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上的疾风呼啦啦的吹着,吹在脸上仿如刀子割脸一般疼,来往的行人都被风沙吹得灰头土脸,在烈日的烘烤下,别说人就连骆驼也走得很吃力,更何况大漠日夜温差大,人一不留神就生病那是常有的事,再加上大漠的地势诡异难辨,即便是常在沙漠行走的老手,有时也会在大漠中迷路。

    大漠之行且艰又难,稍不留神就可能丢掉小命,所以来往大漠的大多都是商旅、盗匪和来大漠寻活路的重犯,若是在这大漠中建一个专门供来往客人歇脚的客栈,生意一定相当火爆。可这样的客栈在大漠中从未出现过,一来是大漠地处偏远物资运送不便,二来大漠水源稀缺,建客栈实在有些不靠谱,三来大漠风沙巨大,并不适合建造房屋。

    一望无垠的大漠上,一座精致的二层木楼突兀的矗立在风沙之中,门前巨大的风车不停的转动着,刻着龙门客栈四个大字的门匾颤巍巍的挂在大门上方,随着风不停的摆动,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欢声笑语不断从木楼中传出,再加上诱人的酒香和食物香时不时的飘出,让龙门客栈方圆数十里都沉浸在香味之中。

    “老板娘,你这里的烧刀子可真带劲。只是这酒带劲,不知道美人老板娘是不是也同样带劲。”一手端着土碗大口喝着酒的壮汉,猛喝了一口酒,用衣袖擦了擦嘴角的酒渍,看着提着酒坛不停在大厅的客人中穿梭劝酒的老板娘,猥、琐一笑,“老板娘,漫漫长夜没个汉子暖床,岂不寂寞?你看我李三如何?”

    “李三,就你这熊样也想爬上老板娘的床,操!”坐在另一桌的大汉闻言便骂开了。

    “李三你好歹也撒泡尿照照你那德性,老板娘这样的美人若是跟了你,那不是一个好白菜被猪给拱了么!”

    “哈哈……”整个大厅哄堂大笑,李三被众人笑得脸上有些挂不住,索性破罐子破摔,将所有的心里话都向大厅中身着红纱的绝色美人大声嚷嚷了出来,“娘的,你们这群王八羔子,你们谁不想了!偏偏我就不行了?呸,老板娘别听他们的瞎起哄,老子什么不行,但那功夫百分百包你满意,如何,可要跟了我?”

    “哈哈,李三可别把牛皮吹破了,别到时候一上床就变成了软脚虾,看老板娘如何收拾你。”

    “老板娘,你看李三那样的都行,你看我行不行,好歹我也长得一表人才不是?”一个身穿白衣的俊公子摇动着手中的玉扇,朝顾绵绵抛了个媚眼。

    “哎呀呀,老板娘你看我怎样?”

    “老板娘,看我看我!”

    “老板娘我那活大,绝对让你□,舒服得快活似神仙。”

    “擦,你个老流、氓,老子的器大活也好,老板娘选我!”

    ……

    顾绵绵冷冷的站在大厅中央,看着众人不停的闹腾,争得面红耳赤谁也不想让,一把将手中的酒坛给砸在了地上,哐当一声酒香四溢,大厅一片寂静,顾绵绵飞身坐到一张桌子上,抹了抹鼻子,嗤笑道:“奶奶的个熊,就凭你们这些小瘪三也想上姑奶奶的床,呸,做你们的春秋大梦去吧!”

    说完便飞身到了楼梯口,一步一步的拾阶而上,身姿曼妙,莲步轻移,但凡她走过的地方都会留下一阵异象,惹得大厅的男人们瞬间沸腾了,望着她双眼喷火不停的咽口水,美人啊!人美身子也美,就连声音都那么好听,奶奶的,真是骚得爷下面都硬了。

    “老板娘,那要怎样才能上你的床?”有人情不自禁的问出了所有人的心声,大家目光一致看向提着裙子正在往楼上去的顾绵绵,眼里也闪动着同样的疑问。

    顾绵绵停下脚步,伸手扶住栏杆,一个跃身便坐在了栏杆上,一双纤细小巧的脚便露了出来,惹来一阵惊呼,风情的拨了拨耳边的发髻,伸手暧昧的揉了揉肩膀,露出一片白皙诱人的肌肤,魅惑一笑,瞬间便让大厅中的男人愣在了当场,口水鼻血齐流,“想上姑奶奶我的床,先准备一千两黄金来。”

    好美!

    直到大厅中的众人从她那一笑中回神,美人早已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纷纷咽了咽口水,议论开了,“擦!一千两黄金,老子那得干多少票买卖啊!”

    “娘的,真是够带劲,各位兄弟告辞了,小弟这就回家凑银子去,这老板娘弟弟我要定了。”

    “干、你、娘的,就冲着这股骚、劲,老子倾家荡产也要弄她一回。”

    众人回去凑银子的凑银子,继续喝酒的继续喝酒,整个大厅又陷入了喧闹之中。

    龙门客栈是顾绵绵三年前来大漠开的,如今已是大漠一绝。自从闭关修炼数百年冲击金丹期,顾绵绵已经许久许久没有踏入红尘,而当她成功逃过天劫冲击金丹期成功,她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来到大漠,开了这家龙门客栈。

    顾绵绵扭动着小蛮腰摇曳风姿的走进了自己位于二楼最深处的房间,刚一进门就被人压在门上,密密匝匝的吻便迎面而来。顾绵绵配合着男人的动作,闭眼动、情的吻他,男人带着厚茧的手从她的衣摆中探了进去,不停的在她滑嫩的肌肤上揉捏,最后更是覆上那诱人的硕大,按着自己的心意揉捏成任意形状。不停的啃噬,迫不及待的撕扯彼此的衣衫,啧啧的吻声,让房里的温度不断升高。

    两人激烈的纠缠着,不一会两人身上便泛起了薄薄的汗珠。男人一把将顾绵绵提到了身上,让她两腿夹在自己的腰上,动作又快又急切的解开腰带,放出早已肿胀的巨龙,顶上她早已湿润的蜜泉入口,一用力便整根入了进去,那被紧致包裹的极致快、感让男人忍不住闷哼了一声,将她顶在门板上,便激烈的撞击了起来。

    “啊……嗯……干、你娘的,八辈子没有上过女人啊,这么粗暴,轻点,好疼!”顾绵绵毫不客气的在那肿胀的巨龙上狠狠地掐了一把,疼得男人直冒冷汗。

    暧昧的呻、吟,伴随着被撞击着咯吱咯吱直响的门板,构成一幅令人忍不住脸红耳赤的画面。

    耶律齐搂着她的大腿,猛力的进出着,每次进出都会带出粘稠的液体,男人伸手抹了一把两人结合处,将手上沾染的液体放到鼻翼下吻了吻,“真香。”

    “操,真爽,给我动快点,再快一点……嗯,啊!真舒服。”顾绵绵闭眼享受着他的撞击,半眯着眼媚、眼如丝的哼哼着,听了耶律齐的话,红润的脸颊越发红了几分,不屑的冷嗤了一声,“呸,臭流氓!”

    “流氓?”耶律齐哈哈一笑,松开握着她大腿手,顾绵绵只能紧紧的夹着他的腰肢以免自己掉下去,耶律齐满意的在她粉嫩的臀部上拍了一掌,带着厚茧的手在她诱人的肌肤上不停游走,“你不是最喜欢我这个臭流氓欺负你,听,你的下面被我欺负得直叫唤呢!”

    “嗯……干、你娘的混蛋!这么用力干嘛,老娘的腰都快要被你撞断了……”顾绵绵咬着唇忍着即将溢出口的呻、吟,诱、惑的红唇不停张合着但吐出的话却并不是那么美妙。耶律齐不满的在她胸前摸了一把,狠狠的撞上她体内的某点,让她忍不住大声尖叫,掐着她纤细的腰肢不停地猛力的撞击起来,这场欢、爱持续了很久很久,就在顾绵绵怀疑身后的这扇门快要承受不住撞击时,耶律齐终于尽数泄在了她的体内。

    耶律齐闭眼紧紧的抱着顾绵绵享受着高、潮后的余韵,唇若有似无的在她脸上印下一个又一个的吻,“这次随我回大辽可好?”

    “奶奶的个熊,弄得我真疼,操!你八辈子没有见过女人还是怎么的。你明知道我不会答应,又何必每次都问。”

    顾绵绵松开夹在他腰间的腿,捡起地上散落的衣服穿上,一个飞身便坐到开着的窗户上。

    “你又何必这样说来刺激我,你明知道我想要的女人只有你。别生气了,三个月没有见你,想得都快疯了,所以要得狠了些,好绵绵,让你受委屈了,待会不会了,我会温柔点的。”

    耶律齐望着空空如也的怀抱,有些失落的叹了一口气。

    “奶奶的个熊,你他娘的老娘不伺候了,滚,想找那”

    飞快的穿好衣服走到顾绵绵的身边,将她拥入怀里,一遍又遍抚摸着她比绸缎还要顺滑的发丝,“为何不跟我走,若是你愿意随我回辽国,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我要什么你都给我?”顾绵绵抬头双眼亮晶晶的看着他,耶律齐只觉得心中一热,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那是自然。”

    “我要做皇后!”顾绵绵说得斩钉截铁,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

    耶律齐看着她明亮的眼眸,有些无力的低下了头,苦笑道:“萧氏她并无过错,我也不能废了她的后位,再说自来辽国皇后都出自萧家,绵绵,若是废了萧氏辽国必乱,乖,我封你为皇贵妃,让你同皇后同尊可好?”

    “哼!皇贵妃再尊贵也毕竟不是皇后。”顾绵绵冷冷的笑了笑,伸手在他宽厚的手上长画着圈,“更何况,齐,我容不下你的三宫六院。难道你愿意为了我废掉她们?”

    耶律齐被她噎住了,握住她粉嫩的小手放到嘴边,细细的吻了吻,“若是你同我回去,我答应你除了你,我再不碰后宫任何女人,绵绵,我只要你!”

    作者有话要说:哈哈,没错,这次就是辣得让人受不了的美艳老板娘!

    PS:最近怎么老被锁还有黄牌,这是要被秒锁的征兆吗????是吗?!!( 合欢派首席外室弟子 http://www.8izw.com/6_6512/ 移动版阅读m.8i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