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爱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花都猎艳高手 > 193、梦中女孩儿与现实女子
    吃完了早饭,朵朵拉着呱呱的手就跟婆婆告别,打算回北京。而她妈妈说是要在这儿呆些日子,陪陪李木妈。

    见朵朵和呱呱要走,李木妈舍不得地抱起了呱呱,又是说话又是亲地,弄得朵朵眼里全是泪水。

    “呱呱,走,跟奶奶先回屋,奶奶给你找样东西,还是你爸爸小时候戴过的呢!”说着,李木妈就抱着呱呱回了自己房间。

    她把呱呱放下来,自己又是翻抽屉又是找床下的,可是找了半天却什么也没找到。

    这时,朵朵跟了进来。

    “妈,您找什么呀?”

    “不对呀,我记得一直保留着呢,怎么会没了呢?其实也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就是李木小时候戴过的一个小铃铛,里面还刻着他的小名呢。”李木妈说道。

    朵朵一听,马上想到了自己十岁那年李木送她回家时为了哄她而送给她的那个小铃铛,那可是伴随她整整十年的东西呀!在想念那位大哥哥的十年里,她就是靠着那个小铃铛才度过了一个又一个不眠之夜。自从和李木第一次约会发现了他就是那位自己朝思暮想的大哥哥后,朵朵就把那个小铃铛收了起来,为的是怕李木发现这个秘密。

    见婆婆找的就是那个小铃铛,朵朵就笑着说:“妈,不找了,反正以后呱呱还会回来的,到时候再说吧,要赶飞机的……”

    李木妈摸了摸呱呱的小脸,无奈地说:“那好吧,回头我再找找。对了,呱呀,要经常跟妈妈回来看奶奶哟,奶奶会想你的!”

    呱呱懂事地搂着奶奶的脖子,撅着小嘴说:“奶奶,呱呱也会想您的!”

    “奶奶的乖孙子,真懂事!”抱着孩子,李木妈眼角里噙着泪水。

    临要走时,呱呱拉着妈妈的手,抬头看了一眼妈妈,小声说:“妈妈,呱呱可以带着这个吗?”说着,小手一伸露出了那把小木枪。

    本来,朵朵是不想让他拿的,她是怕万一被李木看见可就前功尽弃了。可看着孩子那期待的眼神,她又心软了,再加上他奶奶一再说让他拿着,朵朵也只好同意了。

    辞别了两位妈妈,朵朵带着呱呱坐着车直奔机场。路上,她和呱呱进行了“君子协定”,那就是玩这把小木枪可以,但只能在家里玩,不许带到幼儿园,更不许带到叔叔家。

    呱呱忽闪着大眼睛问道:“妈妈,你不让呱呱带到幼儿园是不是怕小朋友抢?”

    朵朵看着他笑了笑没说话。

    呱呱又眨着眼睛问:“那为什么不能带到叔叔家玩呢?叔叔也不会跟呱呱抢!”

    听孩子这么一问,朵朵无言以对了。咋回答他呢?说是怕被叔叔看见?没道理呀!

    见妈妈沉思不语,呱呱撅了撅嘴,小声说:“呱呱乖,呱呱听话就是了,妈妈别生气!”说着,他伸出小手搂住了妈妈的脖子。

    “那好,妈妈不生气。不过,你可要说话算数啊!不许撒谎骗妈妈!”

    呱呱笑着就又开始把玩那支小木枪来。

    朵朵心想,呱呱的玩具枪有好多呢,可他只对这只小木枪感兴趣恐怕不在于木枪本身,因为这是爸爸小时候玩过的缘故吧。一想到这儿,她不禁又纠起心来。

    ——先不说朵朵带着呱呱如何回到北京的家,咱们再说李木。自从李慕思请假走后,他这几天虽然是照常上班下班,可不知怎么,总觉得空落落的。尤其是令他奇怪的是,这几天自己有意识地在小区门口停留片刻,打算等一等上幼儿园的呱呱,可一连等了两天都没见着小家伙。

    李木就纳了闷了,难道呱呱生病了?那也不知道他家在哪栋楼啊。或者是搬走了?一想到这儿,他心里就不由自主地纠了一下。

    但有一天下班回家,远远地看见吴姐从超市里出来,他这才放下心来,这说明呱呱并没有搬家。他本打算上前问问吴姐的,可吴姐走得很快,等他走到超市门口时,吴姐已经进了小区,也不知进了哪栋楼里。

    晚上睡觉时,李木睡不着,想着心事他却觉得自己很好笑,怎么突然会对一个孩子和一个自己的手下这么牵肠挂肚呢?这实在是有点太扯了。

    于是,他就强迫自己睡觉。可由于白天思虑过多,他这一睡竟做起梦来。而且还是非常奇怪的梦。

    他先是梦见了朵朵,梦见自己和朵朵的约会,以及生活中的点滴细节,可梦着梦着,竟又出现了一个小女孩儿,好像是在街边哭泣的样子,可还没等他看清那小女孩儿的模样呢,梦却忽悠一下子醒了。

    他翻了个身,睁开眼睛,望着窗外的星空,努力地回想着刚才的梦,可都是一星半点的残梦,梦中的情节竟一点也记不起来了,能够记得的,只有最后出现在梦中的那个小女孩儿。他不禁笑了起来,自己怎么会梦见小女孩儿呢?但他又一想,人都说梦见女孩儿是有贵人的先兆。难道说自己遇上贵人了?

    且不说李木梦到的小女孩儿究竟是怎么回事,但他第二天还真就遇上了一个女人,只不过并不知道是不是贵人。

    第二天早上他一上班,吴叶就笑呵呵地过来说:“李总,那家名表经销商我联系上了,定在今天下午和您见面。不知您有没有时间?”

    李木一听就乐了:“好啊,这样吧,让许曼安排一下,找个地方我和对方见一面,好尽快把合同签了。”

    “好嘞!”吴叶乐呵呵地跑去找许曼安排地方去了。

    李木只顾忙自己手头的事,也没问许曼到底安排到了哪里。到了下午,吴叶过来说道:“李总,您看是您自己去呢还是安排谁和您一起去?”

    李木想了想,说道:“这样吧,这个项目是你和魏行负责跟的是吧,那就你们俩和我去吧。对了,在哪见?”

    他刚问完,还没等吴叶回答呢,就听那边魏行打起了电话,挺大个声。

    “喂,洋姐呀?对对,我是魏行啊!那什么,我们李总去,我呀……还不知道让不让我去呢,到时再说!那先这样?好嘞!”

    李木一听,顺着声音就看了看魏行,可这时他却发现许曼也正看着魏行呢,嘴角却露着诡秘的笑。

    李木不禁就是一愣,他这才想起来,那天安排许曼和魏行去张洋那帮着把王大军弄走,也不知他们咋解决的,自己这几天竟忘了问了,而这俩人儿竟然也没汇报!

    这时,吴叶笑着说:“李总,在花漾咖啡那儿见面。”

    本来李木是看着魏行的,他一听吴叶说是花漾咖啡,马上回过头来,瞪着眼睛看了一眼吴叶,接着又看向了许曼。

    许曼冲李木摆了摆手:“可别看我啊,是魏行说要上那儿的!”

    李木又看向了魏行。魏行笑着走了过来。

    “李总,是这样的,那家公司吧离花漾咖啡厅不太远,这不是考虑交通方便嘛,再说了,咖啡厅也比较适合谈事儿,所以……”

    李木摆了摆手:“好了好了,谁也没说那儿不行啊。走吧,别让人家等着急了。”他说着就简单收拾了一下桌面,却边收拾边问许曼,“对了,许曼,那个什么王大军最近还去骚扰张洋吗?”

    “这个你可别问我,张洋是你的朋友又不是我的,再说了,就是问你也得问魏行,而不是我!”许曼说着一转椅子回过身去。

    李木愣了一下,又看了看魏行。这时,他才发现,魏行不知什么时候把那一头的长发给扎了起来,再也不像以前那样散乱着了,胡子也弄得干净了许多,整个人就像换了副面孔一样。

    “哦,那小子再不敢来了,也不会来了。呵呵!”魏行嘻嘻地笑着。

    李木从他的笑声里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到底是哪里不对劲自己又说不上来。

    李木带着吴叶和魏行就往出走,可他刚走到门口又停住了。他回过头看了看乔庄,说道:“那个……乔庄啊,你知不知道李慕思啥时候回来?”

    乔庄眨着眼睛看了他一眼,却笑着说道:“李总,李慕思可没跟我请假,她啥时候回来你都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呢?呵呵!要不,我帮您打电话问问?”

    李木赶紧摆了摆手,接着又苦笑了一下,自语道:“可也是,你怎么会知道呢。”说完,转身出了门。

    且说三个人到了张洋的咖啡厅,李木刚一进到大厅,吴叶就笑呵呵地紧走几步朝一张桌子走了过去。等她和那人寒暄完,就笑着说:“这就是我们李总。”说着,吴叶回身一伸手,指向了李木。

    那人一转身,李木正好与她四目相对,他刚想伸手,但还没等握她的手呢,一见她的脸,李木竟呆住了!

    而此时,这位貌美的女子一见李木,也同样愣住了。

    两个人都瞪大了眼睛,不约而同地互相指着对方:“怎么是你?”

    那么,这位经营名表的女士到底是谁呢?( 花都猎艳高手 http://www.8izw.com/4_4783/ 移动版阅读m.8i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