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姑娘,在下并非登徒子……姑娘,你别走啊!”杨谦眼看着美人从自己身边离开,急匆匆的追了上去,明明美人只是莲步微移,随着走动紫色的裙摆翻飞好看极了,可偏偏无论他怎么努力,连美人一片衣角都没有摸到。

    “真美的,没想到世上还有如此绝色!”杨谦失望的感叹。

    小徒孙疑惑极了,“杨师叔,掌门说空即是色,j□j,若想有大作为,就得弃了七情六欲,专心修行,杨师叔,你这样……”这样是不是太不好了,好纠结,要不要告诉掌门呢?

    杨谦狠狠的给了小徒孙一个暴栗,“傻小子,你懂什么。往后别跟你那整天拉着脸的师傅学,也别听掌门的,若是真修成他们个木疙瘩样,早晚有你后悔的。”

    “杨师叔,你怎么可以如此诋毁掌门和师傅。”小徒孙不满的瘪了瘪嘴,暗自告诉自己,杨师叔不是故意的,他一定不是故意的,掌门和师傅两位老人家千万千万不要介意。

    杨谦懒得搭理他,所有心思都放在刚才那个美人身上,真是可惜,若是能和美人结交一二那该多好,也不知道他们还有没有缘,能不能够再见?

    不过,杨谦脸上扬起一抹笑意,这个美人自己要定了。

    “杨师叔,你已经整整八年没有回师门了,掌门说这次一定要将你带回师门,你可再也不能忽悠薛城了,师傅说如果我这次不能将杨师叔带回去,让我也别回去了,杨师叔……”薛城一脸委屈的开始每日念叨。

    杨谦掏了掏耳朵,对于自己这个固执的小徒孙真是相当的无奈,这些日子,无论自己干什么说什么,这家伙就像听不懂似的,时时跟在身边,逮着机会就开始念叨,也不知道师兄是从哪里找来这个人才。

    不行,得想法将薛城甩掉才行。

    “小徒孙啊!你别着急,师叔也没有说不随你回去啊,可师叔现在饿了,吃饱了才有力气吗,走走走,师叔带你去前面的酒楼吃好的。”

    薛城一听,两眼瞬间亮了起来,盯着杨谦,欢快道:“太好了,师叔终于想通了,我们吃完便启程回师门可好?”

    “好,好,就依你。”杨谦一边将薛城往酒楼拽,一边敷衍的点了点头。

    顾绵绵一直不太明白为何要来蓬莱,问妩媚,可自从上次后,她便再也不搭理自己了,无论顾绵绵说什么,她都永远是一副表情,那就是没有表情。

    幽幽的叹了一口气,顾绵绵漫不经心的坐在树上,晃动着双腿,咔嚓一口手上的果子便少了一半,果子丰润甜美的汁液沾满了顾绵绵的整个口腔,“没意思,这日子实在是太没意思了。”

    “姑娘若是觉得没意思,在下倒有不少有意思的点子。”

    顾绵绵皱眉看向树下眨着桃花眼朝自己笑吟吟的男人,难得的皱了皱眉,“怎么又是你?”

    “在下这样还能与姑娘遇见,可见果真是有缘。”男人笑眯眯的继续说着,眼睛从一开始就没有离开过顾绵绵片刻,顾绵绵冷哼了一声,好笑的看着他,“你到底想做什么?”

    “在下想知道姑娘的芳名。”杨谦温柔的看着树上调皮的女子,眼里满是欢喜,美人果然是美人,即便是吃果子也别旁的女子美上几分,咽了一口口水,看到顾绵绵嘴角流下的汁液,情不自禁的舔了舔嘴角。

    “顾绵绵。”不想再和他纠缠,顾绵绵留下自己的名字便飞身离开了这个地方。

    这家伙真是讨厌,自己已经尽量躲着他了,偏偏去哪里都能被他逮到,尼玛,这绝对不科学,自己怎么可能会被一个凡人逮到呢?顾绵绵迷茫了,莫非自己修为退化严重到这种地步了?

    摇了摇头,不对啊,最近她可是日日勤奋修炼,为此都换了好几个‘男朋友’了,阳气也吸得足足的,修炼一刻也不敢落下,按理说不应该啊!

    顾绵绵念头一转,便皱眉进了识海,“我最近遇到一个奇怪的人。”看着眼前的女人,顾绵绵的神色仍然有些迷惑,之所以说女人,是因为妩媚的形象又具体了一些,顾绵绵猜应该是她修复得差不多的原因。

    好些日子没有搭理她的妩媚,这次居然抬头朝顾绵绵诡异的笑了笑。

    顾绵绵摸着自己的小心脏震惊的看着她,悄悄咽了咽口水,本以为这次她也不会搭理自己,没想到……尼玛,刚才她的那个笑容好渗人,自己是不是要赶紧离开呢?

    “他是天机门五大长老之一的杨谦。”顾绵绵觉得妩媚的声音比往常好听了一些,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幻觉,眨了眨眼,将脑海里莫名其妙的念头抛开,专心的看着妩媚,“他便是再厉害也只是个凡人。”

    一个凡人怎么可能在自己没有意识到情况下,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这很不寻常,这也是顾绵绵见到杨谦必定会绕道走的原因,谁也不会愿意和一个不确定人物打交道,不管这是好事还是坏事,总之不沾上,绝对比沾上要让人放心。

    妩媚静立在顾绵绵不远处,一脸冷然的看着她,轻轻动了动唇瓣,“他是蓬莱数百年来最有慧根的修行者。”

    尼玛,说人话!

    顾绵绵看着妩媚快哭了,妩媚姑奶奶啊,说白话文行不行!听不懂啊,完全听不懂怎么破!

    “……”顾绵绵呆呆的看了妩媚半晌,愣愣的点了点头,“哦。”

    “……”

    妩媚挑了挑眉,顾绵绵捏紧了衣袖,结结巴巴道:“你不能怪我啊……我……我知道他是数百年最有慧根的修行者,可是……可是那又有什么问题!”

    “……”妩媚的底线再一次降低,自从遇到顾绵绵之后,她就发现无论怎么和她讲话,不把话摊开揉碎了讲给她听,这家伙就跟没有听似的,妩媚有一瞬间的嫌弃,觉得自己挑了这样一个人,很是有些丢脸。

    顾绵绵眼巴巴的望着妩媚,露出期盼讨好的小眼神,妩媚再次挑了挑眉,声音比刚才冷了很多,“他的资质不错,修为也不错,缺的不过是机缘。”

    尼玛,顾绵绵恨不得吐她一口血,这算什么解释?拜托,有点职业操守行不行。

    “你是说他的机缘是我?”顾绵绵抽了抽腮帮子,漂亮的眼睛一闪一闪的,心里无数头草泥马奔过,溅起一片尘土。

    妩媚冷哼了一声,似笑非笑的瞥了顾绵绵一眼。

    操!大姐给你跪了,真心不听不懂啊,顾绵绵愁得都快哭了,以前她看宫斗宅斗小说,自个还以为理解能力很强很强,结果一看别人的分析自己,感觉自己就跟没看过那文似的,自己真的有看过这么高深的东西?

    不怪智商不给力,谁生活在幸福的日子里,还天天跟搞间谍似的,天天来点摩斯密码啊!

    悄悄的看向妩媚,被她凌厉的目光一愣,顾绵绵便很没有骨气的示弱了,这不怪她,明明以前自己不是这样的,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只要她水盈盈的眸子一瞪自己,自己就有想给她跪了的冲动。

    顾绵绵伸手抹了一把额头并不存在的汗珠,尼玛,自己什么养成的奴、性!操,真心蛋疼。

    妩媚再一次怀疑她是怎么得到机缘的,摇了摇头,“他能寻到你,是因为你的气息。”

    “你是说他修为很高,能察觉到我与这个时空的人微妙的不同,甚至能够感知到我修仙的体质,不会吧,他真这么牛逼?”

    妩媚依然冷冷的,可顾绵绵知道自己猜对了,因为周围的压迫感没有刚才那么强烈了,尼玛,顾绵绵一想到这又想哭了,什么时候自己需要根据这个情况来判断她的心情了。

    实在是太悲剧了有没有!

    顾绵绵脑海里闪过一道灵光,捏着自己的衣服,防备的看着妩媚,“你想让我做什么?会送命的事情我可不会去做。”

    你什么时候做过送命的事情,妩媚真想敲开她的脑袋看一看,也不知道一天到晚想的是什么。莫非双修太多,智商会变低?

    “他是个有大功德的人。”妩媚意味深长的看了顾绵绵一眼。

    顾绵绵摇头,“他明明就是个风流的花花公子,十足的大色狼。”

    妩媚冷下了脸,连带周围也冷了几分,淡淡的冷哼一声,妩媚再也不看顾绵绵一眼,自顾自的陷入沉睡之中。顾绵绵蹑手蹑脚,小心翼翼的观察了她一会,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呢喃道:“什么吗?每次都这样。切,真是没法沟通!”

    一出空间,顾绵绵便咯咯的笑了,每次看到妩媚吃瘪的样子都好有趣,哼,要你每次都用修为压我!

    伸手摸了摸下巴,该怎么对付这个男人呢!直接弄死?摇了摇头,太血腥了,自己手上可是从来没有一条人命的,这个戒不能破了,舔了舔唇,脸上露出暧昧的笑,怎么说杨谦这家伙长得也不错,既然修为这么好,肯定阳气也不错吧!既然是这样自己怎么能放过呢!一定要尝尝鲜才行!

    咦?这样会不会太不道德了。人家好歹是修行的,是不是要戒色啊之类的……顾绵绵一瞬间便将这些问题从大脑里踢了出去,姑奶奶只管吃肉,吸阳气,管这些干什么!

    真是,尼玛,我真是越来越善良了,啧啧,当真是美貌智慧与德才兼备世上难寻的好女人啊!好女人,顾绵绵好不羞涩的将自己夸了又夸。

    然后开始思考吃掉杨谦的方法。色、诱?感觉不怎么靠谱啊!用强?这招管不管用啊!坑蒙拐骗?会不会被识破?要不用点秘药?直接将他给药倒,来个霸王硬上弓……

    顾绵绵眯了眯眼,脸上挂上了灿烂的笑意,杨谦,乖乖到姐姐这里来,让姐姐好好疼你吧!

    远处的杨谦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喷嚏,纳闷道:“莫非小徒孙在骂我?”转而优哉游哉的给自己斟满一杯茶,浅浅的印了一口,喟叹一声,“这个不能怪师叔我啊,比起回师门那个无趣的地方,小美人可是有意思得很啊!”

    杨谦在见到顾绵绵的第一眼起,就在她身上发现了一丝不寻常。一个女子身上竟然会有如此复杂的气息,实在是诡异,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过有人身上带着浓郁煞气,却偏偏又带着功德的。

    有趣,真是有趣,杨谦玩味的摩擦着茶盏,小美人,这次让放你从我的手心离开,下次可不会了,好好享受你难得的自由时光吧!

    作者有话要说:感觉大家是要抛弃我的节奏啊,o(>﹏<)o……( 合欢派首席外室弟子 http://www.8izw.com/6_6512/ 移动版阅读m.8i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