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绵绵伸腿夹紧他的腰,勾魂一笑,咬着他的耳朵娇滴滴道:“呸,你的命值几个钱,我要来又有何用!再说,即便是你愿意给,我也未必就稀罕!”她要的只不过是他充沛的阳气罢了,至于其他,她还不屑于朝一个风流浪子讨。

    “好妹妹,你这样的可人儿,可真真是男人的命。”清荣喘着粗气,抹了一把脸上的汗珠,掐着顾绵绵的腰肢撞击得越发猛烈了。

    她的美,她的好,可以让世上的任何男人为她疯狂,他清荣当真是走了八辈子的好运,才能捞上这样一个完美得如同天上仙子的女人。初见她时,清荣是因她出众的容貌才起了逗弄的心思,本来也没有存什么坏念头,不过倒是被她爽朗的性子给震住了,本以为她只是朵羞涩的含羞草,没想到她却是盛放的玫瑰,又高贵又扎手,但却偏偏弄得他心痒痒的,记挂不已。

    所以一得到她的默许,他便迫不及待的便摸进了她的屋子,本以为是一场风流韵事,没想到她却带给他这么大的惊喜。

    顾绵绵,当真是人如其名,软软绵绵甜得让人几乎都快柔化在了她的温柔里,清荣从来没有想过要从一而终喜欢一个女人,可现在,在与顾绵绵有了身体上的亲密接触后,他开始觉得若是喜欢的人是她,能够共度一生的人是她,也不是那么一件难以让人接受的事!

    “好妹妹,嫁给我好不好?”清荣动、情的吻上顾绵绵俏丽的脸颊,顺着她的眉心,一口一口的吻上去,哪一寸肌肤也不愿放过,他要在她身上每一寸地方都印上自己的烙印。

    顾绵绵是他清荣的女人。

    顾绵绵半闭着眼攀着他的肩膀,媚眼如丝的哼哼着,闻言不由得勾了勾嘴角,“你想娶我?”

    清荣连忙点头,仿佛怕自己慢了都显得自己不诚信似的,“好妹妹,见到你的第一眼起我的一颗心就落到你的身上,如今我们又有了这样的关系,只怕你的肚子里已经有了我的骨血,从此以后我们一家便幸福快乐的关起门来过我们的快活日子。”

    顾绵绵没有回答,而是调皮的用手在他胸前不停的画着湿漉漉的圈,眨了眨眼,“清荣师兄可舍得下你的那些红颜知己?”

    “自是舍得下的,是我辜负了她们,可有了绵绵这样的好女人,我又岂能再三心二意,从此以后只有你一个,就只我们两个好好过日子好不好?我知道我有很多缺点,你定也是不会如此轻易相信我的,可好妹妹便给我一个机会可好,我一定会好好待你,给你一个幸福快乐的生活,做个专一体贴的好夫婿。”

    清荣说这一番话的时候,其实内心还是有些挣扎的,但一想到眼前的顾绵绵,那些让他割舍不下的女子,统统都算不上什么了,他只有一个人也只有一颗心,就当是他负了她们吧,离开自己这个坏男人,她们一定可以找到更好的。

    “坏男人,你现在可要如此让我快乐?”顾绵绵在清荣耳边低低的说了一句,便在他胸前怒放的红梅上捏了一把,顺带还风情万种的抛了个媚眼。

    这一系列动作只弄得清荣整个身子都酥了,翻身压上了床,将她牢牢的压在身下,不满的咬着她白嫩的脖颈,咬牙切齿道:“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今晚你就休想下这床。”

    “好哥哥,你可要温柔些。”顾绵绵水汪汪的大眼睛满含柔情的看着清荣,柔若无骨的小手在他赤、裸的肌肤上若有似无的点着火,声音又娇又魅,清荣在心里只喊受不住,这简直就是个专门折磨男人的妖精啊,再也忍受不住,掐着她的腰又冲了进去,这一次比刚才更狠更激烈。

    直到风停雨歇,倦极的清荣将顾绵绵搂在臂弯中,宽大的手掌有一下每一下的抚摸着她乌黑丝滑的秀发,满足的喟叹了一声,“我这才知道男女之事原来如此的*蚀骨。”敢情原来的十几年他都白过了,自以为风流全天下,对美人对j□j自己研究甚深,没想来却原来他根本就不懂。

    顾绵绵餍足的躺在他的臂弯里,舒服的眯了眯眼,浑身上下都散发出浓浓的风情,既慵懒又魅惑,再加上她刚才吸足了阳气,此次浑身下上都带着一种别样的风情,别说品尝,便是粗粗看上一眼,便能要了人命。

    她就像个无穷无尽的宝藏,无时无刻不带给他惊喜,清荣紧紧地搂着怀中的顾绵绵,又幸福又担忧,幸福的是这样美好的女人此刻正躺在他的身边,而且还是他的女人,担忧的却是她太过美好,只怕自己一不小心,就被别人给窥视了去。

    心情可谓是复杂得紧。

    “好妹妹,你还没有答应我呢?”

    顾绵绵连眼睛都没有睁开,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答应什么?”

    清荣心里闪过一丝失落,很快又温柔的捏了捏她的小鼻子,不满的哼了哼,“你个没良心的小丫头,少给我揣着明白装糊涂,难道还想吃干抹净便不想认账不成?”

    顾绵绵掩唇娇媚一笑,抬头看了清荣一眼,不咸不淡道:“夜深了,清荣师兄还是快些回房为好,否则绵绵可不保证这清虚观会传出什么难听的话来,清荣师兄是男人自然是无谓,可绵绵不过是弱女子,往后还要仰仗清虚观生存呢!”

    清荣不可置信的看着顾绵绵,一点也不相信这个刚才还在床上缠着闹着让自己带给她快乐的女人,居然一下子就翻脸不认人了,咽了咽口水,强制压下满腹的火气,清荣这才开口,“好妹妹,你在说什么傻话,有我在,清虚观自然有你的地方。”

    “就是有你在,我才更担心啊!”顾绵绵俏皮的眨了眨眼,又可爱又甜美,竟让人一时分不清她在说实话,还是在撒娇。

    清荣在她粉嫩的小脸上捏了一把,不悦道:“绵绵别闹!”

    这一次顾绵绵是真心笑了,“清荣师兄,你我不过是一场你情我愿的男欢女爱罢了,你想要我的身子,我也想要你的伺候,咱们不过各取所需,莫非你还当真了不成?”

    清荣捏紧了拳头,眼神晦暗不明,“你什么意思!收回你的话,我可以当什么都没有发生,下个月月初我就迎你过门。”

    “哈哈……”

    “不许笑!”清荣此刻真是恨不得撕毁了她脸上那让人讨厌的笑容,“明早我就将你我之事禀报给师傅他老人家,让他替我们做主。今天你也累了,好好歇息,我明早再来看你。”

    清荣觉得自己再也不能在这里待下去了,他真怕自己会控制不住做出什么伤害她的事来,飞快的起身穿好衣服,留下一句话便有些气急败坏的准备离开这里,他需要一个人冷静冷静。

    “你是真傻还是装傻,清虚观的第一风流公子,蓬莱仙岛引得无数美人红鸾心动,却从来都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俊俏郎君,莫非还是一个肯负责任的好男人?”顾绵绵幽幽的抿了抿嘴,眼里闪过调笑,“你我不过初初认识,我不是什么都不知的深闺女子,你也不是情深意重的有情郎,不过是一段露水情缘而已,谁又会当真?清荣,你凭什么以为我会愿意嫁给你?嫁给一个才认识就摸上我的床的登徒子!”

    “你……”清荣顿住,回头深深的看向含笑的顾绵绵,“你便是如此看轻我,也如此看轻自己的?”

    顾绵绵摇了摇头,红唇亲启,“你错了,我如此说不过是想让你的面上好看点而已,我从来都没有将你看进眼里,何来的看轻,更何况我是个再爱惜自己不过的主,又岂会为别人轻贱自己,你看你连我是什么性子都不知道,你居然就敢张口闭口要娶我,呵呵……”

    清荣的脸涨得通红,死死的瞪着顾绵绵,“那你为何还……还将身子给了我?”既是如此看不上他,又为何随了他的心意,还热情如火,他是男人,难道还不能分辨身下女人的真心假意吗?

    顾绵绵吃惊的看着他,突然娇媚的嗔了他一眼,“讨厌,非要人家说得如此明白!”

    清荣看着媚眼如丝,娇俏可人的顾绵绵心里悲凉不已,叹了一口气,“你别说了,我以后不会缠着你,也不会再说娶你之类的疯话。”清荣没想到自己的深情,在她眼里却只是个笑话,以前是他不将别人的真心当做一回事,莫非真有因果循环报应不爽这回事,否则他又怎么会遇到别人不把他的真心当一回事的一天。

    “那就谢谢清荣师兄成全了!”顾绵绵娇娇的笑了。

    临踏出房门,清荣还是忍不住沉声问道:“若你真想在清虚观好好生活,理应该死死瞒住我才是,何以又要让我知道,你明知道,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会同意你的,你又何必非要和我撕破脸皮!”便是她说不嫁自己,自己即使不悦,但还是会应下的吧!可他实在不懂,她为何不好好讨好自己这个清虚观的大师兄,却反而要与他讲明,难道她不知道这样会更她自己为难吗?

    顾绵绵愣了一下,眼前闪过一张笑道憨厚爽朗的脸,嘴角勾了勾,淡淡道:“没什么,喜欢而已!”

    清荣眼里闪过失落,“你终究是连个原因都不愿告知我吗?” 随即呆呆一笑,“也好,也好,终究是我自作自受。”

    看着清荣消失在视线里,顾绵绵的心情突然有些烦躁,皱了皱眉,恨恨的瞪了清荣的背影好几眼,一个闪身便进了空间,修炼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下一章来个女配如何?( 合欢派首席外室弟子 http://www.8izw.com/6_6512/ 移动版阅读m.8i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