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爱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寻美逍遥记(猎艳天下) > 第014章 孽 缘
    只要日子过得去,人类最终梦想的都是健康长寿,如果能长生不死,那就更好了,有更多地时间去享乐人生,谁还会寄望于虚无的来生?大家都羡慕神仙能不死,谁会去想神仙孤独不孤独?那是应该等到成了神仙之后,才要考虑的事了。

    回到家,如嫣的欣喜挂在脸上,张罗着做了几个拿手菜,看着弟弟和女儿吃得香,忙着给两人夹菜,自己很少动筷,望着弟弟眼里满是欣喜和爱惜,不吃都感觉肚子饱饱的。

    吃过晚饭,伺候皮皮睡下,姐弟俩才依偎在沙发上细说这些年的经历。面对自己最亲的人,叶向天事无巨细,向自己的姐姐汇报,没什么不能说的,秘密不能向人倾诉是最折磨人的,把自己如何修炼,为什么下山,都告诉了姐姐。见如嫣觉得难以置信又跃跃欲试,说不得就给姐姐卖弄一下。

    遥控一指,真气外放,一个苹果从桌上托盘里飞了过来,如嫣惊喜地用手接住,叶向天又从储物戒指中拿出给姐姐的礼物,如嫣更是心中惊喜,抱住弟弟,问这问那,兴奋地不能自已。

    对自己亲人的爱是无私的,惊喜过后,开始为弟弟心起来。

    “名器长在女人身上,怎么才能发现?”

    说不得叶向天又讲起这一路的艳遇,遇到李岩,黄丽萍和春娇,可惜不是名器,如嫣很是无语,看着帅气的弟弟,很是为自己的弟弟骄傲,弟弟有魅力,美女扑上来,做姐姐的也与有荣焉!

    “哎,寻找名器的路虽然注定漫长,什么时候能找到只能靠运气。”

    见姐姐对自己的艳遇没有不满意,禁不住得瑟起来。

    接着又得意地讲起在车上遇到春梅,怎么帮她的忙,怎么发现春梅是名器,现在已经成为自己的女人,开始修炼了,如嫣听得脸红红的,拍着弟弟脑袋嗔道:“你个坏小子!”

    当听叶向天讲起和莲姐与桃花发生的事,俏脸上满是不可置信,心想:“你们娘俩也太流氓了,这么急就把弟弟吃掉了”听到桃花喝莲姐都是名器,也已经练出了真气,长生可期时,眼中现出复杂的神色,三分羡慕,七分向往。

    姐弟俩倾诉良久,亲人久别初相见的时光总是流逝得很快,不知不觉就过了十二点了。

    在成为神仙的渴望面前,伦理和羞涩都是一层窗户纸,很容易被人捅破。如嫣倚在弟弟怀里,眼皮垂下,说道:“小天,我想试试,皮皮爸爸说过,我可能是名器,她和别的女人能做一个小时,和我坚持不到五分钟,他说可能是……”

    说完,如嫣睁开眼睛,红霞飞起的娇颜上美眸含羞,却又勇敢地看着叶向天。

    看着姐姐眼中的情意,两人瞬间读懂了对方眼中的,叶向天心中迷恋的是小时候姐姐搂着自己睡觉的温暖怀抱,现在自己已经成功走上长生之路,当然不愿意抛下姐姐,有一线希望也要试试,何况如嫣还这么漂亮,心中早有旖念。

    如嫣却是为情所苦,心无所依,怕和弟弟拉开距离,没有了刚找到的安全感,何况还有长生不死的诱惑,现在身上没有束缚,和帅气的弟弟一回也没什么。有这么好的机会不试试不甘心,不是名器无怨无悔;如果是那岂不是皆大欢喜?

    被点燃的时刻,叶向天横抱起如嫣,走进卧室,把姐姐轻轻在床上,压了上去,找到柔软的双唇,互相探寻,灵舌追逐,一只手抓住如嫣娇臀,揉捏起来,如嫣也很情动,双手在叶向天身躯上抚摸着,很享受,很渴望进一步接触。

    把如嫣睡衣掀起,盖在了脸上,两个带着草莓的白腻双乳颤抖着蹦了出来,叶向天伸出咸猪手抓住一个,大嘴含上另一个,用舌头拨弄着,如嫣哼了起来,两手抱住叶向天的头,紧紧压在上,双腿不自然地蹭着,渴望更加强烈。

    叶向天一只手放开向下滑去,滑过柔软丝滑的肚皮,平坦的,隔着小伸进两腿之间,轻轻抚摸……

    如嫣呻吟声更大了“啊~啊~啊~啊~~”手从下缘伸进去,在上抓揉了几下,感觉不过瘾,叶向天从后面往下拉拉如嫣,如嫣配合着抬起,又抬起双腿,让离体,完美的玉体暴露在暧昧的灯光下,让叶向天嗓子发干,膨胀,不知道是害羞还是这样更享受,如嫣没有把睡衣从头上脱下来,依然盖在脸上。

    叶向天兽血沸腾了,嘴向下滑去,用舌头逗弄着如烟圆圆的小肚脐眼,又吻过黑色丛林,掰开双腿,让男人向往的地方尽收眼底。

    如嫣不是了,虽然经常让很多学生大,小逼却严丝合缝,虽然情动,却没有一点玉液溢出,只有一个神秘的粉红缝隙等待人去探索。

    叶向天火热的大嘴覆盖在如嫣之上,伸出舌头来回,如嫣扭动着,灼热的男人鼻息让她感觉浑身发烫,里面像有蚂蚁爬过,娇吟声更大了,手下意识地在叶向天身上摸索着,好像想要找到什么东西。

    把脸埋在如嫣两股间,笨拙地扒着自己的衣服,如嫣也脱掉了盖在脸上的睡衣,两个年轻火热的身体终于坦诚相见了。

    重新把如嫣压在身下,硕大的被如嫣夹在小逼外,随着二人互相撕磨,已经在啃食精神,希望得到释放,灵与肉的结合才是此时最需要的。

    见时机已到,叶向天跪坐起来,如嫣分开双腿,等待着宠幸,大顶进,慢慢,温热包裹着,紧窄,火热,泥泞,废了好大劲才全根尽末。

    怕如嫣不适应,慢慢着,感到她放松下来,才加快速度,如嫣也从胀满和麻痒中苦尽甘来,妹妹地享受起来。

    知道如嫣可能是名器,叶向天已经早早地把《姹女真经》运转起来,一边享受,一边细细体会,如嫣紧窄的小逼没有一滴水流出,男人凶器感觉格外的火热滑腻,随着动作越来越激烈,如嫣花心处肌肉开始自己蠕动,好像慢慢长出了几个小肉珠,摩擦着,让人的快感极为强烈,不是叶向天有功夫在身,一般人早缴枪了。叶向天心里欢喜,确定如嫣确实是名器,名为三珠春水。

    从没有过的快感加上突破禁忌的刺激冲击着大脑,如嫣意识已经有些模糊,很快就到来了,叶向天调整好自己的发射时间,和如嫣一起攀上巅峰,赶紧运功,运转经脉,帮如嫣把真气梳理好,注入丹田。

    叶向天翻检着脑袋里的资料,心里叨念着父母的好,“家里准备好,不用外面找,有时间真得给他们多烧点纸啊……”

    没有急着练功,稍事休息,又开始了快乐的工作,强烈的冲击从臀部传来,让如嫣感觉到了弟弟的强壮,自己那些学生加起来好像也不如弟弟,锦缎一样绵软丝滑的肌肤让叶向天血脉贲张,抚摸着姐姐的美臀,很希望把姐姐的身体融入自己身体,却只能把差的更深,让姐姐得到更多快乐!

    多年的悲苦思念化作对亲人的爱恋,如嫣尽力迎合着弟弟,不回忆过去,不思考明天,只愿此刻化永恒!

    玉杵常为玉户客,不愿送客到天明。弟弟的注入姐姐花房,从此不分你我,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心与心相通,灵与肉相合。

    就如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快乐也总有结束的时候,待如嫣又被自己得了一次,叶向天才痛快地把在姐姐火热的里,抱着绵软无力的如嫣为她梳理经脉,好让她快点缓过劲来,打坐练功。

    如嫣悟性很高,在叶向天的真气引导下,很快就能自己按《姹女真经》的行功路线搬运真气,再把真气收回丹田。

    见姐姐入了门,叶向天很高兴,自己终究要和普通人拉开距离,“父母已经不再了,姐姐如果有一天也老去了,那种日子可能会很孤独,在山上是虽然也是一个人,但毕竟还有盼头,有一天还能见面。现在好了,漂亮的姐姐不会再离开自己,没事还能一回,生活还是很甜蜜滴。”

    某无耻男心中美美,动手又动嘴,在如嫣身上耍着流氓,一副小人的得志样子。

    得到满足的女人是心情愉悦的,眼中含笑,容光焕发,连皮皮都发现妈妈比原来更漂亮了。昨天是星期五,大礼拜如嫣不用上班,两天里三人足不出户,腻在家里,趁皮皮不注意,两人偷偷亲吻,搂抱,互相抚摸,心情总处于暧昧荡漾中,大白天的趁皮皮午睡,都要一番。

    晚上更是放开怀抱,除去身上束缚或浅插深送;或品玉,或口舌纠缠,津液相度;或口含樱桃,手把玉臀。纯阴纯阳之体受老天眷顾,耐力惊人,激情过后,稍事休息,就又战端再起,男痴女缠,尽享逼之乐……( 寻美逍遥记(猎艳天下) http://www.8izw.com/4_4777/ 移动版阅读m.8i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