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老板娘你不是在龙门客栈吗?怎么……怎么到这里来了?”卓文冲镇定的擦掉了鼻子下的鼻血,但脑子却是一片混乱,唯一念头便是那群龟儿子绑错认了,完了完了,这次麻烦了。

    可一看到眼前穿了几乎跟没穿似的美丽女人,下意识的喉咙一紧,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眼光粘在顾绵绵的身上,怎么也无法再收回来。

    老板娘这种漂亮魅惑得让人心尖尖都发颤的极品女人,就应该配他这样的英雄嘛!

    “你是?”顾绵绵明亮的大眼睛眨了眨,疑惑的看着一脸兴奋的卓文冲。

    呀,原来还是熟人啊,可惜她实在对这个男人没有什么印象。

    “老板娘不记得我了?”对于顾绵绵居然不记得如此风流英俊的自己这一事,卓文冲显得失落极了,脸上悻悻的显得有些沮丧,可转瞬又挂上了一副欢喜的神色,“我时常去龙门客栈与老板娘斗酒来着,老板娘你再想想……”

    顾绵绵看着一脸期盼地望着自己的卓文冲,果然皱眉开始在脑海里思索这个人的身影,不一会就笑了,轻轻道:“原来是你啊!”往常他来龙门客栈老是身着一身白衣,一把装门面的玉扇片刻不离手,风流的桃花眼更是走到哪里媚眼就抛到哪里,还以为他是个商人呢,没想到居然是个刀口舔血的。

    果然啊,人不可貌相。他这副文弱书生的样子,还真是让人有些担心他是否能扛着刀去杀人越货,不过想来这些事自有手下去办,也用不着他出手,不然也养不出这一身尚还白皙的皮肤来。

    “嘿嘿……老板娘果然还是记得我的。”卓文冲望着顾绵绵傻兮兮的笑了。上次她说要一千两黄金才能上她的床,害得他忙得已经有好些日子不曾去龙门客栈了,天天监督着一帮兄弟去忙业务,为的就是早日凑够钱,好将这个大漠之花弄到手。

    没想到他钱还没有凑够,美人就已经到他的床上了,他和美人还是真是有缘啊!

    “叫什么?”

    “卓文冲,兄弟们给面子都叫我声卓爷。”

    原本一直温温柔柔脸上挂着甜笑的顾绵绵,突然就翻脸了,“连老娘也敢劫,卓文冲卓爷你可真是好得很啊!”

    “老板娘,是他们这群混蛋有眼不识泰山,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别再将此事放在心上可好。若是你还不能消气,老板娘你只管开口便是,只要我卓文冲能办到的,绝无二话,就当给你赔罪。你消消气可好?”卓文冲不停的在一旁陪着小心,若是让那一群随着他出生入死的兄弟们看到,定是要笑得脸都绿的,没想到平时威风凛凛的头,居然一见到漂亮女人就成了个软脚虾,实在是太丢他们的脸了。

    卓文冲心里苦极了,他宁愿和大漠的马贼火拼,也不愿意面对顾绵绵的怒气,“老板娘,你难得来我的寨子,这次来了,便在这好好玩几日再走,也是行的。”

    “哦?”顾绵绵淡淡冷哼了一声,“你将老娘劫到这里来就算了,莫非还打算将老娘囚禁在破地方不成!”

    “不敢,不敢!”卓文冲是真心想让她留下来在寨子里住上几天,哪想到她却理解错了,此刻恨不得狠狠扇自己几个耳光,瞧自己这张笨嘴,把事情弄糟了,“老板娘,你消消气,消消气。”

    “消消气?老娘看你可是乐得很啊!”顾绵绵嘴角向上勾了勾,一只手若有似无的在自己紧致的小腹上游走,声音又媚又冷,“连老娘你也敢祸害,卓文冲,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老板娘……是我的错,是我的错,千不该万不该将你老人家给劫了回来,让你受了这罪,你怎么打我骂我都成,可千万别气着了自个的身子啊!”

    尼玛!这是要干嘛,这真是个杀人不眨眼,横行沙漠的匪贼头头?顾绵绵有一瞬间觉得自己遇到了琼瑶男主,“难道别的女人就可以!”

    “不……不……”操蛋,他可就干过这一次啊,而且还是兄弟们献上来,他盛情难却才勉为其难将美人享受享受,谁知道美人居然是老板娘嘛,若是知道他今天便是打死……额,他一定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们客客气气的将她请到寨子里来做客。

    说道最后卓文冲憋得一脸通红,脸上的神色诡异的变化着,最后总算挤出了一句,“我这可是第一次干啊,就被你给发现了。”

    “噗……”顾绵绵忍不住笑了,看着不远处的卓文冲,眨了眨眼,“你喜欢老娘?”

    “啊……”这话题转变得也太快了吧,“喜……喜欢。”

    “为了我你愿意什么都为我做?”

    “愿意,便是让我把命给你,我卓文冲也绝不眨一下眼睛。”这一次卓文冲回答得掷地有声,甚至连思考一下都没有,便冲口而出了。

    顾绵绵嘟了嘟嘴,漫不经心的把玩着自己的发丝,朝卓文冲妩媚一笑,“好哥哥,你刚刚不说要好好疼我,弄得我舒服得再也舍不得离开你吗?怎么现在却不过来了呢!”

    “老板娘……”越来越明显的吞咽声,卓文冲再也顾不了其他,飞快的扑上床,一把将顾绵绵搂入怀里,连带着她滚了好几圈,这才有些气息不稳的搂着顾绵绵,火急火燎的便吻上了她滑嫩的小脸,“好妹妹,你可千万别诓哥哥我,如今你便是后悔了,哥哥也不会放你离开这里。”

    “呵呵……痒……”顾绵绵推开他不停吻着自己脸的头,含笑的眼眸娇嗔的瞪了他一眼,“毛手毛脚的,这么着急干什么?老娘人都到你的床上了,莫非还能跑了不成。”

    卓文冲搂着顾绵绵直笑,“好妹妹,你可不知道哥哥我想这一天想了多少年,能够真真实实的将你搂入怀里,真他娘的爽快。”打他第一次在大漠之中的龙门客栈见到浅笑嫣然的顾绵绵,他原本那颗放、荡不羁又硬如铁墙的心便中了她的毒,中了一个叫顾绵绵女人的毒。可惜这个女人向来滑不溜手,看似对所有男人都暧昧有情,可谁也没有被她瞧到心里去。

    原本若是谁也得不到她也便罢了,可偏偏她是个浪、荡、风、流的性子。她这样容貌性子的女人便是安分度日,也会引得无数男人为她前仆后继,更何况她还是个总不肯安分的女人,无数的男人溺死在了她的温柔乡里,可这些男人里面,却从来没有一个卓文冲。

    他嫉妒得几乎快要发狂,可除了同其他得不到她的男人一样围着她转悠,他没有其他办法。

    “好哥哥……”顾绵绵的声音媚得仿佛能滴出水来,被她这样一叫,卓文冲觉得浑身飘乎乎的,欢喜得整个人都不对劲了,“欸,我的好妹妹,你再多叫几声,被你这样一叫,哥哥我真是全身都舒坦了。”

    “好哥哥……好哥哥……”顾绵绵好笑的看着高兴得一脸找不着北的卓文冲,趴在他的臂弯里,觉得赐这个男人一、晌、欢、愉也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便伸手探进他的衣襟里,感觉到他浑身骤然的紧绷,调皮的眨了眨眼,便吻上了他的喉结。

    “老……老板娘……”卓文冲双手紧紧的拽着身下的虎皮,活像个第一次的楞头青,转而又被自己这副窝囊的样子给弄笑了,他这是干嘛,好歹他也是个刀口舔血混道上的头头,又不是没有经历过这些,怎么就做出了这么丢脸的行为呢!还是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不行,一点要扳回点面子。

    当初他可是发誓,一旦将她弄到手,定要使出自己一百八十般武艺,定要让他离不开他的身,离不开他的床,最后离不开他的人。

    伸手抬起她的头,便朝那诱人的红唇吻了上去,细细的品尝,不急不缓的攻城略地。因他是憋着让顾绵绵见识他手段的气,这一吻便是使出了浑身解数。

    直到顾绵绵呼吸不稳,卓文冲这才念念不舍的放开了她红润的唇瓣,替她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笑得灿烂极了。顾绵绵不满的在他的唇瓣上咬了一口,手在他不停跳动的喉结上滑走,“你以前是不是有过很多女人?”

    “呵呵……哪能啊!好妹妹有了你以后,我再也不要其他的女人了。”卓文冲开始装傻充愣,谁没有个年轻荒唐的时候呢,更何况是他这个但凡见到漂亮妞就直接打包带回寨子的土匪头头。

    “那你杀过很多人?”顾绵绵含着他的耳垂伸出舌尖时不时的挑、逗。

    “我干的便是那杀人越货刀口舔血的勾当,再说兄弟们就靠这个过活,手里哪里能不沾点血。”卓文冲在她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心里就咯噔了一下,这些年下来他手上的人命可是不少,她不会因此就嫌弃他了吧,好委屈,他干的就是这行买卖啊!

    顾绵绵朝他狡黠一笑,明亮的眼眸满满的都是卓文冲影子,看得卓文冲眼睛都直了,心软得一塌糊涂,恨不得搂着她再狠狠的吻一次,想是这样想的,身体也是这样行动的,可在他的唇要印上去时,却被她的手给拦住了,“好妹妹……”

    “好哥哥……”顾绵绵咬着卓文冲的耳朵,低低道:“若是你答应我以后除非万不得已绝不伤人性命,我便从了你。”

    卓文冲一愣,下意识的点头,“我答应你。往后我便不杀那些手无缚鸡之力之人,也不杀那些无辜之人,若非万不得已,我绝不出手取人性命。”

    顾绵绵湿漉漉的大眼睛仍是目不转睛的望着他,纤细的小手在他的胸前画着圈圈。

    “我兄弟们也定会如此。”

    顾绵绵没有说话,却是捧着他的脸给了他一个炙热的吻,这无声的默认,让卓文冲欣喜若狂,飞快剥掉彼此的衣服,一个弹指幔帐便放了下来,满室春光暧昧无限。( 合欢派首席外室弟子 http://www.8izw.com/6_6512/ 移动版阅读m.8i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