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买房的时候,小天哥说了如嫣的情况,想要把她调到市里上班,亦菲当时答应帮忙,不算什么大事,如果没有事业编办起来不容易,如嫣有正式编制就是调换一个单位,领导一句话的事,下面的人屁颠屁颠地就能给办了,这就是权力的魅力。

    如嫣没什么事,就是想小天哥了,这么多天没见,心里跟猫挠似得,把他叫来恩爱一番,也是应有之意。

    今天没有皮皮在旁边碍事,两人很放得开,见面了连话都没来得及说,就入正题了,几番抵死缠绵后,才把娇美如花急需雨露滋润的如嫣喂饱。

    几女中春梅的悟性是最好的,资质如嫣却是最好的,几天没见,《姹女真经》练得已经颇有根基,真气水平和春梅差不多,你可要知道,春梅现在的水平是经历的一次潮吹大爆发才达到的,资质高练功时事半功倍,你埋头苦练十天,未必赶得上人家边玩边练一天的成果,可见有些事情那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又指导了一下如嫣真气运用方法,摸摸擦擦之间时间一晃而过,等到小天哥从旖旎中脱身,天边已现如血残阳了。

    如嫣现在有了小天哥,心有所系,也想和不堪的过去挥手作别,离开现在的生活环境,才好开始新生活,为了不让他知道自己的秘密,离开才是最好的办法,答应了小天哥帮她调到市里,以后和家里人在一起,有亲情眷顾,活着没有那么累不说,也更安逸一些,一举两得的好事嘛!

    等到小天哥到了市里,已经是吃晚饭的时候了,只好接了亦菲,两人找地方吃晚饭,都没顾得上去看看春梅。

    夏日的夜晚,暖风微醺,女孩儿们不管漂不漂亮穿的都很清凉,很吸引男人的眼球,此时,坐在人声鼎沸,吆五喝六的大排档里来吃几口小菜,然后来一杯冰凉的扎啤,一大口灌下去,舒服滴喘口气,打一个酒嗝,毛孔里都透着舒爽,如果对面坐的再是一个美女,眉来眼去一番更是别有情趣,更美好的是,街边不时路过的燕瘦环肥的清凉美女们让爷们儿养眼,少女的腰肢如同春天里抽芽的柳枝,弹性很好地摇曳着,让人目不暇给,神仙一样的日子啊!

    小天哥品着美酒,欣赏着“女王”风姿,眼睛不是瞟着路过的美女,心情不错,唯一让她不爽的是,旁边桌上的几头牲口的色眼总是在亦菲身上转悠,尤其是那个胖子,你说你看就看呗,留什么口水呀,没见过美女似得,让他稍感不爽!

    不过也没办法,人家欣赏一下有罪吗?

    人家回去撸管子不需要yy对象吗?

    你不是也看别人呢吗?

    所以不爽也得忍者,哎,要不有人说,娶漂亮的女人心啊!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呀!

    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戴上一顶绿帽子!

    所以据说娶漂亮妞做老婆的,都少活十年,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估计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也是有可能的哈!

    见小天哥表情精彩,眼神飘忽,亦菲送他一对大号的白眼球,才让他意识到错误,忙收摄心神,“这几天身体感觉怎么样?想我了没有?我可是想你想得都睡不着觉啊!本来想马上给你接着治疗呢,结果家里有事就回去了…”小天哥废话连篇,言不由衷,明知故问道。

    亦菲还就吃这套,恋爱中的女人都是很盲目的,要不怎么会有那么多上当受骗的无知少女呢!亦菲不是少女了,可也是第一次谈恋爱呀!所以还是小女儿的心思,眼睛里就没有别人,看着小天哥嘴里冒沫,眼睛冒火,她心里就甜蜜得吃了蜂蜜一样,喝了两口啤酒,就感觉已经醉了,脑袋晕晕的地,心里蒙蒙地,世界在眼里不真实起来,真希望此时能天荒地老,幸福的感觉真好!

    吃完饭,小天哥牵着双目迷离,脸蛋红红,吃了顿饭差点吃嗨了的女王陛下在街边漫步。

    “咱们去哪呢?”

    “你去哪我跟你去哪。”

    “那就去锦江吧,据说五星级呢,条件肯定不错。”

    “嗯”亦菲用鼻音嗯了一声,小心肝嘭嘭嘭跳得快了起来。

    锦江离现在的位置不远,穿过马路再走大约两里地就到了,见绿灯亮起,要过马路的人都沿着斑马线往对面走去,一辆挂着军牌的路虎无视刚刚亮起的红灯,呼啸着冲了过来。

    如果没有小天哥,估计前后的五六个人都没活路了,车速绝对超过一百,到路口根本就没减速,说时迟那时快,在别人刚感觉到危险还没做出反应的时候,小天哥已经环住亦菲的腰,把她带到身后,一脚朝车头踹了过去,只听砰的一声,车和地面摩擦着,向后倒退了七八米,才停住,灭火了。

    这时,亦菲和旁边的人才发出惊呼,小天哥却什么事没有,还是云淡风轻地站在那,只是从他紧绷的脸上,才能感觉到他心中的愤怒。

    车灭火了,估计也修不好了,小天哥含恨出脚,真气爆发,车表面看不出来,里面的零件,管线估计都断了,发动机也只能卖废铁了。

    小天哥一脚的力量和车本身的力量被整个车体均匀地分担了,里面坐的人都没事,开车的打了几下火,见车没反应,才从车上下来了,三男一女,都是一身酒气,开车的二十多岁,身材高大,眼神阴郁,恶狠狠地看了一眼叶向天,然后绕到车前看了看,见没什么异常,就感觉很挠头,明明听到撞击声,怎么就看不出来哪出问题了呢?

    这人啊,你也不想想,普通人谁能用脚把车顶回去?而且还是跑起速度的车,那得多大惯性啊!这脑袋要是让驴踢了,他就是不开窍,喝完酒这几位爷平时可能也牛逼惯了,用手指着小天哥的鼻子叫嚣:“小子,敢挡我的车,今天你死定了!”

    小天哥还没说话,亦菲先不干了,气愤地说道:“没见过你们这么无耻的,闯红灯撞人还有理了,还敢在这放狠话,倒打一耙!”

    “哎呦!我说祥子,这妞可挺正点,要不就算了,也不用他们赔偿了,就让这妞陪咱们乐呵乐呵得了,你说怎么样?”从车上下来的一个个头不高,长着一双金鱼眼,面色苍白的老兄开口了,色眼瞄着亦菲,不怀好意地对阴郁男说道。

    那个叫祥子地点了点头,趴在金鱼眼耳朵上说道:“先把这小子弄起来,然后让这妞就范,省得留下麻烦。”

    他以为说话很小心了,别人听不到,可小天哥是什么人啊,顺风耳神通千米范围内,蚊子扇翅膀都能分辨出来,怎么会听不到这两人的恶毒想法。

    说完,摸出手机去旁边打电话去了,另外一个男的过来和金鱼眼对了一下眼神,很默契地脸上同时露出了笑,不怀好意地看着亦菲,看来这事不是第一回干了,小天哥直接被无视了,你丫的就是个小白脸,悲剧男,不值得关注!

    小天哥心说:“这你们可就怨不得我了,替天行道就是哥的本分啊,弄死你们没啥心里负担了,天作孽犹可谅,人作孽不可活啊!”

    亦菲拿出电话要招人,被小天哥制止了,想要看看他们玩什么花样。

    大约过了十分钟,两辆军牌车驶来,停在路中间,从车里下来五个荷枪实弹穿着迷彩服的军人,阴郁男用手指了指叶向天两人,说道:“就是他们,妨碍军务,都带回去!”

    小当兵的服从命令听指挥,立即向两人走来,一脸严肃,看样子就要两人夹住一个人弄上车去。

    小天哥可不想受这份折辱,双手一招,真气外放,四个小兵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他吸到身前,然后就是四个大嘴巴子扇了过去,小兵们齐刷刷地躺倒了,很整齐,像是排练好的一样。

    没等剩下那个领头的拔出枪来,小天哥已经闪身到了他跟前,一样的大耳刮子扇了过去,和那四位作伴去了,没等面现惊愕的几人反应过来,小天哥已经到他们眼前了。

    几人已经吓麻爪了,金鱼眼哆嗦着问:“你想干什么,你知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人?”

    小天哥微笑着说道:“我不想知道你们是什么人,我只要知道你们不是人就行了!”

    然后很温柔地在他胸前点了点,拍了拍他的脸,就放过了他。

    剩下恋人两位身上也是一样的动作。

    那个女的小天哥没搭理她,小天哥还是很怜香惜玉地。

    小天哥可够阴险的,表面上只是轻微接触,实际上几人已经废了,现在没什么反应,过几个月肯定全身瘫痪,以后的日子只能在床上度过了,活着比死了都难过。

    那几位莫名其妙一会儿之后,见地上几个小兵都还在昏迷着,马上又开始打电话,小天哥也示意亦菲打电话,想看看接下来什么样的人蹦出来。

    恶人还须恶人磨,小天哥不介意把他们的依仗也翻喽,免得留下后患,以后出现意外。( 寻美逍遥记(猎艳天下) http://www.8izw.com/4_4777/ 移动版阅读m.8i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