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顾绵绵仿佛并不把自己说的放在心上,清风便有些急了,恨不得摇着她强行让她记住,清荣师兄不是个好的,见到了就要绕道走,不对,最好是见都不要见,这样才安全,绵绵这样善良温柔的女子肯定会被清荣师兄骗了的,“绵绵妹妹,清荣师兄他……他惯会说话,好多女孩子都喜欢他,你可不能喜欢他,他……他不好。”

    自古都很讲究长幼有序排资论辈,清风从小生在清虚观,虽然行事爽朗大方,但终究还是个很守礼的好孩子,如今作为师弟的他在背后竟然非议自己师兄的不是,是以清风颇有些干了坏事后的不自在,甚至还有些心虚。

    但一想到如此善良美好的绵绵很有可能会被清荣师兄的花言巧语所骗,他对清荣的心虚也就理直气壮了些,毕竟他说的都是实话。清荣师兄向来喜欢漂亮的女孩子,更因为他长得好又能说会道,让蓬莱好多女孩子都对他很有好感,别的女孩子清风管不了也管不着,但顾绵绵既然叫他一声清风小哥哥,他就绝对不能不管。

    顾绵绵相当乖觉的立马保证,“清风小哥哥不必担心,我会保护好自己的。”说完歪头朝清风促狭的笑了笑,清风弄了个大红脸,有些不自在的捏了捏手,很是开怀的笑了,“绵绵妹妹,师傅同意你在清虚观住下了,现在就随我去看看你住的地方吧!”

    “好!”

    说是新安排的住处,但因一直有人打扫,所以根本就不需要费顾绵绵什么劲,倒是清风二话不说的提了热水,挽上袖子将顾绵绵的屋子里里外外都重新抹了一遍。

    看着与清风屋子一般无二的装扮,顾绵绵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还真是清贫啊!大家都一样,省得一众弟子争长斗短的。再看一眼忙得热火朝天的清风,顾绵绵再次感叹年轻真好!还情不自禁的被他的快乐感染,两人边说边做,一会功夫就将屋子收拾妥帖了。

    顾绵绵相当狗腿的为清风倒了杯清水,巴巴的送到他的手上,“清风小哥哥快润润口,累坏了吧!”

    清风结果杯子一口饮尽,朗声笑道:“不过是些小事罢了,哪里就累到了。”清风再次将房间打量了一下,看着床上叠好的薄被,皱了皱眉,“晚些时候我再给你送床被子来,省得晚上给冻着了。”

    “不用了,不用了,这样就很好了。”顾绵绵连连摆了摆手。

    “蓬莱不比其他地方,自来就比别处要冷几分,你又是个娇弱的女孩子,哪里受得了这罪。再说不过是一床被子罢了,又不是多大的事,绵绵妹妹不必担心会多添麻烦的。”

    顾绵绵朝清风甜甜一笑,“清风小哥哥可真体贴,以后的小嫂嫂有福气了。”

    清风原本白皙的俏脸闻言瞬间红成了大番茄,时不时的拿眼偷看顾绵绵,被她抓包,又一副心虚模样的赶紧移开,惹得顾绵绵暗笑不已。她真是越来越喜欢逗弄清风了,他真是有趣极了。

    顾绵绵打着道谢,外加庆祝搬入新家的幌子,将清风留在自己的屋里用了晚膳。清风更是笑得尖牙不见眼,时不时的趁着顾绵绵不注意偷看她,顾绵绵便是个傻子也该知道这家伙的心思了。

    可她却有些犹豫,清风是个好男人,这样阳光善良的好男人不多了,顾绵绵突然很不想摧残这样单纯美好的他,只装着不知,该怎么样对他还是怎么对他,既不太过亲密也不太过冷漠,好几次看到他失落的眼神,顾绵绵都装作没有看见似的挪开了眼。

    用完晚膳,眼看天色也不早了,顾绵绵便将清风送到了门口,“今天真是谢谢清风小哥哥了,以后清风小哥哥可要常来啊!”

    “夜风起了,绵绵妹妹就不必送了,快些回屋吧!”清风很希望她能再多陪陪自己,但又舍不得她吹冷风,两相一权衡,便只有委屈自己了。

    “那我就送到这里了,清风小哥哥再见。”

    眼看着便要分别,清风有些不舍的再看了顾绵绵一眼,“绵绵妹妹,我明日再来看你。”

    “嗯。”顾绵绵点了点头。

    “绵绵妹妹快回屋吧,我也回去了。”

    清风得到了她的同意,脸上飞快挂上了欢快的笑容,朝顾绵绵挥了挥手,看着顾绵绵转身回屋,他这才走进了夜色之中。

    顾绵绵回头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摇头暗笑,真是个傻瓜!转而眼神一闪,慢悠悠地往回走,开始去应付等在自己屋里的某个男人。

    “好妹妹,你可算回来了,可等死我了。”顾绵绵一回房,便被人压在了墙上,接着男人浓烈的吻便印了上来,顾绵绵被他压着吻得有些离乱情迷,迷迷糊糊的便搂上了男人的脖颈,这一举动更惹得男人兴奋不已,揉搓着顾绵绵,吻得越发动情。

    当男人松开顾绵绵的唇,顾绵绵早已被他吻的双腿发软双颊泛红,衣服颤巍巍的挂在身上,露出里面晶莹剔透的白嫩肌肤以及……水红色的肚兜,顾绵绵不满的在男人胸前锤了几拳,“呸,哪里来的登徒子,好没脸没皮,谁是你的好妹妹了!”

    “好妹妹,你不是,谁又是!”清荣戏谑的隔着肚兜在她胸前捏了一把,感觉到那粉嫩的尖尖在空气中逐渐变硬,神色变了几变,咬着顾绵绵的耳朵低声道:“坏丫头,你整天都我与那师弟混在一起,可有想过我分毫,真是个没心没肺的,只顾着自己快活,连自己男人都不管了。”

    顾绵绵的俏脸变得越来越红,啐了他一口,“满嘴的混账话,真该将你打出去才是!省得尽说些让人难堪的胡言乱语。”

    “呵呵,好妹妹可是害羞了。你这样可真好看!”清荣呆呆的看着顾绵绵红霞遍布的如花容颜,狠咽了几口口水,一把将她险险挂在身上的衣服脱下,抱住她令人血脉喷张的身子,三两下便将那碍人的肚兜给扯了下来,嘴手并用的在她粉嫩的肌肤上不停游走,“我才是你的男人,好妹妹,你可别想耍赖。”

    顾绵绵任由他不停的在自己胸前啃咬,纤细修长的手指抓入他的头发里,被他的手和嘴弄得浑身发软,脚趾头也忍不住卷缩了起来,浑身都在叫嚣着想要。可总不能表现得太过,那样实在是太可疑了,顾绵绵只好撑着清荣的身子任由他为所欲为。

    都说方外之人清心寡欲,其实不然。方外之人因为自有一份洒脱和见解,在男女之事上,更为大方,他们更信封合则聚,不合则散,因为没有那么多的臭规矩约束着,行事反而更加潇洒,男女之间要是看对了眼,情到浓时,来个露水情缘也是时常有的事。

    “好妹妹,你的身子可真香真美!”清荣不停的在她粉嫩的肌肤上印下湿漉漉的吻痕,双手也没有闲着,不停的在她身上寻着她的敏感点,在她的身上点燃了一丛又一丛火焰,最后更是在她被自己弄得意乱情迷,有些迷糊的时候,伸手探入了那神秘的黑色丛林,感觉到触手的湿滑,清荣不由得坏心一笑,“好个坏丫头,差点就被的伶牙俐齿给骗了,说,我是不是你的男人?”

    “嗯……”顾绵绵忍不住呻、吟出声,清荣的手指不停的在那细缝处揉捏挑逗,惹得顾绵绵攀着他的手臂不停地粗喘,“别……别……好难受。”

    “快说,我是不是你的男人?”清荣黯哑着嗓子,一遍又一遍的在顾绵绵耳边诱哄道。

    顾绵绵最终忍受不住,可怜兮兮的软在他的身上,娇滴滴的吐着气,“是,你是我的男人。”

    “这才是乖女孩。”清荣赞许的在顾绵绵嘴角吻了一下,一根手指试探性的探了进去,不等顾绵绵适应,便开始了不急不缓的前进后退,惹得顾绵绵更是在他的手掌下化成了一滩水,娇媚得几乎能溺死人,“好妹妹,可要你男人好好疼你?”

    顾绵绵咬着牙不说话,她的身子越来越敏、感了,只要别人轻轻一碰她就能软成一滩水,如今被清荣这样不上不小的吊着,真是……顾绵绵一口咬在他的肩上,混蛋,尼玛你让我不好过,那咱怎么着也得讨点利息回来。

    清荣重重的吸了一口气,伸手狠狠拦住她的背,将他往自己的方向拉近了几分,有些气息不稳的吻着她漂亮的脖颈,“好妹妹,你可真是要人命。”

    清荣长得俊俏嘴皮子又甜,从来都是个会来事的,将很多女人哄得不知道东西南北,爱他爱得要死,他虽然有过几段风月,但却从来没有动过真心,要知道清虚观第一风流公子的名头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顾绵绵光看姿色便已经胜过蓬莱女子无数,要知道蓬莱不仅人杰地灵,更是个爱出美人的地方,这里的美人虽然不说遍地走,但也是多不胜数的,顾绵绵能够得到清荣如此评价,可见她到底长得有多美。可她单就人美就算了,她还有具*的身子,一具让男人一见就欲、火、焚、身,一尝就忘不掉滋味的绝妙身子。

    这真是个极品的绝色尤物!

    清荣恨不得将她吃进肚子里去,可他毕竟不是不通人事的愣头青,太急切了,反而让美人看轻了自己,这次他可是卯足了劲,要使出浑身解数将美人伺候得舒舒服服的,自然不敢有任何大意,一通吻、舔、揉、捏、搓折腾下来,不仅弄得顾绵绵身子发软,即便是他自己也有些晕乎乎浑身燥热。

    看着顾绵绵也差不多能接受自己,这才放开了,抬高她一条腿,就这样将她压在墙上就入了进去,甚至连走到床上的功夫都等不及了,他惹得实在已经太久了,如今好不容易才能如愿,更是顾忌不了其他,等顾绵绵一适应自己便揽着她的腿大力的冲撞了起来。

    赤、裸的肌肤一下又一下的撞击在冰冷的墙面上,不一会便红了一大片,顾绵绵眼泪汪汪的看着清荣,“嗯……疼。”

    清荣怜惜的伸手在两人、交、合处揉了揉,细细的吻去她脸上的泪珠,身下的动作却舍不得慢下分毫,反而冲撞的越发狠越发重,“好妹妹,不疼,一会就舒服了。”

    尼玛,顾绵绵暗自翻了个身白眼,咬着牙娇羞道:“背……背疼。”

    清荣一愣,转而大囧,一把将她捞起来,飞奔到床上,将她放下,自己站在地上,捏着她的纤腰一下重似一下的顶了进去,只顶得整个破坏的木床咯吱咯吱之响,“好妹妹,你可真是个妖精,我真是恨不得死在你的身体里。”

    作者有话要说:小妖精们,快来一发吧~~( 合欢派首席外室弟子 http://www.8izw.com/6_6512/ 移动版阅读m.8i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