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里不干不净的坏东西,净知道作践奴家。”

    顾绵绵也不挣扎了,任由他在自己身上胡作非为,风骚的朝他抛了个媚眼,直让宁晋半边身子都酥了,觉得美人就连轻斥声也如黄莺一般美妙。

    “好姐姐,晋哪里敢诓了你去,只要你从了我,你要什么我都给你。”美人态度软了下来,宁晋就知道这事有门,已经成了大半。

    这样的尤物,光是看就让他身子酥了大半,想必弄起来的滋味更是*无比,他都有点迫不及待想一尝美人滋味了。

    “真的我要什么你都给我?”顾绵绵媚眼一转,芊芊玉指隔着衣襟在宁晋的胸前若有似无的游走,惹得宁晋越发的痴了,哪里还想得了起其他的,火急火燎的抱住顾绵绵就准备亲上那张诱人的樱桃红唇,“好姐姐,无论你要多少金银珠宝,我都给你。”

    顾绵绵噘了噘嘴,摇了摇头,用食指点上他急急靠过来的唇,“讨厌,我要那些俗物有何用。”

    “既然你不喜欢金银珠宝,那总会喜欢权势和地位吧?好姐姐,若是跟我了,只要你想做什么便做什么,万事都有我给你做主。”

    宁晋一口含住她的手指,细细的舔、弄,还发出暧昧的啧啧声,看着顾绵绵羞红的脸蛋,越发觉得美人更添了几分诱人的风情。

    顾绵绵娇羞的瞪了他一眼,“奴家只是一介女流,再说现在我要什么就有什么,又何必委屈自己去争那莫须有的东西。”

    “好姐姐,那你要什么?只要是你说的,我能满足的定竭尽所有满足你。”宁晋搂着她的腰,双手在她赤、裸的后背游离点火,她的肌肤晶莹剔透,摸上去的手感极好,就好像是上好的丝绸一般,又嫩又滑,让人爱不释手。

    “我要……”顾绵绵攀上他的脖颈,撒娇道:“我要……”

    顾绵绵这幅媚态直勾得宁晋心里的邪火一丛丛的往上冒,直想将这绝色尤物压在身、下好好疼爱一番,“好姐姐,只要你让我弄一回,你就是要天生的星星,我都摘给你,好姐姐可别再吊我的胃口了。”

    “我要……”顾绵绵一口咬上宁晋的耳朵,冷声道:“油嘴滑舌的臭男人,本夫人岂是你这样的人能调戏的,我要你去死!”

    说完便抬腿狠狠地顶上他的□,呸,想上老娘,你以为就那么容易,不收点利息那怎么行。

    “嗤……”宁晋立马松开了顾绵绵,捂着被踢伤的□,疼得额头都冒了冷汗,伸出的手在看到顾绵绵得意的小脸时又暗自收了回去,这个火辣的女人,居然下手这么狠,心下火大脸上却挂上了暧昧的笑意,“好姐姐没想到你下手这么狠,若是将我废了,可不是将姐姐下半辈子的性福也给毁了。”

    ‘性福’二字宁晋咬得极重,便是顾绵绵不懂他的意思,但他脸上那副神情也知道他说的是什么,越发气得不行,“混蛋!活该有此报应。”

    说完便火急火燎的穿衣准备离开这个地方,刚低□拿起刚才脱了放在床边的衣服,就猛然被一道外力给甩到了床上,顾绵绵看着坏笑肆无忌惮的上下打量自己的宁晋,惊讶道:“你不是……”

    刚才顾绵绵踢他时控制了力道,最多让他痛一下,根本不会伤到根本。再说了,现在的她若是自己不愿,别说是收拾个人,便是要了他的命也是相当轻松的事。

    可她自己有原则,绝不会动手杀人,再说她修功德还来不及,岂会为了自己的私欲而制造杀孽。刚才那样做也不过是顺势而为罢了,哪个男人喜欢一调戏就主动贴上来的女人呢?再说了,像她这样世上难寻的美人,有点脾气很正常。若是没有脾气别人一推就倒,那样的女人,即便再美,男人征服后虽然仍旧会珍藏,到底少了几分味道。

    “好姐姐,就你那点力道哪里会伤了我,不过是看姐姐玩的开心,我便陪着姐姐闹一闹罢了,如今我倒要瞧瞧你还有什么招。”宁晋飞快的脱了自己的衣服,就向顾绵绵扑了上去,将她身上的肚兜和裤子褪去,看着她赤、裸的身子,不由的赞叹出声,“好姐姐,没想到你竟有如此*的身子。”

    “你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要叫了,到时候……”顾绵绵捏着被子,一脸的不屈。

    宁晋在她胸前的酥胸上捏了一把,调笑道:“好姐姐,你倒是叫啊。姐姐的声音娇媚动人,直叫到晋的心坎上去了,待会弄起来,只怕更是*无比。”

    “呸,不要脸的臭流氓,我还不相信这里就能让你为非作歹了,休要再过来,否则我定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好姐姐,我倒要看看到底谁□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宁晋将她压在身、下,一口含住她红嫩的桃花尖,啧啧的发出水声,看着顾绵绵羞红了一张俏脸,心情越发的好了起来,“这里是我的地方,没有我的允许,即便是你喊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进来的,好姐姐,可千万别辜负了如此良辰美景啊!”

    “你?”顾绵绵恶狠狠的瞪着他,偏偏两只手被他压着,就连腿也他压制着动弹不得,不满的将头撇到一边,“你混账。”

    “好姐姐,你那里可真好吃!”宁晋品尝完她左边的酥胸,便又一口含住了她右边的酥胸,右手却又覆上了她左边那柔软的硕大,不轻不重的把玩,揉捏成不同形状,身下高昂的某物,时不时的沿着她的大腿根部,往那蜜泉处蹭一蹭,还时不时观察着顾绵绵的反应,等到将顾绵绵那里弄得分泌出来了水渍,脸颊也因为情动变得越来越红时,便一把搂住了她的头,重重的吻上了她的唇,不顾她的反抗,强行引着她的丁香小舌和自己纠缠允吸。

    顾绵绵哪里会让他如此,下了狠力气便向他的舌头咬去,没想到宁晋早有防备,飞速的多了过去,听着她牙齿相碰的声音,心情甚好的吻了吻她的嘴角,“既是知道姐姐牙尖嘴利,我又怎么会没有准备呢!”

    顾绵绵一个恶狠狠的眼神给他飞了过去。

    宁晋不怒反笑,一把将她的腰给搂了起来,不停的允吸着她的脖颈周围,“古人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晋以前还嫌古人夸张,如今若是能与姐姐一夕欢笑,我便是做鬼也是知足的。”

    “呸,不要脸!”顾绵绵被他掐着腰肢,动不了,便搂着他的脖子,一口咬上了他的胸膛,宁晋疼得利害,而这疼带来的欲、望更是让他浑身舒坦得连脚趾头都蜷缩了起来,倒吸了一口冷气,在顾绵绵丰满的臀部上拍了一张,“好姐姐,你可给我咬紧了。”

    说完便再也忍不住,将她两腿掰到最大处便将肿胀得有些发疼的巨龙入进了那美妙的蜜泉,才入了一小半,他便忍不住呻、吟出声了,“真舒服,姐姐那处可真妙,又紧又热,含得我真舒服。”

    顾绵绵本就因为内修炼了合欢秘籍外加时常泡灵泉,不仅容貌和身子变得越来越完美,便是那处也是越来越粉嫩越来越紧致,就是比处子也还要紧上几分。刚才宁晋虽然在她身上好一阵抚弄,但终究没有让她完全做好迎接他的准备,现在被他这样莽撞的一顶入,疼得发紧,一口气顺不过来,便恶狠狠的咬着他的肩头不放了。

    你让我不舒服,我也不能让你舒服了。

    宁晋本打算停一停好享受一下那刚入进去的紧致包裹感觉,没想到顾绵绵居然一口就咬在了他的肩上,那股狠劲仿佛不在他的肩头上咬下一块肉来誓不罢休似的,他虽然疼心里却诡异的升起一股快、感,再也忍不住,揉着她胸前晃动的酥胸,便猛烈的撞击起来。

    “啊,好舒服,好姐姐,你真是天生的尤物,不仅人美身子美,那处更是人爽得魂都要飞了。”

    宁晋一边大力的撞击着,一边不遗余力的在顾绵绵身上印下一个又一个暗红色的吻痕,顾绵绵也不是委屈自己的人,拥着他的背时不时的在舒服的时候给他抓几道血淋淋的指痕,半眯着眼媚眼如丝的娇娥吟唱着,“啊……嗯……不要碰那里,不要,受不了了,受不了了,啊!你个魂淡,让你不要碰……啊……太快了……”

    “好姐姐,对,就是这样叫出来,我喜欢听你的声音。”宁晋觉得顾绵绵此时的呻、吟声完全就是上好的催化剂,听着她那张诱人的红唇时不时的发出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他的心软得一塌糊涂,身子却硬得跟铁似的,捏着她那两条纤细白嫩的长腿,越发撞击得猛烈了。

    “啊……嗯……”

    女人娇媚的呻、吟时高时低,如泣如诉却又婉转动听,在最高点时猛然升高,又逐渐恢复,在外伺候的奴仆听着院子里传来的声音,不由得都羞红了脸,路过院子时又好奇又羞愧的加快了步伐,偏偏那女子的声音如上好的瓷器声音一般,诱着人不由自住的放慢脚步,想听得更多更多。

    往常主子与女子欢、爱也不避讳下人,只是今日这女子看来很得主子欢心,女子的声音在院子里都响了一个下午了都还没有停。

    顾绵绵被宁晋压在床上整整折腾了大半天,好不餍足的要了她一次又一次,最后若不是他实在没有体力,只怕这场□还不会如此草草结束。得尝所愿后,心满意足的宁晋拥着顾绵绵,一手把玩着她墨玉一般的发丝,一手在她光裸的肌肤上游走,“好娇娇,爷简直是爱死你这具身子了。”

    “唔……”顾绵绵痛苦的皱了皱,一副被折腾得快要散架的样子,狠瞪了宁晋一眼,“好色胚,不要脸。”

    宁晋搂着她哈哈大笑,这个女人还真是无情得可爱。两人欢、爱时,她可是娇媚得让人恨不吞进肚子里去,可这人还没有离开他的床呢,就翻脸不认人了。( 合欢派首席外室弟子 http://www.8izw.com/6_6512/ 移动版阅读m.8i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