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绵,你今天怎么来了?”里正有些无措有些尴尬的搓了搓手,手忙脚乱的为她端茶倒水,途中甚至好几次将水倒在了自己的手上。

    顾绵绵眼神幽怨的看着他,酝酿了一下感情,深吸了一口气,便委屈而又哀怨的用衣袖擦了擦眼角根本不存在的泪珠,期期艾艾的说:“你……你是不是打算不要我了?你肯定是变心了,那天之后你就消失得再无踪迹,你……呜呜……我……若是你不要我了,那我……那我也不要活了,与其活着忍受别人的白眼和侮辱,我宁愿一死。”

    说完便站起身往一旁的柱子上撞。

    里正心里一急,也顾不上思考了,一把抱住妄图自寻短见的顾绵绵,眼里满是苦涩。

    这样一个国色天香的大美女,不仅被他吃拆入腹,甚至还愿意以身相许嫁给他为妻,这种好事,他就是做梦都能笑醒。

    但……

    那只是以前,而如今……

    他却是有心无力了。那次和顾绵绵在河边的一响贪欢,说实话,真是让他快活得给他做神仙他也不愿意,和绵绵欢、好的滋味实在是太销、魂太让人疯狂了,让他至今回味无穷。美人就是美人,就连做那档子事,都要比其他女人好上太多。

    可问题是——自从那次之后,他就发现小里正再也不行了。

    这对于他这样一个有钱有权的男人来说,简直就是毁天灭地的打击,他还没有儿子来继承他庞大的家业呢!还没有娶到心心念念的顾绵绵呢!可不管他如何寻医吃药,如何寻偏方明方折腾,小里正就跟沉睡了一般,再也没有醒来过。

    “绵绵,你别这样,看到你这样,我的心都要碎了,我的小乖乖,你可千万不能寻死啊!”

    顾绵绵继续用哀怨的眼神瞪他,“我不寻死也行,那你说,为何你再也没有来找过我?”

    “这……我……”里正就怕顾绵绵这样质问他,他能如何回答?难道要告诉她自己在和小寡妇风流的时候,居然发现自己不行了!

    别看玩笑了,他宁愿承认自己是个窝囊废,也绝不承认自己不是个男人!

    “你说啊!你为什么不敢说,你肯定是变心了,我恨你,恨死你了。”顾绵绵恨恨地瞪着他,小眼泪终于不负众望的掉下来了。

    尼玛,老娘装苦情小白花装得自己都想吐了,不过,看样子自己的表现还是不错的,至少里正老淫、棍那副悔恨又苦逼的表情,看得她相当的爽。

    “绵绵,你是个好姑娘,我是个混蛋,是我对不起你,你忘了我吧!”里正说这话的时候,心在滴血啊,这样一个他肖想了好多年娇滴滴的大美人,好不容易吃进肚子里了,现在却要他亲手将人往外推,简直如在剜他的肉一般。

    “你……你……”顾绵绵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一副做作的西子捧心造型,伸手恨恨的指向里正,即痛苦又伤心,那眼神要多哀怨就有多哀怨,要多心痛就有多心痛。

    里正顿时觉得自己十恶不赦得简直可以去死了。

    顾绵绵伤心欲绝,摇摇欲坠的晃了晃,一直关注着她的里正慌忙上前搀扶,却被她毫不客气的推开了,“不要碰我,你这个骗子,我恨你,恨死你了。”

    “都是我的错,我是混蛋,我是骗子,可是绵绵,你千万不要伤害自己,你这样……你这样……我的心像被阵扎似的疼,只要你好好的,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里正发誓他从来没有对哪个女人这样有耐心这样真心过,可就是这个唯一住进他心里的女人,自己却要眼睁睁的亲手推开她,实在是——

    太他、妈难受了!

    “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告诉我,村里的传言是不是真的,你是不是真的要娶马寡妇了?”顾绵绵倔强的看着她,一副伤心又满含期待的样子。

    里正心里一痛,有些心虚的低下了头,良久才低低的开口,“是,我要娶她。可绵绵,不管我娶的是谁,我心里爱过的人只有你一个。”

    “爱我?爱我你会娶别的女人!你混蛋!”顾绵绵讽刺的勾了勾嘴角,眼里是一片的失望。

    “绵绵,是我负了你,为了我这样一个混蛋,你不值得的,忘了我,找个好男人好好过日子吧!”

    里正的头越来越低,他不敢看顾绵绵伤心痛苦的神色,那样他怕自己会受不住。如果可以他也不想娶马寡妇那个风、骚的女人,可那个女人拿着他不举的事情威胁他,若是他不娶她,不仅顾家村,就连镇上所有人都会知道他顾铮是个废人。他没有办法,他实在没有办法了啊!

    顾绵绵伤心的闭上眼,良久才睁开眼,看着一直小心翼翼观察着自己的里正,一字一句道:“替我照顾好我爹爹,若是你真的爱过我,就不要再骗我,否则,我就是死也不会原谅你的。”

    不等里正反应过来,顾绵绵就飞奔出了他的宅院。

    玛丽隔壁,和这样令人呕吐的男人谈情说爱,真的很有挑战性好吗!顾绵绵觉得自己演技真心越来越牛X了,不管是什么牛鬼蛇神,她都能一秒钟变各种小白花,完全不带反应时间的。

    看着近在眼前的顾家院子,顾绵绵勾唇笑了笑,已经解决了一个里正,剩下的也就更轻松了,一想到不久就能离开顾家村,顾绵绵心情复杂了起来。

    “爹,今天是什么大日子,怎么买这么多东西?”顾绵绵有些惊讶的看着将大厅堆得满满的礼品,顾爹这是……捡到银子啦?

    顾爹坐在堂屋正中,脸上还带着喜悦的神采,顾周氏含笑的瞥了一眼局促地站在一旁的顾远清,亲热的拉起顾绵绵的手,满脸喜色道:“好孩子,咱们家可是有大喜事了。”

    “喜事?”顾绵绵一看屋里众人的神色,心中已经猜到了几分,这事说起来还是她天天在顾爹耳边吹风促成的呢!淡定的深藏功与名。脸上仍然做出一副疑惑的样子,歪了歪头,询问的看向顾爹,顾爹还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但却不说话。

    询问的看向顾周氏,顾周氏含笑的抿了抿嘴唇,打趣的斜睨了一直静默不语的顾远清一眼,轻轻拍了拍顾绵绵的手,“玉娇爹娘已经答应了你爹的求亲,再过几月你便有新嫂子了。”

    说完便掩着嘴笑了起来,脸上带着喜色,顾爹脸上的笑意也加深了几分,“绵绵啊,你从小就和玉娇好,如今她就要嫁到咱们家来,你可要看着你哥,不许欺负了人家姑娘。”

    顾绵绵甜甜的笑了笑,“爹,绵绵知道,一定不会让哥哥委屈了嫂子的。”

    顾绵绵脸上的笑容真刺眼,刺得顾远清心里一抽一抽的疼,一直黑着脸静默不语的他,突然坚决的出声,“我不娶,这亲事我不答应。”

    “你个混小子,这婚事我和大山他爹已经定下了,你说不娶就不娶了?玉娇哪里不好,人家小姑娘心地善良心灵手巧,长得也是顾家村排得上号的,人家姑娘不嫌弃你肯嫁给你,你就该烧香拜佛了,你还不娶!告诉你,这婚事就这么说定了。”

    一向耳根子软的顾爹,第一次强硬了起来。

    “爹,我不喜欢玉娇,我不娶她!”顾远清悄悄的看了顾绵绵一眼,顾绵绵轻轻的错开了他的目光。

    “嘭”顾爹抓起桌上的茶盏砸向顾远清,“这亲事就这么定了,你娶也得娶,不娶也得娶。”

    “爹……”

    “哎哟,当家的你消消气,这父子间哪来这么大的火气,孩子也是一时气话,你别放在心上,远清向来都是个懂事的孩子,你啊,也舍得下那么重的手。”顾周氏连忙为气腾腾的顾爹抚背,一边朝站在一旁跟个柱子似的顾远清使眼色——你就别倔了,先答应再说吧!

    顾远清仿佛并未领悟顾周氏的意思,而是扑通一下跪在地上,不停的朝顾爹磕头,“爹,孩儿不孝,但这亲孩儿不能成,请爹成全孩儿吧!”

    “你……你这个不孝子,你是想气死我是不是!”顾爹怒火中烧,这个混小子,居然还杠上了,气死他了,气死他了,这个忤逆子。

    “请爹成全孩儿。”砰砰的磕头声回响在大厅,也敲在每个人的心里,顾周氏皱了皱眉头,瞥了顾绵绵一眼,又看了跪在地上不停磕头的顾远清一眼,暗自嗤笑了一声,傻子!

    作者有话要说:  撒花啦,收藏啦,留言啊~~

    有收藏,有留言,有码字的动力,忽忽,加大马力更,更……( 合欢派首席外室弟子 http://www.8izw.com/6_6512/ 移动版阅读m.8i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