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绵最喜欢的就是哥哥了,哥哥对绵绵真好!”娇俏的少女挽着男子的衣袖,天真的撒着娇,而男子只是看着少女欢快明媚的笑颜,不自觉的向上勾了勾嘴角,满眼的宠溺。

    “哥哥,不要,不要!绵绵是你的亲妹妹啊,我们不能做出这样的事,哥哥……”少女在男子身、下低低的哀求着,脸上还带着尚未消退的红晕。

    男子赤红了双眼,少女曼妙的*让他陷入了疯狂,不顾少女的苦苦哀求,拨开她紧闭的双腿,便将肿胀的怒龙冲进了她的体内,那一刻少女眼中的泪水,让他即心痛又兴奋。

    “哥哥,嗯……绵绵受不了了,轻点……啊……”女子娇媚的呻、吟,男子粗重的喘息,为这场疯狂的欢、爱添加了催、情的助力。

    家里疯狂又带有禁、欲味道的欢、爱,村边树林的疯狂……整个顾家村,都是他和她的回忆,这里四处都有她的影子,让他如今想忘忘不了,想碰碰不了,生活从此陷入了彻底的灰暗之中。

    顾远清坐在破旧的木床上,用衣袖将手中的发簪擦拭了一遍又一遍,望着发簪回想着往昔和顾绵绵发生的一幕幕,心又一次由甜蜜到失望最后彻底麻木,闭上眼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绵绵,你去了哪里?你可知道我很想你,很想很想!若离开便是你对我背叛你的惩罚,我早已陷入了痛苦的地狱。绵绵,只要你会来,我顾远清发誓此生再也不伤害你,疼你宠溺一生一世。

    绵绵,你回来好不好?

    顾远清将簪子放在心口,又一次难过得无以复加,绵绵离开已经快十年了,他每日活在痛苦和思念之中。这样的日子何时才是尽头,没有绵绵,人生还有什么乐趣,绵绵快回来吧,他快要撑不下去了。

    “死鬼,又跑到这里来了,地里的活你还顾不顾,这个家你还顾不顾了。一天到晚就只知道盯着个破簪子发呆,我玉娇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才会嫁了你这么个不中用的丈夫。”玉娇掀开帐幔进来,一眼便看到坐在床上拿着簪子发呆的顾远清,将手在衣摆处擦了擦,喋喋不休的骂开了。

    想当初,她玉娇不说是花容月貌,也是长得颇有几分姿色的,村里的小伙子哪个不高看自己几分,没想到自己千挑万选居然选了顾远清这么个不中用的,如今她是后悔得肠子都悔青了。可现在她和顾远清孩子都生三个了,即便她对顾远清有再多的不满,也不可能离开顾家,更何况她根本离不开。

    顾远清闻言皱了皱眉头,从思绪里回过神,有些不满的呵斥道:“谁让你进绵绵的房间的?”

    这个玉娇,当初嫁给他的时候还是很可爱温柔的,如今不知怎么的,跟村里那些泼妇越来越没有分别了。

    “哟呵!这里难不成还是什么皇宫大院,我玉娇还进不得了?!顾远清你别忘了,这也是我的家!我呸!打量着我不知道你的那些破事,顾远清别以为我玉娇是个好欺负的,惹毛了我就将你顾家那些破事闹得个人尽皆知,你不让我好过,那咱们谁也别想好过!”

    玉娇的脸瞬间就黑了,冷冷的哼了一声,鄙夷的看了顾远清一眼。原本以为自己嫁了个宝,没想到……呸,一想到顾家的那些龌蹉事,她就恶心得直想吐。

    “你……泼妇!”顾远清捏紧了手中的玉簪,看着玉娇的眼里带着厌恶和恨意!若不是这个女人缠着闹着非要嫁给他,绵绵也许就不会离开,他也不会过得如此痛苦!

    “老娘就是说了又如何!你顾远清有本事做,还不能让人说了?我呸!一群男盗女娼的畜生,还打量着谁不知道你们那些破事,你不羞,老娘都替你臊得慌!”玉娇最是看不得顾远清那副嘴脸,一想起这几年过得那些有男人跟没男人一样暗无天日的日子,长久以来的火气也爆发出来了,叉着腰,指着顾远清的头不停的骂着。

    “你个没脸没皮的贱、妇!”

    “顾远清你个王八蛋,你居然打我,这日子没发过了,老娘和你拼了。”

    接着屋内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外加扭打咒骂的声音。

    顾正文背手站在院子里,听着那些污言秽语,默默的叹了一口气,抬头望了一会天,便抬脚离开了家,里正媳妇给他添了个大胖小子,他要赶去向那个老家伙讨杯酒喝呢!

    其实他很是不能理解里正的心情,这把年纪得了个大胖小子,为何脸色比锅底还黑,真是的,难道还怕别人说他老蚌生珠不成?这个里正啊,怎么就是这么想不开,别人只会羡慕他老当益壮,哪里还会笑话他,等会喝酒的时候,他要好好说说他。

    自从绵绵离开这个家,这个家便没有一刻的安宁,儿子和媳妇没有一天不闹腾的,这个家他是越呆越没有意思了。

    他何尝不知道玉娇整天和远清闹为的是什么,可那些事他除了烂在肚子里,还能说什么做些什么。

    顾家不能散!

    直到现在他还清清楚楚记得绵绵离家那晚发生的所有事。对于绵绵和远清之间那若有似无的暧昧,他不是没有察觉,可等他察觉的时候事情早已不在他的控制范围内,不然他也不会急哄哄的给远清定下玉娇,并在极短的时间内迎娶了玉娇进门。

    那晚绵绵跪倒在他的面前,哭泣着求他说是与铭儿早已情根深种,更是许下了白首之约,李铭莫名失踪,她定要去寻他。

    看着哭泣的女儿,他的心由心疼到愤怒最后归于平静,对于绵绵说得那些,其实他一个字也是不相信的,知子莫若父,儿子望向女儿时,眼中藏也藏不住的情意,女儿那一日更比一日娇媚的容颜,还有妻子平静温和的面容下那一闪而过的狠戾,他知道,他统统都知道,可他什么也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做!

    在绵绵跪着求他,说要离开之时,他长久以来绷紧的神经,突然就松了。不管是为了顾家也好,为了死去的妻子也好,为了顾远清和顾绵绵也好,他都会答应顾绵绵的请求,即便绵绵不走,他也会在最短的时间内为她张罗一门亲事,将她嫁出去的。

    他顾家绝不能出那些道德败坏的龌蹉事!所以在绵绵求她时,他顺水推舟便答应了。

    绵绵一走,他前所未有的轻松,即便是发现周氏离开,在外人一致同情他时,也没有毁了他的好心情。

    对于里正莫名其妙的讨好,他疑惑过还疑惑甚至拒绝过,最后还是接受了,他什么都没有了,还怕别人图谋他什么么?再说接触久了,里正这老家伙除了肚子里花花肠子多了点,其他的还是不错的,至少两人相交以来,还算是比较融洽的。

    日子过得顺心便好,如今有里正关照着,顾家不说是一帆风顺,在顾家村也是数一数二的人家,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至于绵绵,那是他的女儿啊,他怎么可能不担心,不挂念!可他相信他们父女终有团聚的一天,而那一天,他相信不会远!

    作者有话要说:  入V通知:明天入V,届时三更

    晚点再放一章裴哥哥的上来( 合欢派首席外室弟子 http://www.8izw.com/6_6512/ 移动版阅读m.8i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