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娇娇,你可真无情!将爷用完了就扔,也实在是太伤爷的心了。”

    宁晋故作伤心的看着顾绵绵,手却毫不知羞的探到那还有些湿润的蜜泉,伸出中指探了进去,有规律的前后移动着。

    顾绵绵像猫一样慵懒的呻、吟了几声,尼玛,还有完没完了,姐看在你阳气难得的份上才不将你给吸个不举,你这家伙居然还得寸进尺了,伸手抬起他的下巴,朝他的脸上轻轻吹着气,暧昧的吻了一下他的下巴,“美人,刚才你伺候得我很满意,可惜今日赴宴来得匆忙,身上并未带什么值钱的东西,放心改日夫人定当重重的好好赏你。”

    宁晋的脸由红变白再由白变青,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居然把他当那些不入流的面首一般看待了,实在是太可恶了,他何时受过这种侮辱。翻身便将她给压在了身、下,狠狠的在她的酥胸上捏了一把,“小娇娇,惹怒我可实在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哦?”顾绵绵冷冷地与他对视,“对于一个强行毁我清白的人,难道我还要去尽量讨好不成。”

    “好娇娇,如今你已是我的人,又何必再和爷闹脾气,放心,有爷在一日,必有你吃香喝辣的一天。”宁晋将那尚不停在蜜泉里不停捣、弄的手指抽出来,暧昧的银色还残留在手指上,宁晋伸舌舔了舔,捏着她的下巴,强迫她和自己拥吻,将那股滋味借由舌尖传到给了她,“好娇娇,你可真甜,爷真是爱死你的味道了。”

    “混蛋!不要脸的臭流氓。”

    顾绵绵猛推不动,伸腿便朝身上的人踹了过去,却不想被他的手抓了个正常,“我本怜惜你身子弱,没想到小娇娇居然如此有精力,看来我们还可以再做一些有趣的事,是不是啊,小娇娇。”

    “啊!混蛋,你……唔……”顾绵绵的话还未说完便被宁晋吞到肚子里去了,原始的律、动,男女很快又重叠到了一起,女人的娇吟男人的粗喘经久不息。

    顾绵绵离开楚园回到顾府,已经是第二天日落的事情了。

    钱儿伺候着顾绵绵沐浴,看着她身上那纵横全身青青紫紫的恐怖痕迹,心疼得眼泪都掉下来了,“夫人……”

    顾绵绵叹了一口气,这丫环就是太感性了,她也就是看上去比较惨了点,其实一点事都没有,不由得好笑的擦了擦小丫头的眼泪,“快别哭了,你家夫人我没事。”

    “都是奴婢的错,都是奴婢的错,当初若不是奴婢劝说夫人,夫人就不会去赴宴,若是不去赴宴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看着顾绵绵身上的掐痕和咬痕,钱儿倒吸了一口冷气,她家夫人如仙一般的美人,没想到居然会遭到这样的对待,七公子也实在是太不怜香惜玉了。

    这倒错怪了宁晋,顾绵绵肌肤本来就嫩,稍稍用力一点就能在她身上留下痕迹,再说那一天一夜宁晋要顾绵绵要得也比较狠,可再狠,也是顾着点美人的,不然,顾绵绵如今哪里能够安然回来,只怕直接被他给玩得残了。

    当然即便是宁晋玩得再狠顾绵绵也不会有事,但这事顾绵绵不能说,也只能由得钱儿误会,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伺候她沐完浴,又满脸愧疚的仔细为她上好药。

    顾绵绵无力地看着她那一颗一颗不要钱的眼泪滴在伤口处,很想告诉这个小丫环,眼泪里有盐,滴在伤口上疼,可看到她哭得脸都红了,眼睛都肿了的份上,还是罢了,挥了挥手,“钱儿你下去吧,我倦了,想歇息一会。”

    “夫人……”钱儿哀怨的看着顾绵绵,仿佛要被抛弃的宠物一般。

    顾绵绵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你以后嫁人了就会明白了。这伤虽然看着严重,实际却没有什么,养个几日便无碍了。”

    钱儿惊得张大了一双肿得跟核桃似的双眼,脸颊上飞上了一团红晕,“女子与男子行房后都会这样吗?”

    啊!好恐怖,她不要嫁人了。

    顾绵绵被噎住了,无力的拉上了身上的背着,“倒也不至于,只是你家夫人皮肤特别娇嫩罢了。”

    “……”钱儿有一瞬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就这样呆呆的望着顾绵绵。

    “若是这些日子那个什么七公子九公子的上门或是下帖子,通通都给我推了。”顾绵绵打了个秀气的哈欠,一副相当疲倦的样子。

    “夫人……”如今满苏州城都知道你是七公子的人了,若是这样明晃晃的拒绝他恐怕不大好吧,可看着顾绵绵那连说话都无力气的样子,只得行了个礼便恭敬的退了出去,“夫人好好歇息,奴婢退下了。”

    顾绵绵闭着眼,并没有回答她一副体力不支已经沉沉睡过去的样子。钱儿看到她这样子,忍不住又抹了抹已经有些干涸的眼睛,实在是太惨了,原来和男人洞房之后是这个样子啊,钱儿小脸瞬间白了白,真的是好惨啊!

    洞房实在是太恐怖了!男人实在是太危险了!

    钱儿一离开顾绵绵便睁开了眼,刚才还狰狞无比的痕迹瞬间消失个殆尽,此刻她的肌肤甚至比原来还要诱人几分,哪里还有刚才那副被摧残过度的惨样。在周围设置了个简单的法术顾绵绵便捏了个决进了空间,舒舒服服的泡进了灵泉,其实以她现在的修为宁晋根本不会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痕迹,可若是被别人这样那样之后身子还是完好如初,该说自己是皮粗肉厚呢?还是让别人觉得自己是个‘特殊品’呢?

    一闭上眼,身体便不由自主的开始修炼起合欢派的功法,体内的那些阳气融入奇经八脉之中,暖暖的舒服极了,顾绵绵浑身萦绕在一种暖暖的灵气里,修炼得越发得心应手,进展也比往常快了很多。

    宁晋郁闷极了,好不容易得了个极品美人,还没有缠绵够呢,就再也摸不着了,不是拒绝他的邀约,便是将他拒之门外,从来只有女人缠着闹着的离不开他,哪里会想到竟会遇到这样的女人,才下了他的床,转身就仿佛忘了他这人一样,早知道就不该放那女人回府。

    可他终究是做不出来翻墙窃玉的事来,最主要的是他拉不下脸,若是他缠着贴上去,那女人还不知道会怎样给他脸色看呢!再说京城有信传来,他还有些事情要回京处理一下,反正人已经被他拆吃入腹,还能再跑了不成,待他从京城回来,再好好收拾这个小妖精。

    顾绵绵这一睡便整整睡了三天三夜才缓过神来,可自从她醒过来后,顾府里的下人就发现自家夫人仿佛比原来又美了几分,举手投足之间具是风情,就是远远的被她看上一眼,便觉得自个腿也软了身子也酥了,这导致了顾府奴仆的工作水平在短短的时日内,飞速下降——夫人每天都在宅子里四处走动,他们便是想认真工作,也实在是使不上劲啊!

    仿佛是听到顾府众人的心声,顾绵绵从此之后甚少在宅子里四处走动,府里的人更是连夫人的身影都极少见到,只因自家夫人迷上了外出游乐,今日出府游个湖,明日便出府爬个山,日子过得可滋润了,可却苦了顾府的一干仆从,工作水平又一次因为顾绵绵长期不着家而再次下降了。

    一位身穿蓝色锦袍的男子,原本坐在二楼的窗前细细地饮着手中的酒,淡淡的瞥了一眼楼下,眼睛飞快的闪过一丝亮光,捏着酒盏的手不自觉的用力,杯中的酒被他震得撒到手上也浑然不觉,只是愣愣的望着街上那道人影。

    是她?怎么可能是她?

    蓝衣男人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想来她也应该是三十好几的妇人了,可观那女子却只有十七、八的年纪,但就年纪这一项都对不上。

    “大……”蓝衣男子对面的人发现了他的异常,不由得也往街上看了几眼,却并无任何异常,“公子,可是发现了异常?”

    蓝衣男子回神,淡淡的摇了摇头,一口将杯中的酒饮尽,这才让自己躁动的心稍稍的平静了下来,冷声吩咐道:“按计划行动,务必在三日之内将东西拿到手。”

    “是。”

    就在男子准备离开之时,蓝衣男子突然说了一句,“事成之后,你们先带着东西回去,我还有些事要办,办完会尽快回程。”

    男子显得很惊讶,满脸疑惑的看了蓝衣男子一眼,压下了心中的疑问,淡淡的回了一个‘是’,便离开了酒楼。

    蓝衣男人呆呆的看着刚才看到那个女子的方向,思绪越飘越远,那些深埋在心底的回忆像解了咒一般汹涌而来,淹没了他的理智。

    绵绵,那个女子与你是何关系?

    看着眼前一汪碧绿的湖水,顾绵绵嘴角勾起了一丝笑,调皮的指了指湖里,“我要在这里沐浴。”

    “啊!夫人……不行,不行,这事绝对不行。”善真听到顾绵绵的话,仿佛听到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一般,赶紧不赞同的摇了摇头,“夫人此举万万不妥啊!”

    “这里山清水秀,又是深山密林,你不是老说我尘世味太重吗?正好用着清澈的湖水,洗一洗我的世俗气,也如你一般清风高洁啊!”顾绵绵娇媚的笑了笑,歪了歪头一副可爱的模样。

    善真急得脸都红了,可又不敢去拉住直往湖边跑的顾绵绵,只能干着急,“夫人,光天化日之下沐浴,对女子来说终究不是什么得体的事,夫人还是改了吧,再说此处虽然隐蔽,可万一有人路过,发现夫人……”善真的脸越来越红,耳朵尖也变得红红的,“那可如何是好!”

    “不管,我偏要在这里沐浴。若是你担心我被人看见,那你就帮我放哨。”顾绵绵才不管他同意不同意呢,脱了衣服鞋子,便泡进了湖里,一边在水里闹腾,一边看着岸上脸红身子僵硬的善真咯咯的笑,“啊,水里真舒服,你也下来陪我泡泡吧!”

    作者有话要说:抬头望天,在X色的小道上越奔越远了啊~

    泪目,为我逝去的节操和三观默哀~!!( 合欢派首席外室弟子 http://www.8izw.com/6_6512/ 移动版阅读m.8i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