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绵我爱你……啊……”得到自己想要的回答,男人情|动得更加厉害,一手捏着顾绵绵胸前的小白兔,一手掐着她白嫩的细腿,狠狠的冲|撞了几十下后彻底软下了身子,瘫软在一旁,搂着顾绵绵直喘粗气。

    “绵绵,别哭,哥哥真的好爱你,哥哥会对你很好很好的,我只是太嫉妒了,哥哥好怕你会离开我,好怕你会喜欢上别的男人……看到你对别的男人那样笑,我……我……乖,看见你哭大哥的心都疼了。”顾远清怜爱的吻掉顾绵绵脸上的泪珠,心疼又愧疚的轻抚上顾绵绵的脸颊。

    看到被自己折腾得浑身上下无一处完好的顾绵绵,他很愧疚也很心疼,但是每次和绵绵在一起,他就控制不住的想在她白嫩的肌肤上留下点什么,折腾得顾绵绵越狠,他就越兴奋,虽然每次事后他都很后悔,可他真的控制不住,虐待顾绵绵带给他的快|感远比直接占有顾绵绵多得多。

    顾绵绵忍着想喷他满脸血的冲动,这家伙简直就是个暴虐狂。鼻翼里传来的是浓郁的糜烂味道,强压下胃里躁动的不安,此时顾绵绵特别赞同道明寺那句话:如果道歉有用的话,还用警察干吗?可惜这个时代没有警察,不然这个家伙一定会被告个虐待外加强X罪,关他进牢房,让他也尝尝被虐待被爆||菊的滋味……

    只是,在这个不讲道理只讲纲礼伦常礼义廉耻的时代,若是顾绵绵和顾远清的事情被宣扬出去,作为男人的顾远清会安然无事,而作为女子的顾绵绵却要被流言所掩杀,甚至被沉塘。

    顾绵绵被折腾得身上无一处不疼,尤其让她欲哭无泪的是她的下|身火辣辣的仿佛被撕裂一般,感觉那里都废了。

    你妹,照这样玩下去,木耳很快就会变黑,甚至是彻底烂掉好吗!所以那些书中女主不管被几个人玩,无论玩多久,蜜泉还是鲜嫩如处、子完全是扯淡好吗!

    要知道木耳终究会紫,黄瓜始终会黑,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啊!尤其是那些还老被各种男主往蜜泉塞些奇奇怪怪东西的女主,木耳不会彻底烂掉已经是上天的垂涎了,还十年如一日的保持粉嫩紧、致的状态,完全是违背自然规律好吗!

    最离奇的是,古代的花柳病不是很凶残吗?女主这样子真的没有问题吗?

    当然这些问题对《乡村俏娇娃》中的女主来说完全不是问题,倒不是她能够违背自然规律,而是她有一个逆天的神器——空间。所以这一切违背科学违背自然的事情,对女主来说一丢丢的压力都没有,顾绵绵担心自己那里被玩坏的心彻底放下来了,有了灵泉,一切伤害都是纸老虎。

    可还是好疼啊!

    这该死的作者,设置什么性格不好,非要将顾远清平时看上去一个大好的优秀男青年,设定成一个体内隐藏有暴力因子,在床上尤其喜欢S|M的男人。

    最惨的是,她穿在XXOO途中,将所有的过程享受了个全场,真TM是妹妹疼。

    顾远清打眼瞧了瞧时辰,从床下拿出一个淡青色的瓷瓶,抠|出里面白色的膏药细心的敷在顾绵绵身上的伤口处,当然那又红又肿的溪谷他也没有放过。然后迅速的下床穿衣,他该离开了,在床上耗费了太多的时间,家里的人也快要从地里回来了,若是被他们发现自己和妹妹的秘密,那就不美妙了。

    今日他还是寻的上山打猎的借口,从半路偷偷溜回来的。往日他进山一呆就是好几天,倒从来没有让家里人起疑过,尤其是绵绵现在是这个样子,他不在家的这些天,她即便是有小心思,也不会做出什么让他不爽的事情来,所以他很放心,这也是他今天会在床上狠狠折腾顾绵绵,甚至在她身上留下那些可以称为伤痕的原因。

    “绵绵乖乖在家等着哥哥进山打猎回来,你昨日不是说想要一只小兔子吗?大哥给你带回来好不好,好好休息一下,哥哥先走了,绵绵……怎么办?还没有离开,我已经开始想你了……我不在家的这些日子你要乖乖的,要想我,知道吗?”

    顾远清摁住顾绵绵的头,炙热而又热情的吻了上去,直到顾绵绵双颊泛红呼吸不畅才放开了,怕自己会舍不得床上的娇人儿,最后在顾绵绵胸前那只硕大的白兔子上捏了一把,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顾绵绵躺在床上小半个时辰才养回了一点精神,有些惊讶的看着自己胸前晃悠悠的两团,嘴巴长得大大的,良久才合上,难怪可以被捏成那么复杂的形状。

    ……目测有36G,真的是货真价实的豪|乳啊,这对于一个过去一直是32|B的女人来说,还真是个沉重的负担啊!

    这样光|溜、溜的躺着终究不好看,顾绵绵挣扎的坐了起来,床上皱的几乎看不出原形的衣服,上面似乎还有可疑的白色液体,她嫌弃的瞥了一眼,这样的衣服是不能再穿了,费力的挑了一件看上去还比较干净的衣服,颤巍巍的穿上。

    才收拾妥帖不久,院子里就传来了人声,显然是外出的顾正文一行人回来了,顾绵绵大松了一口,幸好她够利索,不然事情就大条了!

    “绵绵,听你爹说你今天给他送饭时,把脚给崴了,现在可好些了?今晚的晚饭你就别担心了,让娘来做就好。”帘幔掀开,一个三十几岁左右的清秀妇女笑吟吟的走了进来,尽管顾绵绵开窗让屋内*的味道散去不少,但顾周氏还是敏感的闻到空气中的那丝异味,眉眼笑得更开了,看着顾绵绵的眼神多了几分真心。

    “好多了,谢谢……娘。”顾绵绵低下头做娇羞模样。叫一个比你大不了几岁的女人娘,这活还真不好干。至于崴脚,早就被手艺还不错的顾远清给弄好了,虽然脚还红肿得有些吓人,但其实早就没事了,不然她也不会和顾远清在床上厮混那么久。

    “好孩子,看你小脸白的,今天吓坏了吧,好好在床上躺着就好,晚饭娘做好后,再叫你。”顾周氏温柔的将顾绵绵准备挣扎着站起来的身子又压回床上,看着顾绵绵微肿的红唇,衣领下不注意看并不会发现的点点红痕,脸上的笑意更深。

    “辛苦娘了,都是绵绵不好,让大家担心了。”喊了第一次,后面的也顺畅多了。小说里的顾绵绵是个温柔如水的女子,对于装嫩外加装纯这种事,顾绵绵表示毫无压力。

    “傻孩子,你也是娘的闺女啊。”顾周氏安慰了顾绵绵几句,便笑得一脸灿烂,扭着小蛮腰走出了顾绵绵的房间。

    她前一个丈夫是个极会调、教女人的男人,自从嫁给那个死鬼,她才知道男女做那事,居然如此美妙。她和原来的丈夫在那事上向来放得开,自然两人也就相当和谐,顾周氏也是极满足的,但可惜她前面个丈夫是个短命鬼。

    她的身子却被那个死鬼调|教得极敏、感了,自然就对老实又没有什么情趣,只知道按着步骤同房,稍微玩点花样就惹来他好几天臭脸色的顾正文看不怎么上,可她毕竟是寡妇再嫁,即便是再不满,她也得忍。

    对于顾正文那样一个中规中矩的男人,认为女人在床上若是太能折腾,便是风|骚|淫|荡,不是个好女人,所以顾周氏在床事上从来就没有满足过。

    而顾远清……

    那个她一看就知道在床事上会很猛的男人,从她踏入顾家的第一天,就想被他压倒在床上,好好的再享受以前那销、魂、蚀、骨的滋味,可他们毕竟隔着继母与继子的关系,原本都以为无望了,没想到让她机缘巧合之下发现那个长相俊朗英伟不凡,能力又很强的继子居然喜欢自己亲妹妹,真是天助她也!看着这两兄妹勾搭了这么久,她那颗躁动的心早就快要忍不住了,这次等顾远清打猎回来,她一定要将那个男人拐上自己的床。

    不怕他不答应,自己手中还握着顾绵绵这张王牌呢!即便那个男人不在乎自己的名声,可他爱入心坎的亲妹妹呢?所以,她一定会得尝夙愿。

    作者有话要说:( 合欢派首席外室弟子 http://www.8izw.com/6_6512/ 移动版阅读m.8i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