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你终于来了,你是来带我走……”顾绵绵眼里闪过一丝欣喜的亮光,原本惆怅的脸色在看到肖冲的那一刻,整个人都亮了起来。脸上的笑容如此的明媚灿烂,让肖冲忍不住想将她拥入怀里,好好疼爱。

    可那笑很快便消淡了下去,仿佛想到什么似的,顾绵绵冷下了脸,冷声道:“原来是肖将军,不知道肖将军随意进入大王姬妾的房间,是什么意思?”

    她瘦了,脸色也没有以前好了,从踏入这个房间的那一瞬间他就感觉到了她的不开心。

    肖冲神色复杂的看着顾绵绵,一遍又一遍描绘她那让自己思之如狂的容颜,她也是期待见到自己的不是吗?她的表情骗得了别人,却偏不了他,她一直在等自己来带她离开,可他却……肖冲闭眼缓了缓情绪,良久才睁开眼,哑着嗓子低低道:“绵绵,这些日子他对你还好吗?”

    他是谁不言而喻,一起到这里,肖冲藏在衣袖中的手掌紧握成拳,根根青筋直冒。

    “呵,肖将军这话可有趣了,我是大王最宠爱的女人,北海有谁不知我在这宫里如何得宠,如何深得大王之心……大王他自是待我极好的。”她的声音糯糯的好听极了,她的笑容又妩媚又张扬,可肖冲还是在捕捉到了她眼里的冷意。

    心没来由的一疼,他终究是伤害了她。

    顾绵绵是知道黑豹派肖冲前去剿灭水匪的事情的,没想到他的命还真硬,居然还能活着回来,想到这里顾绵绵不由得勾唇一笑,将肖冲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嘲讽道:“想来肖将军恐怕是不太好。”

    水匪哪里是那么好剿灭的,更何况那还是朝廷每每派兵围剿都是啃不下来的硬骨头,所有人都以为肖冲会死在那里,包括他自己。

    尽管他身受重伤,几度踏入死亡的深渊,可他终究是挺过来了,拼着伤痕累累的身子活着回来见她。

    “绵绵,我知道你恨我怨我,当初我以为自己能够放下。”肖冲摇头苦笑,“可却太高估了自己,绵绵,我忘不了你,离开你的每时每刻我都在想你,想得我都快疯了,若不是因为你,我哪里熬得下来活着回来见你。绵绵,若是……若是现在我带你走,你还愿意跟我一起离开吗?”

    肖冲的眼神很真挚,可以看得出这个男人吃了很多苦,也是真心的悔过,甚至愿意放下所有的名利,只求和心爱的女人在一起。顾绵绵眼睛闪了闪,一脸感动的红了眼眶,愣愣的望着肖冲,倔强的抿紧双唇,不言不语。

    “娘子,你不要为夫了吗?你不是说要和为夫长相厮守恩爱一生,要为为夫生一群小肖冲小顾绵绵的吗?娘子,原谅为夫可好?”肖冲一步一步的走向床边的顾绵绵,步子沉稳而又坚定。

    悬挂在眼眶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顾绵绵飞身扑进肖冲伸开双手的怀抱中,将头埋在他怀里,蹭了蹭,低低的换了一声,“夫君。”

    “绵绵,我爱你,离开这里我们便立即成亲。”肖冲一脸温柔的拥住顾绵绵,忍不住怜惜的吻了吻她的发丝。

    能够再一次嗅到她身上的清香,能够再一次将她紧紧的拥入怀里,肖冲觉得满足极了,所有一切只要是为了她,都值了。

    他要她,这个念头从来没有如此清晰过,不管对方是什么人,他都不想将她拱手相让,她是他的。

    顾绵绵抬头双眼亮晶晶的看着肖冲,妩媚一笑,踮起脚尖靠近他的耳边,突然凉凉的开口,“肖将军,你凭什么以为我会原谅你,你又是从哪里来的自信我会愿意跟你走,想让我嫁给你?哈哈,简直是痴人说梦。”

    肖冲一脸震惊的看着将自己推开,陡然变得冷漠无情的顾绵绵,张了张嘴,终究是无法说出一句话。神色痛苦的看着笑得张狂的顾绵绵,无声的叹了一口气,“你终究还是在怪我,不肯原谅我。”

    “哈哈,肖将军可真会开玩笑,我哪里会怪将军,感激将军还来不及呢!”顾绵绵掩着衣袖吃吃的笑了,“若不是有将军相助,我哪里又能见得到大王,又如何会有现在的万千宠爱。你以为你是谁,你又以为你凭什么和黑豹争?肖冲,你真是可怜,便是你是真心的又如何,可惜晚了。”

    顾绵绵优雅的理了理耳边的发髻,淡淡一笑,“更何况我从来未曾将你放在心里过。”

    顾绵绵原本是想和肖冲开开玩笑,他想演阅尽千帆,原来真爱是最初被自己伤害的女人的戏码,她不介意陪着他闹一闹,在他最开心的时候给他致命一击,如此也消了她那口怨气。

    可肖冲并不这样想,被顾绵绵的话惊得后退了几步的他,眼里的痛色越来越重。他认为顾绵绵之所以会这样说,是因为她还在怨自己将她送给了黑豹的事情,她不愿意跟他走,是因为她怕若是两人走了,会触怒黑豹。

    “绵绵,我知道你的心思,可你怎可如此狠心,若是没有你……没有你,哪里还有我!”肖冲站定直直的看着顾绵绵,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这个女人是如此的善良,是如此的美好,是值得他用一切去争取的。

    啊!

    顾绵绵惊讶得下巴都快掉了,肖冲这家伙不是脑子坏了吧,他知道个毛线啊,还说一大推情深似海的话是要闹哪样!拜托,你本来就是风流不羁,视女人为暖床玩物的花花公子啊,突然改走情深路线,真是让顾绵绵接受无能。

    “肖将军还是走吧,往后都不要来了,我不希望再见到你。”

    顾绵绵才不会相信他说的那些没有自己,他就活不下去的鬼话,更何况是他这种久握兵权,又有宏图大志的男人,也许对她有一时的迷恋,可真要到为她生为她死的地步,抱歉,这样的男人虽然不是没有,但的确很好。

    更不会是肖冲。

    “绵绵,你要如何才能原谅我,只要你肯跟我走,便是要我做什么都可以!”肖冲喜欢顾绵绵是真的,为了她强撑过几次生死也是真的,愿意为她放弃一切远走天涯都是真的。

    他难得对一个女人动心,更何况那个女人也是对他有情的,他绝不相信自己会失败,他肖冲从来不打没有把握的仗,不管是在朝堂还是对女人。

    尼玛,这男人真的有毛病。

    顾绵绵皱了皱好看的秀眉,歪头想了想,然后勾了勾嘴角,朝肖冲挤了个极甜的笑,“肖将军,蛟龙,我要蛟龙,若是你能帮我得到它,你便是要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

    肖冲的脸瞬间便暗了下去,一脸震惊的瞪了瞪眼睛,“你……你说什么?”

    “我要蛟龙。”顾绵绵好看的眼睛弯了弯。

    肖冲心下一片震惊,还没有从顾绵绵刚才的话里回神。蛟龙虽然难寻,但却不是没有,恰恰北海就出现过蛟龙的身影。

    蛟龙一只都被北海列为神兽,北海的人都认为它能够守护北海,保北海风调雨顺一切平安。绵绵,她要蛟龙干嘛?

    她果真对自己再无情义,想让自己去送死吗?肖冲愣愣的看着顾绵绵,脸色苍白,不知该作何反应。

    顾绵绵不耐的打了个呵欠,娇滴滴的朝肖冲抛了个媚眼,娇声道:“肖将军可是不允?”

    肖冲的脸色稍微有了一丝血色,但却再也不看顾绵绵一眼,丢下一句话便离开了,“若这是你所想,我必定达成你所愿。绵绵,等我。”

    顾绵绵耸了耸肩,有些失笑的摇了摇头,蛟龙也是顾绵绵来北海的另一个目的。她想用蛟龙的肉身来炼制丹药。可蛟龙将来可是要化龙的,要是以前顾绵绵自然是不相信这些乱七八糟的传说,可如今她连更扯淡的仙都修了,那些事情在她眼中也就不如原先那般无所谓了。

    蛟龙是有大造化的,她其实也很犹豫要不要将它捉来炼制丹药。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罢了,听天由命吧,若是肖冲真的抓住了,她就顺应天命炼化了它,若是抓不到,那就是天意了。

    修仙一定要修功德,她因修炼双修*,每每与男子交合,便会攫取他们的阳气运气和功德,但她心中终究是不大放心的,是以她从来不杀生,也从来不多插手世间的事。

    天理轮回,每个人的人生早就注定了,若是贸然改变人的人生轨迹,便是与天作对。顾绵绵自认自己只是个被合欢派坑害的纯良少女,对于嚣张天地间,与人斗与仙斗与天斗这种不要命的事情,她从来不去做。

    她惜命,她比任何人都惜命,这也是她明明对妩媚有很多不满,甚至恨不得杀了她以泄心头之愤,却从来只是想想,并不动手的原因。

    顾绵绵觉得此刻的她有些郁闷,不开心得很,必须得找点事情让自己开心一下。捏了个决,造了个幻身躺在床上睡觉,自己几个闪身便消失在了原地。

    “小桃,你说你家主子我能不能从妩媚那个黑心肝的老女人手下捡回一条命?”顾绵绵慢悠悠的坐在驴子身上,抚摸着她柔软的毛发,忍不住双眼一亮喜滋滋的开口,“好歹我也算救了她一命,让她能有修复真身的机会是不是?便是看到我对她有恩的份上,她也应该放我一马是不是?”

    小桃哼了哼,喷出一道浊气,顾绵绵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你是她的原身早就没有了,便是修好的元神又有什么用!小桃,你可怜的主子不会这么倒霉,为了那个老女人累死累活,最后在被她夺舍吧,呜呜,若真是那样,小桃,你家主子我可真是太惨了。”

    顾绵绵虽然说的甚是期期艾艾,但眼里并没有掉一滴泪,反而脸上还平静得很。

    “愚蠢!”一道凌厉的呵斥,差点让顾绵绵一头栽下了毛驴。

    作者有话要说:突然觉得这章好啰嗦,哎呀,抛手绢求大家来宠幸我啊,不来一发不性福,求性福~( 合欢派首席外室弟子 http://www.8izw.com/6_6512/ 移动版阅读m.8i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