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闻言俊脸染上了一丝可疑的红晕,眼神有些不自在的往其他地方瞟,“师门并无不能娶妻的规定,只要找到适合的姑娘,禀明师傅后,他老人家不反对,就可以娶妻生子。世人对蓬莱一直不甚了解,有此误会也是正常的。”

    真是个羞涩的大男孩啊!瞧他青春四溢的漂亮小脸,顾绵绵都恨不得去咬上一口,年轻就是粉嫩啊!

    “原来如此,是绵绵道听途说了。”顾绵绵仰起脸甜甜的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清风一眼,“清风哥哥可也要娶妻?”

    清风飞快的瞥了顾绵绵一眼,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很是爽朗的笑道:“自古姻缘便由天定,端看清风的有无此缘分吧!”清虚观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娶妻生子,姻缘这种东西还是要看个人缘法的。

    清风忍不住再一次偷偷看了顾绵绵一眼,她长得可真好看。大家都说玉真仙子是蓬莱最美丽的女人,可清风觉得眼前这个浅笑嫣然的女子便是比玉真仙子都还要美上几分,每每看到她对自己笑,清风的心就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大有要蹦出胸腔的架势。清风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情绪,才能一直在顾绵绵面前不致于太失态。

    如果娶的人是她就好!他一定会一辈子爱她宠她的……

    想到这里,清风不由得红了脸颊,竟有些心虚的不敢抬头看顾绵绵的眼睛。

    顾绵绵莞尔一笑,捂着嘴指着清风泛红的脸颊,一脸的疑惑,“清风哥哥这是怎么了,可是病了?”

    清风不好意思的咳了咳,为了让她不将注意力一直放在自己的脸上,只得硬着头皮开口道:“我还不知道绵绵妹妹住在哪里呢?”

    “我并没有住处!”

    “啊!”清风愣住了,看着一脸坦然的顾绵绵,结结巴巴道:“那绵绵妹妹这些日子是如何过的?”

    顾绵绵一脸高深的指了指不远处的树林,姐住树上!

    不过显然清风理解偏了,“这些日子气候骤降,便是住在山洞里也是不够保暖的,绵绵妹妹想必吃了许多苦吧!”转而又想到她一个弱女子流落到蓬莱,无亲无故的,如果不是遇上了自己,不知风餐露宿的日子还要过多久,一想到这个小小的娇人儿过得不好,清风的心便怜惜得不行,想了想,终于鼓足了勇气,一脸真挚的看着顾绵绵,“绵绵妹妹若是不嫌弃,不如到清虚观可好?”

    顾绵绵惊讶的张了张嘴,这个可爱的娃哦!怎么就这么单纯可爱呢!看了一眼周围如同仙境一般的环境,深吸了一口气,她开始有点喜欢上这个地方了。

    “绵绵妹妹可是有顾虑?清虚观也是有其他女眷的,绵绵妹妹无需担心。”清风看着顾绵绵呆愣的样子,想到外界对蓬莱修行之人的评价,急急地解释道。

    顾绵绵娇羞的摇了摇头,“清风小哥哥误会了,绵绵并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只是绵绵若是去了,恐怕会给清虚观添很多麻烦吧。”

    “不麻烦,不麻烦!”清风感觉摆了摆手,顾绵绵看着他那样子不由得咯咯直笑,清风也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便傻呵呵的将顾绵绵带回了清虚观。

    一到清虚观,清风就先将顾绵绵安置在自己房里先等着,自己先去将顾绵绵之事禀告给师傅,得到了师傅同意,再为顾绵绵安排住下来的事宜。

    只要一想到以后每天都可以见到漂亮的绵绵妹妹,清风脸上的笑从踏入清虚观那一刻起便没有消下去过,一将顾绵绵带回自己房间,细心嘱咐了几句,便脚下带着风似的去了师傅的屋子。

    顾绵绵抬眼打量了一下清风住的房间,摇了摇头,还真是清贫得可以,屋里仅仅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四条板凳,一个铜壶,两个已经缺了口的杯子,甚至连柜子都没有,也不知道清风是没有家私可以放,还是只有那么一两件衣服,可以轮着来穿,既经济又不占地方。

    “咦,清虚观何时来了如此娇媚动人的美人。”一道戏谑的男声突然出现在屋里,顾绵绵回头,拿着羽扇正摇得很是风雅的清荣这才完全看清顾绵绵的样貌,不由得一愣,眼里闪过一丝惊艳,飞快的调整好自己的失态,摇着纸扇,笑得很是温柔,一双多情的桃花眼还不停的朝着顾绵绵抛着媚眼,“以为清风师弟是个最老实不过的,没想到这老实人也有不老实的时候,竟背着人偷偷藏了这么个大美人在屋子里。”

    看来是自己想多了,清风这样的单纯蛋子还是不多的。

    顾绵绵撩了撩耳边的发丝,很是贴合形象的羞涩地低下头,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清荣看得有趣,越发起了逗弄她的心思,便一步一步靠近顾绵绵,到离她只有手掌宽的地方才停下来,两人近得甚至都听见彼此的呼吸,闻见彼此身上的问道。

    清荣一俯身,便靠近了顾绵绵的耳边,故意暧昧的在她耳边低低道:“在下清虚观清荣,不知姑娘该如何称呼?”

    顾绵绵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一步,耳朵尖便得粉红,可爱极了,“我……我……”

    “你什么?”清荣又靠近了她一些,不给她离开自己身边的机会,一边欣赏着她娇嫩的绝世容颜,一边暗自揣测着她和清风的关系,这样的美人,还真是让人很有兴趣呢!如此美人配清风那个朽木疙瘩岂不是太浪费了,“你为何要躲我?莫非我还能吃了你不成!”

    顾绵绵低下了头,露出小半截白皙诱人的脖颈,清荣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我叫顾绵绵,清荣师兄好!”

    “绵绵,真是个好名字,便如你人一般!”清荣眼里的笑意更深了一些,还真是个单纯的小白兔,甜美得让他恨不得连人带骨都吞入肚子里去,“不知绵绵为何会出现在我清风师弟的房间?”

    清荣暧昧的笑了笑,“莫非你与我师弟……”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清风小哥哥是清白的,他只是看我可怜也没有地方住,便带我来了清虚观。”顾绵绵抬头很是认真的解释了一下,在撇到清荣越来越炙热的眼光时,微微低下了头。

    在清荣看不到的角度,顾绵绵忍不住勾了勾嘴角,风流多情的清荣小弟弟哟,泡女人哪里要这样啊,女人有时候更喜欢直接一点的表示,比如现在的顾绵绵。

    清荣收起手中的纸扇,用纸扇抬起顾绵绵的下巴,声音好听又含有满满的情意,“既然绵绵不喜欢我师弟,不知我可还能入绵绵的眼,从第一眼见绵绵,清荣的整颗心便落在绵绵那里了呢,绵绵莫非不肯负责?”

    “我们……才不过刚刚认识而已!”顾绵绵一副被震惊的模样。

    清荣越发得寸进尺的趁顾绵绵震惊的时候,握住了她的小手,“绵绵如此可人,清荣哪里能逃得了绵绵的手掌,绵绵无需做什么,单单是一个眼神,便能让清荣沉沦。”

    女人几乎很少有不喜欢听甜言蜜语的,看清荣将这一套使用得如此熟练,看来他这招泡妞的方式很有用啊!

    顾绵绵突然抬头朝他妩媚一笑,只看得清荣一脸呆滞,恨不得将美人搂入怀里好好温存一番,“清荣师兄可是对见过的女人都这样说话?”

    “只有你一人!”清荣虽然被顾绵绵那一笑晃花了眼,但人却还没有傻,“绵绵以为清荣在玩闹?清荣一生从未像此刻这样真诚过,除了绵绵,世上女人也无人可让清荣动心半分。”

    “你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嘿嘿,自然是想将你弄到手,然后再弄上床,虽然这是他此刻的想法,但除非清荣是脑袋被驴踢了才会头脑不清出说来,他很正常,所以他自然不会这样说,“好绵绵,我喜欢你,便想与你在一起,那你……你可愿与我在一起?”

    一双桃花眼目光灼灼的看着顾绵绵,只要一回望过去,便能看到那眼里的深情和爱意。顾绵绵的眼睛闪了闪,“这也太快了吧,我和清荣师兄才刚认识不久……”

    “哪里快了?清荣反而觉得太慢了呢,若是依着清荣的心意,真想将绵绵抢回去藏在屋子里,再也不让任何人瞧见。”

    顾绵绵的俏脸越来越红,低低道:“为……为何?”

    “绵绵如此诱人,我怕其他师兄弟若是见了绵绵,只怕要与我来争抢,绵绵是我一个人的,清荣才不想让那些人瞧见了你的美好,我要将你的所有所有都一一珍藏。”

    这厮看来真的很会玩弄人心啊,尤其是女人心,不过……

    好吧,其实顾绵绵也不介意被他骗一骗,有些事,他想,她也想,到时候还不知道是谁在骗谁呢!

    “哼,你定是惯会如此哄女孩子,我才不相信你。”若是顾绵绵的表情没有如此娇羞,也许会让人更信上几分。

    看着她娇滴滴的羞涩模样,清荣便知道成了,缠着顾绵绵,软磨硬泡的摸上了小手,又在她粉嫩的脸颊上偷了个香,一想到这个娇滴滴的大美人,往后会变成自己的女人,清荣便裂开嘴笑了。

    “一个吻便够了吗?”顾绵绵靠近清荣耳边低低地说了一句,然后飞快的朝他眨了眨眼。

    清荣先是一愣,接着是一阵狂喜,正准备搂着美人好先讨点利息,结果连美人的衣服都没有摸到,美人便被突然冲进来盯着自己一脸紧戒的师弟清风给拉到了身后,“清荣师兄,你想对绵绵妹妹干嘛!”

    好事被打断,清荣相当不舒服的瞪了清风一眼,“师兄的事情也是你能管的。”

    清风低下了头,不过很快便抬头毫不示弱的与清荣对视,“别的事情清风可以不管,但师兄不能欺负绵绵妹妹。”

    “你……”真是个木疙瘩,清荣被他气得个半死,这个混小子,不过看了一眼躲在他身后朝自己眨眼的顾绵绵,原本被打断的不郁心情瞬间好了些,含笑道:“师弟误会了,师兄不过安慰安慰绵绵姑娘罢了,既然师弟已经回了,想来师傅也有了安排,师兄晚些时候再来看你。”

    前面一句话清荣是清风说的,最后一句却是看着顾绵绵说的。

    “师兄慢走!”清风恭敬的施了个礼。亲眼看着清荣彻底消失在自己的院子,清风提着的心这才落回了胸腔,看着一脸懵懂无知的顾绵绵,想了想,还是说了一句,“清荣师兄他……他惯是风流作态,绵绵妹妹以后见到他躲得远远的就是。”

    顾绵绵看他说得一脸认真,憋了半天居然憋出这样一句含蓄的话,差点没有笑出来,只是很老实的点了点头,“知道了。”( 合欢派首席外室弟子 http://www.8izw.com/6_6512/ 移动版阅读m.8i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