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见了顾绵绵一面之后,肖冲回府便将自己关在房里想了三天三夜,然后就独自一人悄悄进宫见了黑豹。

    坐在上首的黑豹把玩着手中的夜明珠,似笑非笑的看着静立在殿上肖冲,“你想请旨出驶远海?”

    肖冲立马跪在了地上,低下了头,声音里却透着鉴定,“臣原意为大王一统海域的霸业鞠躬尽瘁,为大王做好探路的先锋,还请大王成全。”

    海上并不只有黑豹一个霸主,各方势力为了争夺势力和资源斗得很激烈,黑豹更是借着这股东风将北海由三流的势力发展成了一流,而如今作为整个海域上最强的霸主,黑豹一直都有着统一整个海域的雄心。

    黑豹深深的看了肖冲一眼,“你可是想清楚了?”一旦他允了肖冲的请求,肖冲此去必定凶多吉少,这些年黑豹派去过无数的人,可全都铩羽而归。即便他很希望有人能够为他摸透整个海域中其他各方势力的情况,但私心里他却不希望去的人是肖冲,毕竟他还是舍不得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

    可终究除了肖冲再没有更适合的人选了,他信任肖冲,而肖冲也值得他相信。

    “二哥!”肖冲抬头低低的换了一声,目光毫不妥协的看向黑豹,“你可还记得当年与我和大哥说过的话?大哥二哥的所愿,也是三弟所愿,望二哥成全。”

    黑豹闻言眼神微微暗了暗,脸上闪过一丝怀念和痛苦,闭眼沉思良久,才哑着声音道:“允了。我在派五百精卫与你同行。”

    “谢大王成全。”肖冲磕了三个头,然后站起身,头也不回的迈出了大殿。

    “三弟,你还在为大哥的死怪我?”看着肖冲毫无留恋的身影,黑豹揉了揉发酸的眉心,最终还是问出了这个困扰自己多年的问题。当年若不是他年轻气盛,也不会连累了大哥为救他而死,虽然这些年自己和肖冲仍然还是最好的朋友和战友,但他知道两人之间再也回不到往昔,大哥的死始终是个破解不了的死结。

    肖冲停下了离开的步伐,看着殿外的某点,声音低沉而又轻缓,“二哥,你永远都是我的好二哥。”

    黑豹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只是朗声道:“肖冲你一定要活着回来,我命令你无论发生何事,定要活着回来见我,这天下二哥等着与你共享。”

    肖冲勾了勾嘴角,无声的笑了笑,背对着他挥了挥手,“好好照顾她!”

    “如果你真的喜欢绵绵,等你回来,二哥便为你们准备婚礼。”说这句话的时候黑豹嘴里有些苦涩。

    “你舍得放开她?”肖冲回头意味不明的看了神色复杂的黑豹一眼,然后淡淡的笑了笑,“谢二哥成全!不过此行凶多吉少,恐无再活着回来的一天,又何必累她为我受苦。二哥,她是好女人,好好对她。”

    肖冲这一次再也没有停留,很快便消失在了黑豹的视线之中,黑豹呆呆的望着门外良久,最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大哥的死这些年他一直很愧疚,可对于顾绵绵,可他却并不后悔。

    肖冲走了,走之前给顾绵绵留了一封信,可顾绵绵看都没有看便随手扔进火盆里,烧得一干二净。

    肖冲走后黑豹失落了一阵便很快调整了过来,毕竟他的宏图大志终于有了实现的可能,而顾绵绵,这个他喜欢的女人,从此以后也完全都属于他一个人。

    可那个他喜欢的女人,却在三天之后不声不响的从他生命中消失了个彻底,任他手段用尽,也没有找到她丝毫踪迹,她就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北海根本就没有她的任何踪迹,派出去寻她的各方势力也没能带回她一丝消息。

    黑豹在短短一个月内便迅速的消瘦了下去,整个人变得越发的难以接近,脾气更是火爆到不行。只要有人在他面前提到肖冲或是顾绵绵的名字,便能惹来一轮腥风血雨,从此顾绵绵三个字成了北海的禁忌。

    绵绵是他从肖冲手上抢来的,黑豹虽然一直不说也表现得丝毫不在乎,可他心里的某个角落,一直担心她喜欢的是肖冲。而现在恰恰在肖冲离开北海之后,她便从自己的生命中消失不见,黑豹固执的认为,顾绵绵一定是跟着肖冲离开了,她的心始终不在自己的身上,所以到最后她才能跟着别人毫无留恋的离开。

    而闹得整个北海不得安宁的顾绵绵此刻正悠然的坐在阿桃身上,到了方外之地蓬莱。蓬莱一直相传乃神仙居住之地,但其实也不过是个风景优美,很适合清修居住的好地方罢了,这里没有神仙,但有很多修行者倒是真的。

    不过修行者虽多,但修真者却没有一个,对此顾绵绵感到很疑惑,所以第一时间便跑到识海,双眼亮晶晶地瞪着越来越具象化的人形,“为何这世上竟没有一个修真者?”

    人形兀自用灵气和修为一点一点的修补着自己的元神,对顾绵绵充耳不闻。

    “莫非是他们的功法不对?”顾绵绵开始了大胆的猜测,“就像武功。古代被传得神乎其技的武功,一代一代传下来的,传到现代的时候哪里还像个样子。”

    人形继续不受干扰的修补自己的元神,甚至连眼神和动作都没有变过分毫。

    “难道是这个世界没有修仙的元素?”顾绵绵摸了摸下巴,对这个观点很是有些赞同,“很多小说都说修仙必须得周围能够提供修炼的元素之类的东西,这个世界一看就是个修仙废渣啊,没有灵气,也没有什么火元素,水元素之类。咦?莫非这个世界只能适合合欢派修炼,你看吸取男子阳气一点都不违和。”

    顾绵绵撇撇嘴,下了最后的结论,“果然这个世界不应该男人修行,换成女人早就成神了!这些男人天天折腾来折腾去,费了姥姥劲才折腾得自己比别人多活个几十年,要是都让女人来修行,啧啧,直接开宗立派,将世界变成女儿国啊!”

    人形终于修补好了一缕元神,抬头看了顾绵绵一眼,淡淡道:“这个世界根本就不会有神仙,也不会有修真者。”

    “是这样吗?那你我算什么?”

    人形仿佛是嫌弃的皱了皱眉,“你我本就不属于这个时空。”

    操!还是不懂怎么破!

    可为了在妩媚这个女人面前挽回点面子,顾绵绵想了想,很是了解的点了点头,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我就说怎么一个修仙的同类都没有遇到过呢!”

    仿佛是嫌最近顾绵绵老是打扰自己的静修,人形很不客气的冷了声音,“你该担心的是你自己!”

    “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你的修为和灵力都在逐渐削弱,若是你多吸取阳气修炼,呵……”

    顾绵绵紧张的咽了咽口水,“呵……呵是什么意思?”

    “爆体而亡!”妩媚的声音很冷,更冷的是她说的内容。

    顾绵绵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骗鬼呢!灵力过多才会爆体而亡,灵力减弱最多修为下降而已,哪里会爆体而亡了!”

    “修为和灵气乃修行者最重要的保命依仗,一般人丢失修为和灵气后果并不会太严重,顶多废掉仙根,再也无法修行,而你却与他们不一样。”

    顾绵绵眨了眨眼。

    妩媚很挫败,只得跟她讲得更直白一点,“你本就没有仙根,亦无修仙之命,可偏偏你就得了修仙的机缘,这本就是违背天命而为,一旦你……天命会毫不留情的将你抹杀!”

    尼玛!实在是太凶残了。

    尤其是那个‘……’实在是太有内容了啊,是自己一旦变成废物,就会被抹杀的意思吗?顾绵绵真心觉得每次见到妩媚这个女人,不管过程如何,最后受伤的总会是她!

    抬头看了一眼又开始陷入沉睡的某女人,顾绵绵偷偷的朝她嫌弃的翻了几个白眼,她的修为和灵气为什么会降低?还不是因为自己一个人不仅要养自身,还要养她。

    尼玛!等你好了,姐一定要你加倍偿还!

    顾绵绵握了握拳,然后斗志昂扬的开始外出寻找阳气,没办法,她可不想最后落得个被抹杀的结局,尼玛,修仙真的好危险!

    “姑娘,你是新来的吗?怎么以前都没有见过你?”

    顾绵绵抬头,一个相貌清秀,唇红齿白笑得一脸灿烂的男子便映入了眼帘,微微眯了眯眼,就是他了。微微红了脸颊,甜甜一笑,“我是顾绵绵,才来蓬莱不久,小哥哥怎么称呼?”

    男子嘿嘿一笑,用手不自在的挠了挠头,“我叫清风,住在前面的清虚观,姑娘以后有事可以到那里找我,若是我不在,只需告诉我师兄弟们一声就行,他们也会转告我的。”

    顾绵绵点了点头,“清风小哥哥你真好!”这家伙是在蓬莱关傻了吗?

    “对了,你怎么来这里的,为何不见你的家人?”

    “额……”顾绵绵转了转眼睛,相当熟练的便将事情给编圆了,“我家本住在海边,一直都好好的,可有一天大海突然发怒了,海浪掀得很高很高,整个村子便被淹没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醒来,便到了这里。”

    清风惊讶地张大了嘴,颇为惋惜的看了顾绵绵一眼,“绵绵妹妹你也不必太过伤怀,以后便安心在这里住下便是,若是有什么不懂或是需要帮助,找我或者清虚观都行的。”

    “恩。”顾绵绵轻轻的点了点头,也不知道清虚观里的男人是不是都像清风这样仙风道骨,阳气充沛,而且还相当好骗,“这样会不会不方便,听说很多方外之人都不喜欢被人打扰,清虚观里住的都是神仙吧?那……”

    清风朝顾绵绵爽朗一笑,“这不过是外界谬传而已,蓬莱虽然是仙岛,但住的都是一般人。就如我清虚观,每年也会有很多弟子入世修行,绵绵妹妹无需为此时担心,再说师傅他老人家是再和气不过的一个人了。”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你们都是静心修行,并不关心外界之事呢!”

    清风笑得很儒雅,“若是真如此,我清虚观历经数百年到现在恐怕已经无几人了!”

    “呀!你们还与人通婚么?我还以为你们……”说到这里顾绵绵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很有技术含量的露出了小半截迷人的脖颈。

    作者有话要说:居然说妩媚是男人,人家明明是妩媚仙子啊~哪里像男人了~!!o(╯□╰)o

    自从换了个电脑,码子再也没有原来给力了,就连思路都没有原来清晰了,╮(╯▽╰)╭( 合欢派首席外室弟子 http://www.8izw.com/6_6512/ 移动版阅读m.8i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