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今晚还能让我看到如此有趣的一幕。”霍浪毫不在意的笑笑,伸手擦了擦握在手中的宝剑,寒光一闪,手指上一道血痕立显,霍浪笑了笑,伸舌舔掉了血珠,拍掌笑道:“余冉奕向来恃才傲物,在教中最是桀骜不驯,没想到我今日能看到他如此吃瘪的窘态,这趟来得实在是太值了!”

    顾绵绵悠然的品着葡萄酒,闻言只是抿唇笑笑,并不答话。

    “我本以为你会答应他,没想到你竟然拒绝了。他长相不凡身手又不错,江湖中不知道有多少女子为他痴狂,我实在想不出你有什么拒绝的理由。”

    顾绵绵拨了脸上的发丝,淡淡的笑了笑,“没有原因,只是不想答应罢了!”

    “不想答应?”霍浪冷哼了一声,“最无情的果然都是女人。前一刻还甜甜蜜蜜疯狂缠绵,后一刻便翻脸不认人了,啧啧……”

    “不知道左护法深夜驾临小女子的闺房,有何贵干?……该不会只是想与小女子聊聊那些风流韵事吧!”

    顾绵绵斜睨了他一眼,有些嫌弃的立马移开了视线,对于这种听了墙角还要光明正大跑出来的骚、包男人,她实在是没有什么好感。

    尼玛,他以为他是西门吹雪啊,天天抱个剑充大侠!

    霍浪从窗台跳了进来,走到顾绵绵身边,伸手抬起她的下巴,轻佻道:“既然你看不上余冉奕,美人,不如跟我如何?”

    顾绵绵眉眼上挑,给他抛了一个媚眼,“跟你?跟你有什么好处,这教中谁不知道你左大护法最是风流潇洒,红颜知己遍天下,绵绵虽然浅薄,但好歹尚有几分自知之明。”

    “莫非我们冷酷无情的圣姑吃醋了?那可就有意思了。”

    “吃醋?”顾绵绵推开他放在自己下巴的手,喝了一口杯中的葡萄酒,散漫的摇了摇脚,脚上的铃铛随着她的晃动发出叮铃铃的声音,“左护法多虑了,本圣姑对左护法并无兴趣。”

    手上滑腻的触感陡然消失,霍浪有些不舍的捏了捏手指,不知为何听了顾绵绵的话,心里有些不舒服。他霍浪号称魔教第一风流郎君,长得英俊不凡风流潇洒,武功更是在整个江湖中鲜少有敌手,从他出江湖以来,身边围绕的女人多不胜数。

    顾绵绵虽然号称魔教圣姑,说到底不过是个不会武功,凭借着美色生存的女人罢了,魔教教众给她面子,并非她真的是有如此魅力,不过是因为教主在她身后为她撑腰而已。

    “圣姑,你这样说可真是伤我心啊!”霍浪将摸过顾绵绵下巴的手放在鼻翼处闻了闻,脸上虽然挂着笑意,但顾绵绵知道,这个男人心里未必跟他所表现出来情绪一样。

    “左护法什么样的美人没有见过,这是要拿绵绵寻开心吗?”

    “你怎么知道我是开玩笑的,也许我是认真的呢!”霍浪在顾绵绵旁边择了张椅子坐下,“更何况面对圣姑这么绝色的美女,哪个男人会不动心呢!”

    顾绵绵倦了,她闹不明白这个男人想干么,也懒得去猜,脸上带着淡淡的疲倦,伸手揉了揉眉心,“明人不说暗话,左护法深夜探访小女子闺房,不知到底所为何事?”

    霍浪站起身来,不答反而靠近顾绵绵,在她耳边暧昧的吹着气,“教主不是让你来勾、引吗?我一直等着圣姑对在下展开行动呢!”

    顾绵绵一愣,挂着笑意的脸瞬间冷了下来,“你在教主身边安排了奸细?看来教主所言并非为虚,你果然对魔教有所图谋。”顾绵绵好笑的看着他,“你将这告诉给我,是何意?”

    “我要你与我合作,他日我成为魔教教主之时,便是你成为魔教教主夫人之日。”霍浪似笑非笑的看着顾绵绵,脸上挂着从进来到现在都未变过的笑意。

    顾绵绵轻轻的将他靠过来的脸推开,“你不怕我将你的图谋告之教主?”

    “你不会!”霍浪肯定的笑了笑,“虽然所有人都说你是教主铲除异己拉拢教众的棋子,可我知道你不是。”

    顾绵绵不在乎的耸了耸肩,“我不会将今晚之事告诉教主,也不会与你合谋,左护法时间不早了,小女子倦了。”

    “绵绵……”霍浪用剑鞘轻挑起她的下巴,风流的桃花眼不停的抛着媚眼,“总有一天你会答应的。”

    说完便闪身消失在了房里。

    顾绵绵嫌弃的呸了一声,神经病!

    对于那些斗来斗去钩心斗角的魔教之事她才没有兴趣。

    闭眼用魂识探查了一下周围,发现并无异常,这才放心的将酒盏放在桌上,进了空间,开始修炼。

    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了,倒也不急,反正时间还早。顾绵绵便进了竹阁,开始翻阅里面的书籍,这一看便又过了好几个小时,顾绵绵揉了揉酸涩的眉眼,气恼的将手中的书卷砸在了地上。

    实在是太烦躁了,她已经查阅竹阁里的书卷好几个月了,可一次有关魂识暴动的信息都没有找到,仅是在妩媚的手卷中得到一条有关魂识的消息。

    魂识暴动,需不断整张修为方能压制一二,若想完全恢复,需修为比之高者协助。

    尼玛,有这一句等于没有,整个世界放眼望去,尼玛只有她一个修仙的,要她到哪里找个修为比她高的,这不是坑爹么!

    “主子,你最近为何总是心情不好?”卓非替顾绵绵捏着腿,偷偷打量着她丝毫没有笑容的脸,眼里闪过一丝担忧。

    最近主子总是长吁短叹,也不知道她忧心的是何事?若是可以,他真想抚平主子紧皱的眉头。

    顾绵绵摆了摆手,有气无力的叹了一口,“没事!”

    “主子,属下带你去花园扑蝶可好?”卓非贴心的为顾绵绵揉着肩,开始描绘花园的花开得多漂亮,景色有多诱人,扑蝶有多有趣,妄图吸引顾绵绵与他一同去花园散心。

    顾绵绵嘴角抽了抽。

    扑蝶?还真亏他能想出来,一想到自己扑蝶的样子,顾绵绵就恶寒不已。

    “唉,好些天没有见阿桃了,我去见见她,你们就不用跟着去了。”顾绵绵站起身,往阿桃现如今住着的院子走去。

    卓非和卓凡一脸担忧的看着顾绵绵,急急道:“主子,属下陪你去吧!”

    顾绵绵摇了摇头,“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你们下去吧,不用跟着了。”

    “主子……”卓凡咬了咬唇,一脸的不舍,卓非摇了摇头,将准备跟着顾绵绵去的卓凡拉了回来,“卓凡,不可,主子如今心情不好,就让她一个人静一静吧!”

    “哥,可是我……我很担心主子。”

    “我知道,我也担心主子,可如今即便我们再着急也不能帮到主子,就让主子去吧,她会没事的。”( 合欢派首席外室弟子 http://www.8izw.com/6_6512/ 移动版阅读m.8i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