要离开就让她离开好了,这样的水、性、杨花的女人不适合你,忘了她,振作起来吧!”短短数日,原本英俊潇洒的清风便颓废得如三四十的沧桑之人,清虚观的众人看了都心疼不已。

    “你说什么?”清风双目赤红,恨恨地瞪着说话的人,一字一句道:“滚!绵绵是世上最好的女人,你再如此说他我必定与你不死不休。从此以后你我再也不是朋友,不要让我再见到你。”

    说话的人被他这样一激,本想安慰他的,却瞬间被激怒了,冷哼一声,不管不顾的冲口而出,“全天下再也寻不到与你一般傻的笨蛋了,你好好听着,谁不知道你心里想着嘴里念着的女人就是个淫、荡的,别说我,便是很多师兄师弟都尝过她的滋味,便是再绝色再*又如何,她就是个人、尽、可、夫的浪、货,哈哈,真是好笑,为了这么个女人你竟然要死要活,呸,清风你问问你自己,可对得起养育你的清虚观,可对得起对你寄予厚望的师傅。”

    “你……你……”他每说一句,清风的怒火便炙热一分,若不是被周围的师兄弟劝着拦着,清风一定会与说话之人同归于尽,绵绵是世上最纯洁的女人,不是的,她没有,她才不是他们说的那样,混蛋,他要与他们拼了,拼了。

    “噗……”一口血喷出,怒火攻心的清风头一歪便晕了过去。

    清荣急忙忙的派人将他安置进房里,又是把脉又是煎药,好一阵折腾。清荣看着躺在床上,将自己弄得不成样子的清风,难过极了,“你明知道他的心思,又何苦要说出来,要他死了你才能安心是不是?”

    “他这样吊着,只会死得更快,我不过是说出事情,让他早日断了这份痴恋。别说清虚观里的师兄师弟,便是外面也有许多那个女人的相好,你以为瞒着藏着,这事大家就不会知道,为了这么个女人,便要死要活,他可够出息的。如今一切都摊开了,我这个做他师兄的倒要看看他要如何选择,如果仍是执迷不悟,为了那个女人执意寻死,那他也不用活了。”

    清荣不由得升起了一团怒火,瞪了一眼自己的师弟,“你说的什么话!闯下如此祸事,你还有理了?”

    “大师兄,你是为了那个女人生气还是为了清风师弟生气?究竟是为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说话之人冷笑,嘲讽的看着清荣。清荣捏紧了在衣袖中的拳头,“放肆!在你眼里还有没同门,还有没有规矩。”

    “哼。”说话之人冷哼一声,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清风,转身便离开了。

    清荣闭上了双眼,疲惫不已,“清风,你定要好起来,你定要好起来。”

    三个月后,清虚观清风病愈,可惜却忘记前尘,实在为一大憾事,五个月后,清风告别师门,自请入世修炼。

    “在下一日之内能与姑娘邂逅三次,实在是有缘之极,不知可否告知在下姑娘的芳名?”俊脸而又帅气的男人含笑看着身旁的女子,蜜色的肌肤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出诱人的光泽,“在下杨谦,不知可否有幸邀姑娘一同畅饮?”

    尼玛,不到半个时辰遇到一次,便是不用脑袋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顾绵绵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合欢派首席外室弟子 http://www.8izw.com/6_6512/ 移动版阅读m.8i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