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爱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寻美逍遥记(猎艳天下) > 第008章 午夜暧昧
    叶向天舒展了一下筋骨,深吸了一口气,放下心中的情,沿着铺满野花和绿色小草的小路,向不远处的小村庄走去。已近黄昏,炊烟缕缕升起,看起来安静,闲适……

    “当年师父告诉我父母死讯时,也很悲伤,闹着想回家,但时光是最好的良药,现在想起父母,心里只余淡淡的伤感,心里还有些空空荡荡的感觉,好像缺了点什么似得,不过这里还有疼爱我的姐姐,还有喜欢粘人的妹妹,父母不在了,我会替你们照顾好她们,让她们平安﹑快乐!只要我们在,这里就是我们家,这里就是我们根!”

    叶向天心中默默整理着自己的心情。

    父亲叶诚活着的时候是村长,家底相当丰厚,五间大瓦房红砖院套﹑黑色铁艺门显得相当气派,现在看上去有些陈旧,但你要知道,十几年前房子就存在了,叶向天离家之前住过两年,所以很陌生又很熟悉地找到了好久不见的家,院子里一半栽种着各种时令蔬菜,一半是水泥地面,整洁又充满生机。

    “你是谁?”

    一个稚嫩的童音从身后响起,把刚走进院子,正东张西望,心情激荡的叶向天拉回现实,一个四五岁大,身穿红色连衣裙的漂亮小姑娘正一脸疑惑地看着自己,叶向天心神一阵恍惚,仿佛时空逆转,活脱脱的小妹正站在自己面前。

    这时,屋门打开,一个二十多岁的窈窕少妇走了出来。少妇边走边问:“你是——”

    当看清叶向天的长相时,恍惚了一下,继而眼圈一红,问道:“你是向天?”

    少妇凤眼檀口,柳眉琼鼻,一件咖啡色包臀短裙穿在身上,显得皮肤更加白皙,身材凹凸有致,一米七左右的个头,藕臂削肩,长发挽髻盘在脑后,显得脖子修长,生的娇艳,却又气质淡雅。

    “你是桃花阿姨吗?我是小天。”

    叶向天反问道。,桃花痴痴地望着叶向天的脸,眼泪在眼眶中打转,点点头,没说出话来,转身弯腰抱起酷似妹妹的小姑娘,背向着他,臀部撅起,裙摆包紧,浑圆的曲线毕露,让叶向天的脑袋眩晕了一下,心跳加快,嗓子有点发干。

    抱起孩子,桃花转过身对叶向天道:“这是皮皮,你姐的孩子。”

    又对小姑娘道:“这就是你妈妈常和你说的舅舅,快叫舅舅。”

    皮皮大眼睛忽闪着,认真地看着叶向天,忽然展颜一笑,伸出小胳膊,奶声奶气地喊:“舅舅抱!”

    抱着皮皮,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从心中升起,突然感觉鼻子有些发酸,心中又有些欣喜,不觉想着:“这就是见到亲人的感觉吗?”

    心中不免五味杂陈,跟着桃花,抱着皮皮,向屋里走去。

    在家呆了一晚上,家里的情况知道了个大概。小妹叶如佳在南山一种上高一,因为住校,每个月只回来一次。姐姐在太平镇中学当老师,几年前和镇上财政所的干部李磊结婚了,小两口郎才女貌,日子过得挺好,前年父亲去世不久,不知为什么突然离婚了,皮皮判给了姐姐,姐姐上班也没时间带,就送回来让花母女帮看着。所幸桃花母女和叶家姐妹关系处地不错,父亲留下的家底丰厚,日子倒也过得去。

    对于女人来说,家里有男人和没有男人是有很大区别的,皮皮缠着舅舅说东说西,问这问那,直道在叶向天怀里睡着了,才算消停。

    张翠联和桃花母女脸上也格外有光彩,母女俩本来就孤苦无依,嫁给叶诚才过了几年踏实舒心日子,谁知道老叶又撒手而去,家里没个男人,日子怎么过也不踏实,自己没孩子,心里连个依靠都没有。

    无依无靠的日子不好过,主心骨一说很有道理,不论是丈夫还是儿子,在这一点上是可以替代的,叶向天回来,叶家有了男人,日子就有盼头了。

    张翠莲虽说四十多岁了,看上去也就三十几岁的样子,岁月在她脸上没留下什么痕迹,和李桃花像姐妹多过像母女,比桃花稍矮一点,长得很像,胸部和臀部比桃花更夸张一些,美艳,成熟,性感诱人,很让人心动,每一次看到张翠莲,成人不经意间弥散出的风韵,都让叶向天眼热心跳,胡思乱想。

    家里看上去什么都很正常,就是称呼上有点乱,桃花叫母亲莲姐,皮皮叫莲姨,花姨,看着姐妹花一样的两个女人,叶向天感觉这样叫很贴切,据说小妹也这样叫,一家人姐姐妹妹的倒也其乐融融,她也只好虽姐姐和妹妹一起叫姐姐了,要不就和皮皮同辈了,皮皮还不得笑掉大牙呀。

    叶家有五间房,另两间单开一个门,里面放着一些杂物,没收拾,平常也没人住。现在住的三间,中间是客厅,两边是住人的,各有一铺通常的火炕,后面是厨房和浴室,这种格局在东北很常见,冬天为了取暖,一家人都挤在一铺大炕上睡觉,热乎不是。

    三位女士睡一个房间,叶向天只能自己睡另一个房间,莲姐已经给他铺好了被褥,躺下后感觉很温馨,很踏实,也许这就是家的感觉吧。

    想起父母,有些伤感;想起姐姐和妹妹,有些思念;想起皮皮拿着自己送给她的礼物欢呼雀跃的样子,心中温暖。想起师父,只能道一声安息了,思虑万千,心潮起伏中又涌起了一些复杂难明的滋味。

    想起桃花和莲姐如花的容颜和美好身材,不自觉地心跳加快,十八岁年轻强壮的身躯使叶向天的第三条腿在几秒钟内迅速膨胀,久久不能消退,胡思乱想中,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轻轻地脚步声和开门声传来,感知中是桃花蹑手蹑脚走了进来,给他拉好被子,借着淡淡的月光,痴痴地看着他的脸,见叶向天没有反应,俯,在他嘴唇上轻轻吻了一下,叹息中,默默离去了,感受着嘴唇上温润的接触和吸入鼻孔的那淡淡的女人香,某流氓的第三条腿无耻地了。心中一片火热,再也睡不着,脑海中一直回放着桃花弯腰屈身时那惊鸿一瞥的浑圆。

    过了一会儿,有脚步声去了后面浴室,接着传来嘘嘘声和叮咚声,接着脚步向自己房间走来,赶紧闭上眼睛,是莲姐过来给她掖被子,此时月光很明亮,靠得很近的莲姐很容易就看到了叶向天毛巾被子下支起的小帐篷,莲姐用手轻轻拂过,又用手指按了按,也许是感受到了小宝贝的硬度,轻声嘀咕道:“和你爸爸一样儿是个小色鬼,睡觉都支愣着。”

    听着莲姐离去的脚步声,叶小神仙再也淡定不下来,只好坐起来,运起清心诀,才心火渐消,索性不再躺下睡觉,继续打坐,一夜如水流逝……

    母女双收叶向天的回归,让家里充满了欢乐,每个人都被快乐包围着。回来的第二天是快乐且充实的。也许是因为血脉上的联系,也许是因为很久没得到过父爱了,爸爸的身影已渐渐模糊,今天,记忆中的爸爸和舅舅重合了,皮皮没事就粘着舅舅,不是诉说自己小小的喜怒哀乐,就是追着舅舅给自己变魔术,一脸的崇拜和兴奋。

    莲姐和桃花也是快乐的,大声地和路过门口的人打着招呼,告诉大家老叶的儿子回来了,很快,全村人就都知道了。

    早饭过后,一波接一波的人都来探望,看着叶向天那张酷似其父的脸和高大挺拔的身材,简直就是年轻版的叶诚,唏嘘叶诚两口子去的早,看不到儿子长大成人,娶妻生子了!嘱咐着有时间去家里做,都是父一辈子一辈的关系,沾亲带故的,别外道,有啥事吱一声就行,朴素的情感很让叶向天感动。

    儿时的小伙伴也都长大了,和他说道小时候的趣事,很快就消除了多年不见的生疏,开心地谈笑,相约有时间出去玩,纷纷扰扰中,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这一天叶向天心里充得满满的,有亲情的荡漾,有失去父母的伤感,也有朋友再聚的欣喜,心中五味杂陈,不禁心中感叹:“也许这就是红尘的味道……”

    浴室的大木桶是家人洗澡的地方,叶向天闭目坐在里边,感受着温热的水浸润着肌肤,浑身舒坦,心里不由自主地想着桃花河莲姐在木桶里洗澡的情景,年轻的心开始别样地荡漾。门声轻响,桃花河莲姐一前一后走了进来,莲姐手里还端着一盆热水看叶向天呆呆缩在水里的样子,桃花扑哧笑道:“害什么羞,都是一家人,我们来帮你洗洗头发,搓搓澡。”

    像是面对自己丈夫,自己孩子那么自然,两个只着内衣娇艳如花的成人毫不避讳地把自己美好身材展露在叶向天面前,眼中充满怜惜和温柔,四只手滑过叶向天的脸庞,后背,胸膛,手和皮肤的摩擦让她全身战栗,头抱在女人怀里,鼻子压在中,柔软的触感和淡淡的女人体香,让他放松下来,感觉像是回到了母亲的怀抱。

    此时此刻,谁也不说话,无言,是一种抚慰,也是一种交流,很默契,很温馨,很和谐……

    洗过头发的叶向天站在木桶里,任凭两个让人迷醉的女人揉搓全身每一寸皮肤,桃花和莲姐因为刚才的动作已经变成了湿身美女,索性脱去胸衣,四只坚挺又柔软的不时擦过叶向天身体,鲜红的已经立起,叶向天也早已长枪挺立。

    看见小天哥硕大的,两女早已红了脸,眼睛媚的像是能滴出水来,时而还发出一声低声喘息,情动之下,桃花从后面抱住叶向天,手抚摸着他的胸膛,紧紧压在后背上,轻轻摩擦,嘴唇吻着后背,红红的俏脸上双眼紧闭。

    莲姐也蹲下来,把大捧在手里,脸庞贴了上去,感受着上面传来的热度,艳若桃花的脸上满是陶醉,又伸出舌头亲吻,然后送进嘴里吞吐起来,小嘴里添得满满地,叶向天嘴里发出“嘶”的一声,舒爽流变全身,双手下意识地放在莲姐头上,手指秀发,控制住她的头,身体慢慢起来……

    桃花和莲姐都是苦命的人,有今天的行为就得从叶向天的父亲叶诚说起。叶诚的父亲就是桃花村人,猎户出身,父母死的早,家里就剩他老哥一个,索性就一个人住在桃花山上,打到猎物就到村里换点粮食﹑日用品,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结果四十多岁了还是光棍一条,那时候东北正在搞土改,有一天在山上救下一个漂亮姑娘。原来姑娘家是大地主,那时候东北的荒地很多,只要你肯吃苦,多开点地不难,姑娘的爷爷是从山东闯关东过来的,祖孙三代埋头苦干,节衣缩食,终于攒下偌大家业,到姑娘父亲掌家的时候,已经成了几百倾地的大地主,还帮助过抗日武装,给解放军捐献过钱粮,平日里也是行善积德,对佃户们比对自己家人都好,就是这样的人家也无力阻挡土地改革的滚滚洪流,被人一刀切了,家里被分光,家人被打倒,父亲是大掌柜,又感觉为国出过力,对穷人也问心无愧,结果没地方说理去,被镇压了。

    母亲为保护她逃出来,被穷鬼们祸害死了。姑娘心中害怕,不敢去有人家的地方,就孤身一人跑山里来了,结果夜路走多了总会碰见狼,好在被叶诚父亲碰到了,把人救了下来。

    姑娘没地方去,又感激救命恩人,就以身相许了,两人都是无依无靠的,互相照顾着,就这么过上了日子,生了叶诚和妹妹叶芳,叶诚在山里长大,和父亲练就了一身本领;母亲是大家闺秀,从小跟母亲读书识字,到十七八岁的时候,已经算得上“文武双全”了,到了叶诚该娶媳妇的时候了,一家人才回到桃花村。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叶诚有文化,脑子活,贩卖山货,进山打猎,倒腾木材,没少赚钱,年纪轻轻就当上了村长。叶村长年轻英俊,身高体壮,又有钱有势,可惜自己媳妇李萍虽然漂亮,身体却弱,不堪伐挞,满足不了他,只能找别的女人补偿了,这样,就和守寡的张翠莲扯上了关系。

    张翠莲家在离桃花村不远的黄家沟,嫁给桃花村的木匠李永江前已经嫁过两次,都是当年就守寡,算卦的说是克夫的命,没人敢再娶。

    李永江在黄家沟给人打家具的时候见到年轻漂亮的小寡妇张翠莲,惊为天人,不顾大家克夫的劝告,毅然抱得美人归,结婚不到一年女儿桃花还没出生,李永江也死了,翠莲就再也嫁不出去了,好看也得有命享啊,男人们只敢过过眼瘾,不敢动手,翠莲只能自己拉扯着女儿孤苦度日。

    没个男人,日子艰难,叶诚是个热心肠,没少帮翠莲的忙。叶村长威武英俊,老婆满足不了;翠莲年轻美貌,也有需要,你来我往,眉来眼去之间,就了。这事叶诚也没背着媳妇,媳妇也默认了,还时常走动,两家人处的很好。

    等媳妇病逝,心里难过,就到翠莲那寻找安慰,翠莲软语宽言,帮助他走出了悲痛。叶诚是个有情有义的人,就要把翠莲娶回去填补空白,翠莲坚决不同意,说你要是心里有我我就是你的女人,有时间来陪陪我就行了,我可不希望再把你克死,你死了我娘俩更无依无靠了,这事就这么放下了。

    可这世界上的事就是这么奇怪,你想躲都躲不开,也许老天就是这么安排的。有一天叶诚在外面喝多了,就来翠莲家了,正好村里有人家要结婚,翠莲去帮忙没在家,只有已经十八岁长得和母亲一样亭亭玉立的桃花在家,醉眼朦胧的叶诚就把桃花当成翠莲给抱上炕了,母女俩长得实在太像了。

    桃花是个单纯的姑娘,对男女之事还很懵懂,从小没有父亲,心里就把常来家里,对自己又好的叶诚当成了父亲,是除了母亲之外最亲近的人了,见叶诚抱自己,也没想别的,从小到大叶诚没少抱她,一点没有抗拒,高高兴兴地和叶诚进了被窝,稀里糊涂中就把桃花这闺女给了。

    等翠莲回来是又惊又怒,惊的是自己女儿和自己男人睡在一个被窝里,怒的是你叶诚也太不是人了,老娘让你干也就是了,我姑娘你都给了,你也太禽兽了,当时就把桃花从被窝里揪了出来,又把叶诚拍醒,看着褥子上的点点落红,才知道阴错阳差之下,大错已经铸成,只好商量一下解决办法吧。

    叶诚现在少个媳妇,翠莲不敢嫁,桃花和叶诚又发生了关系,干脆就让桃花嫁过去,翠莲作为准丈母娘就这一个姑娘,跟着姑娘过也正常。桃思单纯,本就对叶诚充满好感,又知道了被人夺了贞的严重性,同意也就顺理成章了,就这样,两家人合成一家人。

    翠莲聪明能干,桃花温柔善良,把叶诚和两个孩子照顾的很好,桃花和翠莲心里有了依靠,心里踏实,日子充实;叶诚左拥右抱,大被同眠,舒心惬意。可惜,好景不长,和桃花结婚三年,叶诚也挂了。

    这两年,母女俩心中凄惶,心无所依,终于见到了和叶诚酷似的叶向天,两颗芳心终于找到了所系的方向。

    翠莲和桃花的人生经历使她们心里缺少安全感,在心理上和普通人有很大不同,在得到又失去后,这种危机心理更加严重,就像一只饿得奄奄一息的小狗,你给它块骨头它就会摇着尾巴跟你走,把你当成主人,叶向天的出现起到的就是那块骨头的作用,何况翠莲和桃花能和叶诚大被同眠,心理早就突破了伦理的束缚,娘俩从潜意识上就不想分开,而且好东西也愿意分享。

    叶向天八岁上山,十八岁再临红尘,伦理观念本就淡漠,十年所学尽是修仙者俯瞰人间,随心所欲的强盗理论,喜欢就上,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于是,幸福降临了,叶向天接受了老爸的遗产,接受了桃花和莲姐的全心奉献,所以,此事无关爱情,只是个美丽的传说……( 寻美逍遥记(猎艳天下) http://www.8izw.com/4_4777/ 移动版阅读m.8i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