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难道你不想将圣姑留在身边吗?”面对卓凡的质问,卓非无言以对,只是拉紧了卓凡的手,压低声音在他耳边道:“卓凡,不要中计。”

    “看来你们是不想和我做这个交易了。”

    卓凡和卓非闻言脸色一白,卓非皱了皱眉头,“你到底是谁?何不现身一见。”

    男人呵呵一笑,却并未现身,“既然你们并不诚心与我做这桩买卖,那我也没有留下的必要了。”

    卓凡急声道:“我答应你。你想要我们帮你做什么?”

    一支飞镖射入屋中,卓非拉着卓凡闪身躲过,然后扯下飞镖上压着的纸条,飞速的看完,脸色便得有些复杂,卓凡也飞快的看完,看向卓非,“哥,此事……”

    卓非用手制止了卓凡将要出口的话,冷哼一声,讥讽道:“你想要我们帮你?做梦!”

    “哈哈……别拒绝得太早,你们会答应的。”随着声音传入房间的还有一个信号弹,“若是你们想通了,就点燃信号弹,我自然会来找你们的。”

    在确定男人走后,卓凡这才一脸担忧地看向卓非,“哥,我们要不要答应?”

    卓非摇了摇头,犹豫不决地在屋里来回走动,“此事兹事体大,切不可轻举妄动。”抬头认真的看向卓凡,“卓凡,你真的想和圣姑在一起?”

    卓凡认真的点了点头,卓非叹了一口,“你让我再想一想。”

    顾绵绵将桌上的点心扔进嘴里,砸吧砸吧嘴,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不能找优秀男人吸阳气,还被人当所属物一般圈进起来的日子,还真是苦逼,尼玛,顾绵绵开始认真思索离开魔教的事了。

    仔细想想,魔教虽然优秀男人多,但是大多变态又冷血,还真不是一个大隐隐于市的好地方,摸了摸下巴,也许她该进皇宫?不知道老黄瓜皇上的阳气吸起来爽不爽。

    卓凡为顾绵绵奉上早已温好的燕窝,顾绵绵就着他的手浅浅的喝了一口,便再也没有了胃口,挥了挥手,让他撤下了,“主子最近可是有什么烦心事?属下看主子整日愁眉不展,连胃口也淡了许多。”

    顾绵绵看了卓非一眼,一副还是你懂我的表情,然后再一次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这些天陌桑除了处理教务,其他的时间几乎全耗在她的身上了,她都快被这厮给缠疯了。

    尼玛,每天和同一个男人在一起,偏偏却不能大量吸取他的阳气,看着无数阳气充沛的男人每天在眼前四窜,她真是蛋疼无比,苦逼无双啊!

    “教主对主子恩宠有加,主子还有何事不开心的。”卓凡单纯的疑惑,让顾绵绵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你不懂的,就是太好了才烦啊!”

    卓凡和卓非对视一眼,便又快速的错开了。

    “绵绵,你在烦什么?”陌桑一踏入内室便看到自己挂念着的小人,歪在软榻上一副伤春悲秋的模样,不由得好笑的摇了摇头,挥手将室内伺候的人都打发了出去,“出去吧,这里不用你们伺候了。”

    “是,属下告退。”卓凡艳羡地抬头看了一眼与顾绵绵亲密拥在一处的陌桑,被卓凡给狠瞪了一下,低着头随着众人退了出去。

    陌桑将顾绵绵拥在腿上,亲了亲她香甜的唇瓣,眼神有些冷,“本座的人,也是他们这些狗奴才敢肖想的,看来做本座该你配几个合心意的小丫环了。”魔教中女子本来就甚少,就连伺候的基本上都是些男人,让这些男人天天在顾绵绵面前晃,以前陌桑不觉得,现在却觉得这样实在是有些不妥。

    有时候他真恨不得将看着顾绵绵的那些痴迷眼睛给挖出来。

    卓凡的那一眼,顾绵绵也看到了,抱着陌桑的脖颈,亲了亲他的眉眼,撒娇道:“他们好歹伺候过我一场,你就饶过他们一次吧,再说有你在,谁还敢在老虎头上动土。”

    “你个小妖精,尽知道给我招惹麻烦!看我怎么收拾你这个惹祸精。”若是可以,他真想将这个诱惑人的妖精给藏起来,不让任何男人窥见。

    “教主大人,你要怎么收拾小女子呢?”顾绵绵舔了舔舌,朝陌桑抛了个媚眼,似嗔似怒的语气,让陌桑身、下一热,握住顾绵绵在他裤子里不停往下探的手,含笑地在她脸上咬了一口,“小妖精,这可是你先招惹我的,待会可别哭着求着让我放过你,我可是不会心软的。”

    说完便将她翻身压在了软榻之上,热烈而又坚定的吻上她的红唇,用舌头顶开她的牙齿,探入她的口中,寻到那湿滑的丁香小舌,允吸纠缠。

    右手寻着她的衣摆,探入进去,寻到那白嫩硕大的白兔子,重重的揉捏,惹得顾绵绵受不住闷哼了一声,左手轻轻的撩开她的衣襟,退下她的罗裙,在她白嫩纤细的腿上游走,直到吻得她双颊绯红,眼神迷离这才松开了她的唇。

    “绵绵,你真美!”陌桑看着顾绵绵情、动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口干舌燥,这样一个绝色美人就这样躺在他的眼前,更何况陌桑从离开顾绵绵那一刻开始,脑海里晃动着的都是她的身影。

    现在哪里还忍受得了,飞快的脱掉身上的衣服,便朝顾绵绵扑了上去。陌桑下定决心让这个让无数男人疯狂的女人彻底的属于自己,变着法的折腾顾绵绵。一手拨弄着顾绵绵胸前的红梅,一手拨弄着花蕊。

    陌桑虽然以前没有经历过女人,但这些日子为了不在顾绵绵面前露怯,他每天便寻了些精致的春、宫册细细研究,再加上每天和顾绵绵真枪实弹的演习,短短时日便成为了一个玩女人的高手,不一会,就把顾绵绵弄得哼哼唧唧,泥泞不堪。看着差不多了,陌桑一个挺身,便冲了进去,满足的哼了一声,就是这个感觉,紧致又滑腻,最销、魂的是那小、穴、口仿佛是一张贪吃的小嘴,不停的允吸着自己。

    这感觉让他想了好久,如今总算是得尝所愿了。

    掐着顾绵绵的腰便开始猛烈的冲撞起来,顶得顾绵绵头撞的软榻咯吱咯吱直响,怕伤了顾绵绵,陌桑贴心的给顾绵绵头顶垫了一个枕头继续冲撞。

    “阿桑,嗯……不要太用力了,不要……我受不了了……”

    顾绵绵攀附着陌桑的身子,随着他的冲撞,迷迷糊糊的哼叫着,声音又魅又酥,让本就冲撞得猛烈的陌桑,冲撞得更加猛烈了。

    “绵绵,你的味道真好,这样美好的你,一旦尝过,便再也不想放手,绵绵,我的好绵绵,你是我的,是我的。”

    顾绵绵只觉得又酸又麻,越来越热,只能时不时的在陌桑的身上咬几口,无助的哼哼,不知过了多少时间浑身猛然一震,便彻底软下了身子。

    男人猛于虎,再单纯的男人经历过女人之后,也会无师自通成为最顶级的的玩女人高手,更何况为了不伤及陌桑,顾绵绵除了开始几次吸取他的阳气外,近些日子都不敢再吸了,就怕自己一个控制不住,将这个家伙给吸挂了,如此这样,便将陌桑这家伙惯得跟什么似的,每天一有空便缠着她,精力好得实在是……

    恨不得踹他的小弟弟一脚。

    陪吃陪睡陪调、情,还不能吸阳气的日子,过得真是悲痛欲绝啊,再这样下去,她真的会爆体而亡吧!会吧?会吧!

    顾绵绵真的不敢想像自己魂飞魄散的样子,听说对修仙之人来说魂飞魄散是最残忍的事呢!顾绵绵忍不住打了个颤,尼玛,她怎么越活越回去了,她的御女范呢,难道就因为陌桑是个教主就对他多番忍让吗?

    擦,鄙视自己!余冉奕还是魔教第一高手呢,还不是被自己弃之如敝屣了,哎,自己真是……

    活得太丢修仙之人的脸了。

    陌桑盯着眼前人,满意看着她身上有他留下的点点印记。手还不忘了抚摸着顾绵绵的背,感受这滑腻触感,他感觉他真是爱死这个身体了。

    “绵绵,我真是越来越离不开你了。”

    顾绵绵舒服的哼了哼,挣开他的手,就这样光着身子泡进一旁早就准备好的浴桶里,一边舒服的清洗着身子,一边看着陌桑淡淡的笑,“教主大人,这些日子你想干什么,绵绵都随着你的意演下去了,难道这样的游戏教主还不腻,打算再继续下去吗?”

    “绵绵!”陌桑原本挂着笑容的脸瞬间便冷了下来。

    顾绵绵捧起水往自己身上泼了泼,勾唇一笑,“教主生气了,难道绵绵哪里说错了?”

    “顾绵绵,这些日子在你眼里难道只是游戏,我们之间在你看来只是虚情假意的游戏!”

    陌桑走进顾绵绵,伸手抬起她的下巴,不仅脸色很冷,就连声音也很冷。

    “呵呵,教主真是会说笑,难道绵绵会相信,武功不凡又俊朗帅气的堂堂魔教教主,会放弃无数绝美良家女子不要,非要选一个风、流、浪、荡的坏女人?”

    “绵绵,你为何不相信我对你是真的,难道在你的心里,我就这么不值得你相信?”陌桑看着眼前这个笑容妍妍的女人,不知为何心里有些酸涩。

    顾绵绵娇媚的笑了笑,吐气如兰道:“即便教主不用美男计,绵绵也是会尽力帮教主的。再说绵绵的入幕之宾大多都是魔教的优秀儿郎,更何况是教主这样武功决绝容貌出众的绝品好男人,说起来还是绵绵占了大便宜呢,毕竟魔教教主碰多的女人,可不算多,嘻嘻。”

    “你在说什么?”陌桑的脸色黑得简直不能再黑了。

    “教主不是让我去探查左护法和右护法吗?绵绵不会武功又无智谋,但对这副臭皮囊还是颇有几分自信的。”

    陌桑捏着顾绵绵下巴的手不由一紧,一字一句道:“顾绵绵,你把自己当什么,又把本座当什么。”( 合欢派首席外室弟子 http://www.8izw.com/6_6512/ 移动版阅读m.8i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