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三粗喘连连,情不自禁的用自己的巨龙去摩擦她的娇嫩,好以此换得更多的快乐和……满足。是的,他从来没有这么满足过,虽然知道不应该,但全身的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占有身上这个美丽的女人。

    他想要她!想让这个让所有男人疯狂的女人彻底的属于自己。她是如此美,如此的吸引人,很难有人不会为她心动,本以为自己只能站在远处默默的关注她,却没想到自己有一天能够将她拥在怀里肆意疼爱。

    一切来得太突然,让他有一种不真实的虚无感。

    “你在害羞?”顾绵绵轻抚上他微红的脸颊,在他圆润的鼻头上咬了咬,用脚尖暧昧的刮了刮他的股沟。

    沈三忍不住咽了口口水,擒住顾绵绵红润的唇瓣,便吻了上去,不满足刚才那个单纯的吻,这次他主动顶开她的牙齿,缠着她的舌头纠缠允吸,啧啧的啜吸声,顺着嘴角滑落的暧昧银丝,将这个吻推向了更激烈的战场。

    不断交换的唾液,不停在对方身上游离点火的手,空气里越来越高的温度,让所有的念头都变为了想占有彼此的疯狂。

    “沈郎,嗯……”顾绵绵一手撑着他的手臂,一手扶起他的巨龙,让它顶上蜜泉处的入口,然后调整姿势,就这样坐了下去,舒服的叹了一口气,将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他的身上,头往后微微昂了昂,便上下移动了起来。

    猛然进入她湿滑温热的蜜泉深处,沈三闷哼了一声,掐住她不盈一握的腰肢,好让她移动得更加顺畅,看着她因为情、欲微微张合的红唇,以及因为得到快乐不断泛红的肌肤,沈三眼睛闪了闪,“夫人……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要选择他,又什么要赐他一晌欢愉。

    顾绵绵挺了挺胸,双手在他赤、裸的肌肤上游走,浴池的水随着他们剧烈的撞击不停的四溢,顾绵绵半眯着眼,享受着情爱待给自己的欢愉,红唇亲启带着情、欲的声音让人忍不住沉迷,“你为什么会这么想?你很喜欢不是吗,而这份喜欢恰恰我也想要。沈郎,释放自己,让我快乐,好吗?”

    沈三看着她妖冶的面容,以及让他血脉喷张的身段还有让他快活*的神仙洞,突然笑了,事情已经这样了,他还在想那些有的没有的干什么,应及时行乐才是。

    想通了,沈三也就更沉浸于这场欢、爱之中。将顾绵绵从自己身上抱了起来,让她站在浴桶里,手扶着浴桶边缘,把玩着她那对娇嫩的酥胸,从她的后颈开始,沿着她的背部印下一个又一个炙热的吻,然后扶正自己沾满她□的巨龙,便从她身后入了进去,大力的弄了起来。

    浴桶的水随着他们激烈的动作不断溢出,滴落在地。清澈的水珠里,倒影出两个一会叠在一起一会又分开的纠缠身影。

    这一场情、事从浴桶里折腾到床上,整整折腾了两个时辰,直到最后彻底爆发在顾绵绵体内,沈三这才心满意足的从顾绵绵身、上退了下来,满面潮红的深深吐了一口气,“夫人,我快乐极了。”

    顾绵绵在他身上得到了足够的阳气,也不介意多说点他想听的,满含柔情的捏了他的腰一下,嗔道:“讨厌,说了让你不要了不要了,你非要,哼,我的腰都快被你折了。”

    沈三不好意思的笑笑,伸手为她柔柔酸涩的腰肢,吻了吻她红扑扑的小脸,满脸的心疼,“好些了吗?都怪我克制不住自己,怎么也要不够你,委屈你了。”

    “嗯,再用力点。”顾绵绵闭眼享受着沈三的伺候,舒服的喟叹了一声。

    男人啊!在床上的时候只要他还没有爽够哪里会允许女人对自己说不,甜言蜜语海誓山盟,不过是让女人心甘情愿让他们上罢了,无论他说有多爱,也不会在自己要了一次,还硬得如铁的时候,因为怜惜女人娇弱而放弃再入那神仙洞的。

    释放了,弄舒服了,又开始心疼被自己折腾狠了的女人,开始为动、情时弄伤她而懊恼,却再下一次时依然如故。

    哎,男人是下、半身动物,女人又何尝不是视觉动物。

    “小懒猫。”沈三看顾绵绵那副满足的表情不由得伸手刮了刮她精巧的小鼻子。

    有时候上床是一件很其妙的事,明明是彼此都不熟悉的陌生人,一旦上过床,那些隔阂在彼此之间的疏离和陌生仿佛通通都不见了,彼此可以肆无忌惮的亲密牵挂。

    这科学吗!

    这绝对不科学。

    顾绵绵微微的掀开眼帘,看了望着自己笑得一脸甜蜜的沈三的一眼,将一旁的被子拉过来盖在自己赤、裸的身上,冷了声音,“你以为你是什么身份?别以为上过我的床,便可以为所欲为,滚出去。”

    沈三伸出去的手还停在空中,原本红润的脸颊因为听了顾绵绵的话变得惨白,震惊地看着顾绵绵,动了动唇,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不明白也不懂为何她转眼便如此冷漠无情,明明刚才还和他一起抵死纠缠,明明他们前一刻还亲密得不分彼此,明明刚刚一切都还好好的,即便是前一刻她还向自己撒娇,为何转眼就翻脸了。

    沈三觉得自己的心堵得慌,难受得紧,整个人都笼罩在浓浓的悲伤里。有些委屈也有些迷茫的愣在了那里,就这样呆呆的看着顾绵绵。

    “夫人,我……”男人的自尊让他说不出爱慕的话语,看着顾绵绵越来越冷的眼神,他的心也越来越冷。

    “沈三注意你的身份,你只是我顾府里的一个奴仆而已。有些东西不是你配肖想的。”

    顾绵绵想做个坏女人,做一个才欢、爱玩,就翻脸无情的坏女人。而且,做坏女人的滋味还不错。

    “那刚刚的一切又算什么?”沈三几乎咬碎了银牙,克制住自己内心的疯狂,尽量心平气和的说出了这句话。

    顾绵绵皱了皱眉,不耐的瞪了他一眼,“没听到本夫人的话吗?还不快滚。”

    “难道刚刚的抵死纠缠是假的吗?夫人刚刚的热情也是假的吗?”沈三还是控制不住咆哮出声了。

    “够了!给我滚出去。”

    “夫人……”沈三紧紧捏着拳头,指甲嵌入肉里也仿佛感觉不到疼痛,只是一脸倔强的看着顾绵绵,声音低沉又哽咽。

    他要一个答案。他想知道与他在一起的时候,她也是真心的。

    仿佛看透了沈三的心思,顾绵绵悠然的把玩着自己晶莹剔透的指甲,淡淡道:“你不过是我府中的一个小小花匠,一个奴仆罢了,本夫人想要你便是你的福分,也是你的造化,刚才你不也挺快乐的嘛,男欢女爱世上最正常不过的事了。莫非以为我和你上了床,我便是你的了。哼,怎么?凭你也配肖想本夫人!真是天真得可爱。”

    一个小花匠,一个奴仆!

    原来他在她的心中如此的不堪,她从来没有将他当做一个男人,而只是把他当做一个取乐的玩物,她从来没有将他放在心上,也从来没有正眼看过他。呵呵,沈三情不自禁的自嘲一笑,明明这个女人已经如此无情了,他却仍然对她存有奢念。

    麻木的起床穿衣,在顾绵绵冷漠的眼光下迅速的离开了这间带给他快乐,也带给他痛苦的房间。

    一踏出房门,沈三抬头看了看蔚蓝的天空,突然有些难过,他第一次想真心对一个女人,可却没想到一片真心却被人如此践踏。

    可是他却对始作俑者恨不起来,那是他喜欢的女人啊,那是与他曾经亲密无间的女人,也是让他放不下舍不掉的女人啊!

    “大人,你要的东西属下已经查探清楚了。”侍从恭敬的将手中收集的情报递给了李铭。

    李铭接过厚厚的一叠纸,有些迫不及待的看了起来,越看脸色越白,最后忍不住将纸撕成了渣,扔在地上,重重的踩了几脚。

    从离开顾府那一刻开始,他便派人查顾夫人的一切,他要弄清楚她是不是绵绵的女儿,是不是他李铭的女儿。

    可如今手上的这份情报却让他觉得千斤重,她来苏州城前的信息居然是空的,他的人居然查不出她以前的一丝情况。

    这意味着什么?他不敢往深处想。

    最让他无法忍受的是她的行为作风,满满十几页纸记录的都是她的风流韵事,但凡是她看上眼的男子俱与他们有过一段情,她是要干嘛?难道不知道女人的名节是最重要的,她这样任意妄行,迟早有一天会害了自己。

    最让李铭气愤的是她居然还与七皇子有关系,她到底知不知道这个七皇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招惹上到底是给自己惹了什么麻烦!

    李铭叹了一口气,颓废的跌坐在了椅子上。脸色一片苍白,脑海里不停的来回播放着顾绵绵与大哥在小树林欢、爱的场景,和她与自己在室外疯狂的画面。

    用手盖上脸,绵绵,我该怎么办!为何你在家等我高中之后回来迎娶你,爹爹说你上京来寻我了,是真的吗?为何我在京城苦等十几年,还是没有等来你。

    娘亲说你是个天生淫、荡的女人,你知不知道我的心有多痛,每次想起你与他欢、爱的画面我都无法呼吸,你是被迫的是不是,你爱的人终究还是我,对不对?

    顾绵绵,你到底在哪里?

    等了你十几年,为何你还不出现。顾夫人她……罢了……罢了……

    李铭双眼无神的坐在那里,陷入了沉思。

    夜深人静,顾绵绵从空间修炼出来,才在床上躺下,就发现一道黑影借着夜色潜入了自己的房里,几个闪身便到了自己的床边。

    “是谁?”顾绵绵皱了皱眉头,最讨厌夜半三更不请自来的男人了。

    “小美人,你可真无情,这些日子居然一点也不想我,枉费我还日日挂念着美人。若是我再不来,你便将我忘了是不是?哎,看来别人说女人无情都是真的。”

    男人打趣的笑了笑,无奈的耸了耸肩,但顾绵绵却看到了他眼里的笑意。( 合欢派首席外室弟子 http://www.8izw.com/6_6512/ 移动版阅读m.8i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