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桑拥紧了怀里的顾绵绵,温柔又霸道的不停地吻着她的耳垂,右手随着她的胸脯往下,刚探到那还有些湿润的蜜泉处,就被顾绵绵拉住了手,可怜兮兮的哀求道:“阿桑,已经三次了,不能再要了,疼!”

    陌桑宠溺的笑了笑,占有欲十足的握住她胸前的白兔,在她脖颈处蹭了蹭,“绵绵,你不知道我等这天等了多久,无论要你多少次我都要不够。”

    “阿桑,我好困,好想睡觉。”顾绵绵疲倦的打了个哈欠,不满的瞪了仍然很兴奋的陌桑一眼。

    陌桑失笑,吻了吻她的发丝,将她的眼闭上,柔声道:“乖,睡吧!我不闹你了。”

    尼玛!这货以后该怎么处理呢!她总算尝到捅了马蜂窝的滋味了,陌桑是魔教教主,又是个占有欲十足的男人,她以后该怎么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找别的男人吸阳气呢!

    擦!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想着想着也就睡着了,看着怀中人的睡颜,陌桑情不自禁的伸手抚上她被自己吻得有些红肿的红唇,叹了一口气,靠在她的耳边低低道:“绵绵,我真怕这是一场梦,梦醒了,你就消失了。绵绵,以后你别想再逃开我,也别想再拒绝我了,你是我的,只是我一个人的。若是有人敢肖想你,本座就……”陌桑的眼里上过一丝狠戾。

    若是有人再敢肖想你,本座必会亲手送他去见阎王。然后紧紧拥着顾绵绵,心满意足的靠着她陷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早,顾绵绵一睁开眼便撞进了一双明亮的眼眸之中,尴尬的笑笑,“教主大人,早!”

    “昨晚累到你了,乖,你再休息一会,办完事我再回来看你,乖乖的,别到处乱跑,等我回来。”陌桑心情甚好的给了顾绵绵一个早安吻。

    顾绵绵眨了眨眼,尼玛,知道累到我了,你还弄醒姐个毛,莫名其妙被人弄醒,很想掀桌好吗!很想骂人好吗!很想干架好吗!

    打断别人睡眠的行为是最恶劣的!

    陌桑揉了揉顾绵绵因为不满鼓得胀鼓鼓的脸,含笑道:“再睡会吧!”

    “混蛋,你要走就走,干嘛把我弄醒,陌桑,你给我滚开。”顾绵绵一把打开他捏在自己脸上的手,口气相当不好,还不满的踹了陌桑一脚。

    陌桑一把捉住顾绵绵踹过来的脚,搂着她哈哈大笑,“绵绵,你真是太可爱了。”不顾顾绵绵的发对,搂着她又亲又抱好一阵子,这才松开一脸不满的她,大笑着走了。

    顾绵绵躺在床上,在心里默默的骂了自己八百次,又将陌桑给骂了九百九十次。

    尼玛,好、色害死人啊!

    窗外传来陌桑冷冰冰的声音,“圣姑倦了,任何人等不许打扰圣姑休息。”

    “属下遵命。”仆从整齐而又恭敬的回答声,让顾绵绵幽幽的又叹了一口气,尼玛,这小子绝逼是在杜绝她接触男人的机会。

    哎,遭遇占有欲十足的男人的女人伤不起啊!

    “好好伺候圣姑,若是有何闪失,本座拿你们是问!”

    屋外传来仆从惊恐的声音,“属下定将竭尽全力伺候好圣姑,不负教主所托。”

    “嗯,起来吧!”陌桑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回头满含柔情地看了顾绵绵的房间一眼,便在仆从的陪同下飞快的离开了。

    再一次叹了一口气,反正外面的人得了陌桑的指示,不会冒冒然进来也不会让人进来打扰她,反正都醒了,也再也睡不下去。想了想,顾绵绵一闪身便进了空间,开始将昨晚吸取的阳气炼化为自己所有。

    直到顾绵绵将体内的灵气运行了一个周天,这才意外的发现,自己在识海里能看到的视野开阔了不少,虽然还是一片白雾,但能看到周围十里之内的东西了,而且自己的魅惑技能隐隐有突破的迹象,顾绵绵还顾不上高兴,便发现自己魂识暴动得更厉害了。

    尼玛!这到底是在闹哪样!

    顾绵绵默默的背着手看了大半个小时的青山,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跑到竹阁开始翻阅典籍。

    魂识到底是为何暴动得更厉害了?

    是她最近修炼得不够用功?不可能啊,她最近简直是拼了老命在修炼啊,按理说不应该的。莫非是她的天劫到了?不会吧,顾绵绵的脸色黑了一下,天劫不是雷劫吗,有魂识爆炸这种恐怖的死法吗?

    这种作死的节奏是怎么回事!顾绵绵抓着头,快要疯了。

    直到回到历代教主的处理政务的地方,陌桑这才冷下了脸,冷声吩咐道:“传本座命令,但凡有敢肖想圣姑之徒,无需回禀本座,杀无赦。”

    “是。”数道冷冽的声音异口同声道。

    陌桑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可以离开了,然后开始坐在大厅的上首,处理教中的事物。想到昨晚与顾绵绵的柔情蜜意,脸上不自觉的带上了一丝笑,想到她那令自己几乎快要疯狂的销、魂身子,咽了咽口水,不自在的换了个坐姿,掩饰自己的失态。

    站立在大厅上汇报行动成果的庄翼,暗自瞧了瞧上首陌桑的神情,一直提着的心松了下来,继续开口,“教主,属下已经将赤炎剑从万剑山庄带回,请教主过目。”说完将宝剑双手奉上,一旁伺候的小厮立马接过庄翼呈上的剑,恭敬地递到陌桑的手里。

    陌桑接过剑,抽出剑鞘,一道寒光闪过,陌桑手起刀落之间一旁的紫檀木椅便裂成了数瓣,陌桑满意的点点头,“果然是好剑,庄翼,此次万剑山庄一行辛苦你了。”

    “属下不敢,为教主效劳本是属下的职责”

    陌桑看向庄翼,脸上的笑意突然就冷了下去,“哼,不敢?庄翼,你的心里可还有我这个教主。”

    庄翼立即跪下请罪,“属下的命是教主给的,属下不敢违背教主!”

    “不敢违背本座?哼。”陌桑的声音冷了下去,“我看你根本就没有把本座放在眼里。左护法,本座问你,本座让你取赤炎剑之时,同时取了万剑山庄庄主的首级,为何万剑山庄庄主如今还依然活着。”

    “属下知罪,请教主责罚。”

    “本座给你个解释的机会!”陌桑冷冷地看着大厅之上的庄翼,一掀衣袍便坐在了上首的椅子之上。

    “禀教主,万剑山庄庄主中了七日断魂散,属下不屑杀一个将死之人。属下违背教主指令,请教主责罚!”

    陌桑挥手示意庄翼起身,“起来吧,此次念你初犯,本座不予追究。自去施诫堂领五十军棍吧!”

    “谢教主!”

    “退下吧!三日后来找本座,本座有事让你去办。”

    “是,属下告退。”庄翼退出大厅,一走出去,就看到靠在柱子旁抱着剑,笑得一脸幸灾乐祸的霍浪,皱了皱眉,正准备绕开他,就被霍浪的剑给拦住了。

    庄翼停住脚步,不满道:“霍浪,你想干嘛?”

    “庄翼,不用这么不待见我吧,好歹我们也认识这么多年了。”霍浪笑嘻嘻的走到了庄翼的面前,不顾庄翼的不满,揽上他的肩,打趣道:“好兄弟,你别老是冷着一张脸啊,再这样下去可没有女人愿意嫁给你了。”

    庄翼推开他放在自己肩膀上的头,厌恶地开口,“有话快说,否则不要拦在我面前。”

    霍浪眼里闪过一丝冷意,转瞬消失不见,笑吟吟的靠在庄翼耳边道:“教主昨晚去了圣姑的院子,直到今早才离开。”

    “教主之事岂是你我能议论的,霍浪,你拦住我就为了和我说这些乱七八糟之事,不知所谓!”庄翼的脸瞬间黑了,眯眼看了霍浪一眼,冷哼了一声,便大步离开了。

    霍浪看着庄翼离开的背影,突然得意一笑,不屑道:“我知道你在乎,哈哈,我到要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呸!”然后回头看了陌桑所在的大厅一眼,转身离开了。

    卓凡从看到容光焕发的陌桑出现在顾绵绵屋外的那一刻,脸色便一直黑得很难看,直到被卓非拽回两人歇息的小屋,他这才爆发出来,一把扫掉桌上的茶壶,伏在桌子上,手不停的捶着桌面,“教主和圣姑……”

    “卓凡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出了这个门,你记得千万不能露出一丝不满。”卓非的心里也很难受,从看到教主从顾绵绵房里出来那一刻,他的心就死了。

    教主一旦对圣姑出手,那教主定是不会允许有企图不轨的男人再靠近圣姑的,他想呆在圣姑身边的微弱愿望还能实现吗?

    圣姑,以前他还能肖想一下也许哪一天,圣姑会发现他的好,会赐给他与她在一起的机会,可这个梦想,在看到教主从顾绵绵房里出来时便破碎了。

    “哥,我很难过,我的心好难受,若是圣姑……若是圣姑成为教主的人,我们该怎么办?”卓凡痛苦的锤了桌面一拳。

    卓非闭眼冷静了一下烦躁的心,按住躁动不安的卓凡,坚定的看着他,一字一句道:“卓凡,从此以后,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都给我牢牢的记住,从现在开始把对圣姑的所有心思都埋进心底。”

    “哥。”卓凡痛苦的闭了闭眼,“我的心好痛。”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卓凡,若我们还想呆在她的身边,便决不能让教主发现一丝你对圣姑的心思,若你还想在她身边继续伺候,就一定要给我记住了。”

    “我知道了。”卓凡痛苦的点下了头,他会藏好自己对她的心思,“可是哥,我还是很难过。”

    “想要圣姑?我可以帮你们。”一道突兀的男声,让卓凡和卓非瞬间警戒了起来。

    “你是谁?你想干嘛?”卓非戒备的四处看了看,没有发现人,心中的戒备也就更深了,倒是身旁的卓凡想了想,冲口而出,“你能让圣姑属于我们?”

    男人闻言哈哈大笑,“那是自然。”

    卓非瞪了卓凡一眼,暗恨他的鲁莽,可卓凡根本看不到他的担忧和着急,不顾他的阻拦,急急的说道:“只要你能帮我们,我可以帮你做任何事!”

    “卓凡!”卓非喝止住卓凡,可却被卓凡无视了。

    作者有话要说:改掉几个错别字~~( 合欢派首席外室弟子 http://www.8izw.com/6_6512/ 移动版阅读m.8i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