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爱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男人四十风花雪 > 第十三章 庆功宴
    总算忙完了!这次卖楼的佳绩,保证了我们公司今年的利润不会比去年差。老板为了慰劳一班同事,所以特别安排了一次庆功宴。

    其实我的部门这几天都已经洋溢著轻松的假期气氛了。一来是因为刚忙完,距离下一轮的售楼计划至少还有两、三个月的空闲。二来我这个出名勤力的波士快要放大假了,到时暂时换上李察做他们的临时主管,表示他们可以很轻松很轻松好一阵子了。

    当然,今晚丰富的庆功宴也是叫人兴奋的。

    今晚的庆功宴会安排了在高级酒店举行,因此同事们都穿得特别的漂亮。真是男的俊,女的俏。尤其是女孩子们,更是争妍斗丽的,比较隆重的打扮起来。连一些平时不大起眼的女孩子也变得漂漂亮亮的,真的叫人目不暇给啊!

    苹果原本已经算是明艳照人的了,经过几个月的努力之后,她现在已经和“胖”这个形容词完全拉不上任何关系了。今天她穿了条浅绿色的连身裙,充分的表现出她窈窕的身段。上班时,不少男同事都向她大吹口哨呢!

    但更叫人大吃一惊的是慧琪!她今天只是薄施脂粉化了个淡妆,再随便换了套比平时稍为清爽一些的吊带背心裙子,但已经叫人有种窒息的惊艳感觉了。

    当李察过来找我时,我注意到他死瞪著这小美女,怎也不肯把目光移开的急色相,心中也不得不惊叹她的美丽。

    况且她今年不过十九岁,才刚刚踏出女人生命中最美丽光景的第一步,她的潜力真的是无可限量啊!

    海潮一早便说过今晚不会出席的了。自从上次不了了之的火警钟事件之后,他和亨利的关系看来已经完了。虽然亨利在事后也找过她一两次,但被她拒绝后也没有怎样继续坚持。看来他对海潮的感情并不是太重视。唉!这应该是好事吧?

    我今天其实也很清闲,没什么特别事要办,只是在办公室内发呆。

    一面随手地翻看著日本旅行的数据,心中却仍在回想著前几天和凤仪的见面。我刚介绍了我从前工作过的一个中型地产发展商给她,商讨学校重建的计划。

    我对她已经没有任何怨恨了!反正我们都各自拥有自己的美满家庭,就算不涉及男女之私,我们仍然可以做对知己朋友吧!

    只是情儿的事令我很担心!

    我们公司和情儿公司的公关合约,正进行得如火如荼。海潮是我们的法律顾问,负责审阅合约文件上的明细。她私下告诉我,我们公司开出的条件竟然比正常情况出奇地优厚,使她也不能不相信那些附带著“其他交易”的传闻。

    我原本想找情儿的,可是她的同事说她今天请了假去弄头发。看来她也很重视今晚的宴会。

    情儿……

    今天我特地通融,让部门的同事可以早些放工,到庆功宴会场打麻将、玩扑克牌、唱卡拉ok等……我自己因为提不起劲,便乾脆扮大方,自告奋勇看守大本营,留在公司内以防万一。苹果要代表我打点部门同事的玩乐安排,在午饭后便带著一大班同事出发了。

    除了慧琪。她自愿留了下来暂代秘书的工作,在办公室陪著我捱到下班后才赴宴。

    我几乎闷得打起瞌睡来。

    “扣……扣……”慧琪的敲门声把我从睡梦的边缘扯回来。

    她把咖啡放在我的桌上:“杨先生,要不要喝杯咖啡。同事们都不在,这个下午好闷啊!”她不自觉的伸了个懒腰,露出光滑的腋窝,丰满的胸脯在拉扯下更加突出了。

    咖啡的香气把我完全唤醒了(其实她的胸脯也有点帮助!),我好辛苦才能把目光从那挺得高高的背心裙子上面移开:“真对不起!要你留下来陪我看守大本营,让你没得玩了!”

    “没关系,反正我也不大喜欢热闹。”慧琪低著头,有点害羞的说:“杨先生,你自己呢!为什么也不早点去玩一下。苹果姐打电话回来说,推广部的李先生一早便到了,正在和一班同事玩得很疯呢!”

    “是吗?可能是我老了,我也不太喜欢热闹!”我呷了一口香浓的咖啡,咦?味道不错啊!我向她竖起大拇指,又示意她随便坐下。

    “杨先生,其实你还很年轻嘛!怎么整天说自己老的?”她扫扫裙子,乖乖的在我对面坐下来。

    “对著你们一大班青春迫人的实习生,怎到我们不认老?咦?慧琪,其实你自己才特别啊!年轻女孩很少不爱玩的啊!”

    “可能是由于从小就孤独惯吧!”她东张西望的,最后眼光落在我的“全家福”照片上:“我是家中的独女,妈妈在我很小时便死了,爸爸又长年留在海外,家里只有我和佣人,因此我从小便习惯了清静。”

    “是吗?”我倒不知道她的身世,忍不住好奇的问:“为什么你会挑选来香港这么远的地方实习的?”我知道加拿大分公司那边招请人颇严格的,通常挑选出来的实习生,都是一些高级职员的亲属,要不然一定是当地大学的高材生。

    “哦!”她的表情有些奇怪:“因为我爸爸退休前,也是公司的职员,所以可以安排我参加实习。而且……”她有些犹疑的看著我等待的眼神,吸了一口气:“……我想来香港看看我从未见过的家人!”

    “从未见过的家人?”

    “这是我的秘密!”她把头凑过来,背心裙子的领口不经意地垂了下来,一大团耀眼的雪白马上跳进我的眼里,连同扑鼻而至的清幽体香,把我所有的注意力都占据了。

    她恍如未觉的咬著下唇小声地说:“我妈妈不是爸爸的正室,他在香港有自己的家庭……一年才会去探我一、两次……我还知道自己有个同父异母的哥哥!”

    “哦……”我张大了口:“慧琪,其实这些私隐你不用告诉我的!”

    她的脸红了,怯怯的说:“杨先生,我觉得你是可以信赖的人!而且……我一直把这秘密憋在心里,觉得很辛苦!”

    我顿时有同病相怜的感觉,由衷的感叹:“对!要找到可以倾诉心里话的对象实在太艰难了!”

    “嗯……”她也学著我在叹气,却给人一种小孩扮大人的感觉。

    我们不约而同的叹起气,大家你眼望我眼的,最后忍不住笑了起来。

    “慧琪,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可以把我当是你哥哥一样。在不开心、或者需要找只耳朵来诉诉苦、又或者需要一些建议的时候,你都可以随时来找我。”

    她开心的拍著手:“好啊!我从小就希望有一个像你一样的大哥哥的了!谢谢你,杨先生。”

    “不要叫杨先生了,你可以叫我光哥。”我高兴的笑起来,少女无邪的笑容,的确可以使人暂时忘却了烦恼。尤其是美丽的少女的笑容,威力更大!

    迪琵的出现是宴会的高氵朝。她是今晚的嘉宾!原来名气是可以使人变得更加美丽的,她甫出现马上成为所有人的焦点。

    想不到啊!几个月前她还在为找工作而不择手段,今天却已经变成了广告界中最炙手可热的宠儿。新的广告合约纷至沓来,迟些还会登上大银幕拍电影。

    我遥遥的和她挥挥手,压抑著上前和她拥抱的冲动。她的梦想已经慢慢的实现了,我应该祝福她。

    情儿也来了,她挽著太子爷亨利的手臂,态度亲昵的坐在主人家的席上。她今天穿了套名家设计的黑色晚装,非常雍容华贵,在含蓄中散发出成熟女人的慑人魅力。虽然她没有像迪琵一样吸引了全场的目光,但是我觉得,她的美丽没有让迪琵比下去。

    但是她身旁的亨利却可能有另外的想法,因为迪琵到场后,他的目光完全都围绕在她身上。

    虽然我们坐在同一席,可是情儿却刻意坐到我对面的李察和亨利的中间,离开我远远的。我想找机会和她说话,她却总是装作看不到。

    宴会开始前,老板娘突然罕有地临时出现了!除了公司的周年晚宴之外,她还是第一次出席我们的员工聚会。

    “杨先生……”苹果在我耳边小声的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老板娘呢!她看起来真的很年轻啊,而且还很漂亮呢!”

    是的,老板娘李玉莲看起来绝对不像快五十岁了,可能是保养得好吧!我记得大姐说过,她不但仍然活跃在上流社会的各大舞会中,而且是“怨妇俱乐部”的会长,时常和男明星、男模特儿混在一起!

    但表面上她和大老板却是对恩爱的夫妻!

    我们全部人都站了起来,看著她傲慢的走到老板旁边的女主人的位置旁边,眼尾斜视著坐在那儿的迪琵。

    会场内顿时鸦雀无声的,都在屏息静气的看著迪琵的反应。我倒不会为她担心,她那么世故,绝对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应该做什么事的。

    果然她十分大方的站起来,让出主人家的位置,不但半点不满的神态都没有,还十分诚恳地称赞老板娘美丽呢!

    老板马上亲昵的扶著太太坐好,亨利也马上腾出身旁的坐位,让迪琵坐下。

    宴会正式开始。

    整个晚上,亨利都顾著和迪琵调笑,明显的忽略了情儿。但情儿却像不在乎似的,只是心不在焉的和李察不停的在灌酒,眉宇之间那股淡淡的哀愁却更加浓烈了。

    大老板倒像没事人似的,完全表现出一个体贴的丈夫的殷勤态度。晚宴后他马上陪太太先走了,留下了一班同事继续狂欢。

    我看到情儿已经醉的得七荤八素了,心中又急又乱。于是找个机会溜出去打电话找仲华。我记得昨天吃晚饭时丈母娘说过,仲华今天会回香港办点事的。

    好不容易才接通了仲华的电话。

    “喂,仲华吗?我是二姐夫。”

    “咦?光哥?你这么晚找我干什么?”

    “是有关情儿的……”

    我还未说完,他已经截住了我:“我和她已经完了,没有什么可以谈的了。”

    我焦急的说:“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快来一趟,情儿她喝醉了酒。”

    “什么?这女人真麻烦!光哥,老实告诉你!我们今天已经正式签了分居协定书,以后各行各路,她的事,已经与我无关了!”

    “什么?你们今天签了分居协定书?……算了!但一场夫妻,你怎也应该照顾她吧!她喝得很醉……”

    “那是她自己的事!”

    “难道你任由她被其他男人骗上床吗?”我一时情急,连不应说的都冲口而出了。

    “哈……哈……!”仲华竟然乾笑了两声:“我就知道这女人!上午才撇下了老公,晚上已经去勾三搭四了!就算叫人骗了也是她自己找来的!”

    “仲华……”他的态度真叫我意外,想不到他们的关系会弄得这样僵!

    “光哥,谢谢你通知我,现在我连一点后悔都没有了……我要赶尾班车返深圳,收线了!”

    “仲华!”

    “……”已经挂了线!

    回到会场,赫然发觉情儿竟然不见了!连亨利、迪琵和李察都不见了!

    我急得满头大汗。苹果看见我焦躁的样子,马上走过来对我说:“杨先生,我知道张小姐是你的亲戚,因此在你走开后我一直替你留意著她。她看来喝醉了,刚和迪琵一齐跟太子爷和李先生走了。”

    “走了……?”我吓得冷汗直冒。

    “不过我听到王先生他们说要去什么地方!”

    我大喜过望,几乎要吻她一口作奖励。马上拉著她追出去。

    “对了,是这里了!我认得小老板的车子。”苹果指著泊在停车场内的一辆红色平治跑车。

    我咬咬牙点著头,这儿是富豪级的私人会所。我之前曾经陪过大老板来过几次,所以苹果一说,我便知道是这里。可是……我不是这儿的会员,他们不会让我们进去的!怎么办呢?

    “苹果,无论怎样,今晚我怎样也要救张小姐的了!你愿意帮助我吗?”

    “我当然愿意!”她连想也不用想便爽快的答允了。

    “谢谢你!苹果,那要委屈一下你!”

    我们一推开会所的玻璃门,那西装笔挺的经理已经笑容满面的迎上来了。

    “先生……?”

    我不等他开口,已经把一张五百元的大钞塞过去:“我是xx公司王先生的朋友,我们原本是一道来的。但他太心急了,把车子开得飞快的,我赶不上……他们是不是已经到了?”

    苹果摇摇欲坠的靠在我身上装醉。她把连身裙的衣领松开了,连乳罩的肩带也拉了下来挂在臂上,露出了大半个雪白的胸脯,还隐隐约约的可以窥见少许粉红色的乳晕。

    “王先生吗?他们才到了几分钟。”那经理马上礼貌的应道。

    我怕他还有怀疑,连忙把搭在苹果肩上的手再伸下一点,直接的按在那滑嫩的峰峦上。同时装作急色的催促说:“可不可以快一点!要是她醒过来便麻烦了。”

    那经理只顾色迷迷的瞪著苹果的胸脯在猛吞口水,一点怀疑都没有:“对……对……!我马上带你到他们的贵宾房去。”

    我搂著苹果跟在他后面,由于怕他发觉,我不敢松开抓在苹果胸脯上的怪手。她也没有急著要挣脱,只是脸红红,气喘喘,全身好像没力的挂在我身上。倒装得真像喝醉了酒。

    一推开房门,我们便看到李察亲昵的搂著迪琵在唱卡拉ok。

    这小子看到是我,登时面色大变。

    我反手关上房门,冲上前不由分说的一把揪住李察的衣领怒骂道:“我早已警告过你,说情儿是我老婆的弟妇,叫你千万不要踫她的!为什么你还要打她的主意?”

    他苦起脸一味的求饶:“阿光,不关我的事啊……!是太子爷……!”

    “是太子爷又怎样?你明知她是有丈夫的,你们这样做会害死她的呀!”我执著拳头作势要打他:“你快说,她现在在哪里?”

    “她和太子爷在……隔壁的房间……”他好不情愿地说。

    “你快过去把她带出来!否则兄弟也没得做!”

    “但……阿光,太子爷在里面啊!”他一面的无奈。

    我的怒火一发不可收拾,一手把李察丢在沙发上:“好!你怕太子爷,我可不怕!我自己去问他要人!”就要开门冲出去。

    李察这小子还有点良心,马上扑上来拉住我:“阿光,你想清楚!这样一过去,等如直接和太子爷翻脸的了!”

    苹果也拉著我的手哭著说:“是啊!杨先生,我们还是不要太冲动,先想想还有什么办法吧!”

    “还想就来不及的了!”我急得像热窝上的蚂蚁。

    迪琵一直在冷眼旁观,这时也走上来说:“阿光,这件事的前因后果我也大概知道!但张小姐她似乎是自愿的……”

    情儿是自愿的……?

    我看著迪琵,斩钉截铁的说:“她只不过因为和丈夫吵架,受了很大的刺激,才会一时糊涂的想歪了。我知道她一定会后悔的!而且如果不是我,她也不会被拖进了这趟混水中,被亨利乘虚而入。这全是我的错!我有责任把她拯救出来!”我激动的一拳打在门上,发出了轰然巨响,把他们三个都吓了一跳。

    “无论如何!今晚我都要把她完完整整的送回家!以后怎样,由她自己决定!”我的眼湿湿的。

    迪琵呆呆的看著我,眼眶也渐渐的红起来。

    “好!阿光,我帮你!”迪琵一咬牙说。

    “迪琵……”

    她别过脸,伸手擦去面上的泪水。然后才转头轻蔑的向著李察说:“我现在进去缠著亨利,你趁机把张小姐救出来吧!”

    “你……?”李察难以置信的望著迪琵。

    迪琵却臭著脸鄙视地瞪著他,冷冷的说:“看什么的?不是连这小小的胆量都没有罢?”

    “有……有的!”李察忸怩的看看我,又看看迪琵,最后看见连苹果也是一脸不屑的表情,终于才鼓起勇气的说:“算了!谁叫我是你的兄弟,我便陪你死吧!”

    “迪琵,谢谢你!”我由衷的感激。

    “不用谢我,阿光。你和张小姐都对我有知遇之恩。你们的情我是一定要报的!何况……”她没有再说下去。

    迪琵随手把自己的秀发弄乱,又微微的拉开了晚礼服的衣襟。最后才看著我幽幽的道:“而且……我很羡慕她……!”

    “迪琵……”

    “阿光,好好照顾她……!”迪琵有点黯然的说。避开我的目光,恶狠狠向李察呼喝著:“喂!我们过去吧!”

    “亨利啊!怎么你竟这么忍心把人家抛在隔邻的房间啊……?”迪琵娇嗲的声音从门缝中传出。声音又甜又腻的充满了诱惑,把我和伏在门边偷听的苹果都听得心中一荡。

    “噢……迪琵!我怎会……”亨利的声音很狼狈:“但老爸说过不准我踫你的……!”看来他不是不想,而是不敢踫迪琵。

    “我没有打算告诉他……”迪琵说:“你会吗?”

    接著是一阵沈寂。我忍不住轻轻把门推开少许。原来迪琵和亨利已经倒在长沙发上吻成一团了。亨利的长裤掉在地上,身上除了松开的衬衣外,只剩下条内裤。迪琵的晚装也褪到了腰间,露出了完美无瑕的上身。

    情儿衣衫不整的卧在长沙发的另一端,李察却不知所措的站在门边。

    迪琵气喘喘的嗔著说:“快点嘛!人家等不及了!”

    亨利淫笑起来:“是不是老爸已经不行了,因此喂你不饱?”

    迪琵吃吃笑:“……不告诉你。喂!快叫他把这女人搬走吧!她在这儿碍手碍脚的!”

    “但……?”亨利有些不舍得。

    “哼!”迪琵不悦的娇嗔起来:“是不是舍不得?你一是要我,一是要她!你自己选吧!”

    “这……”亨利略一犹疑,迪琵已经甩开他要站起来。亨利马上拉著她,猛在陪小心:“我当然要你了!她怎能和你比!”

    “喂!”他伸手招呼李察:“把她带到邻房,小心看著她!”

    李察唯唯诺诺的马上扶起情儿,正想退出来,亨利却急急的追上来,我和苹果马上躲开。

    只见亨利向李察小声的说:“喂!你千万不要动她啊!我一会儿才过来。”说完便回身扑向半裸著胴体,横陈在沙发上的美丽名模:“美人儿,我来了!我告诉你,我比我老爸强得多了,一定可以叫你『食过翻寻味』的。”

    我从李察手上接过情儿,她还是醉得不省人事,秀丽的脸上却满是泪痕。精心梳理的发型乱成了一团,名贵晚装撕破了好几处,零零碎碎的披在身上,酥胸半露的,连乳罩都不翼而飞了。

    “情儿……”我轻拍她的面颊,她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要带她走!”我冷冷的向李察说。

    他一面的无奈:“那……我怎向太子爷交代啊?”

    我不理他:“那是你的事,大不了你可以告诉他,是我带走了情儿!”

    他叹口气:“我知道是我自己不对,但我是不会那么『衰仔』出卖你的!”

    看到他那样子,我的语气也软了下来:“我知道也不全是你的错。这样吧!你告诉亨利,说情儿半夜酒醒了,知道他和迪琵搅上了,大怒起来嚷著要走!你怕她把事情弄大,又不敢骚扰他和迪琵的好事,只有无奈的任由她自己离开。”我拍拍他的肩膀:“况且,亨利今晚休想有气力可以走出这房间!”我对迪琵很有信心。

    我脱下上衣,披在情儿身上,遮掩住那半裸的娇躯,然后向苹果说:“苹果,我们走吧!”

    苹果临走时,还回身向著李察说道:“我好鄙视你!”

    李察气得直瞪眼,只能无奈地目送我们离开。

    那会所经理见到我们这么快便走出来,马上一脸惶恐的迎上来。

    我皱起眉头佯怒说:“他们在里面玩3p,竟然不理我!我就带走这两个妞儿去玩一王双后!气气他们!”

    “那……?”他怕开罪我,因此不敢拦阻:“我们还有其他贵宾房,你要不要……?”

    我扮作不耐烦的说:“别罗唆了!这儿虽然够豪华,但硬了少了那股出来玩的味道,我还是喜欢到九龙塘。”

    那经理竟然认同地说:“哎呀!其实我也深有同感啊!唉……可惜我没有老兄你这么好艳福!只有看没得尝!”他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情儿的半裸娇躯。

    “喂!不说了!一刻值千金,今晚要干的实在太多了!”我勉强堆起了淫邪的笑容:“再见了!下次再找你喝茶。”又多塞一张五百元纸币给他。

    其实我在担心再不走的话会被识破,苹果虽然在装醉,但听了我们露骨的对话后,竟然面红起来,娇躯还在微微的颤抖。我急急脚的扶著她们上车,直到车子驶出了停车场才松了一口气。

    苹果在车上替情儿整理著衣衫。看到情儿的惨况,她忍不住哭起来:“想不到太子爷和那死鬼李察原来是那么坏的!幸好我们及时赶到,否则张小姐她……?”

    我从倒后镜看到她恼到小脸都红了,唯有安慰她说:“上流社会其实是很黑暗的,太子爷和他爸爸只是很普通的例子。至于李察,也不能全怪他,他也是身不由己罢了!”

    “总之我鄙视他!”她仍然悻悻然的说。

    “苹果,对不起!”

    她奇怪的问道:“杨先生,你为什么要向我道歉?”

    “刚才为了救情儿,我迫于无奈对你无礼了!因此一定要向你道歉的!”

    她的脸胀得通红,纳纳地说:“救人要紧嘛!而且……我也没怪你!”

    “谢谢你,苹果!”

    她仍然红著脸低著头:“其实可以为你做点事,我不知感到多么高兴!而且比起迪琵小姐,我根本没做过什么……”她顿住了没有再说下去。

    “你说得对!迪琵真的是个好女孩。”

    “……”苹果沈吟著,但却没有开口。我知道她也感觉到了我和迪琵之间的关系,绝非一般的泛泛之交。

    “噢!杨先生,你还是先把张小姐送回家吧!我可以自己坐出租车回家。”

    我有些犹疑:“但现在似乎太晚了!你一个人回家不怕吗?”我看看仪表板上的数字钟,快午夜了。

    “我住得太远了,你如果要送我,一来一回的话至少要一个多小时。你还是先送张小姐送回家吧!她这样子很容易会著凉的!我会打电话叫家人到楼下接我的了。”

    我望望情儿,她一脸的苍白,像只垂死的白天鹅。

    “好吧!苹果,那你自己要小心了。”

    我把她送到最近的“的士”(出租车)站,又目送了她上了车才离开。

    我把情儿轻轻的放在沙发上,又把我的上衣盖在她的身上,以免她著凉。然后走到洗手间想取热毛巾为她敷敷面。

    我走过睡房时,发觉房门打开了,衣柜的门也全敞开了,地上乱七八糟的散满了衣物。

    唉!仲华真的走了!他把自己的一切全部都带走了。

    我忽然感到有些内疚!我有没有分导致他们两夫妻弄到今天这不可挽回的地步呢?

    床头的相框给扔在地上摔破了。我把它拾起,那是仲华和情儿的结婚照。如今只剩下了情儿的一半,另外半张相片却被人撕走了。那是仲华!他已经不再是情儿的丈夫了!

    “他走了?”

    我猛的回头,情儿吃力的扶著门边,绝望地看著一片凌乱的房间。

    “情儿!你醒了?”我马上抢上前扶著她。

    她从我手上抢过那摔破了的相框,眼泪一滴滴的滴在那只剩下孤单的新娘的结婚照片上。纤弱的手一直在抖,用力的握著那破相框。

    “绷”的一声,满是裂痕的玻璃终于爆裂,情儿的手喷著血,一个跄踉仰后便倒。

    “情儿……”我及时把她扶住。

    她急怒攻心,已经昏厥了。我连忙扶她睡好在床上,她的手心割伤了,满手都是血。我小心的为她清理好伤口包扎好,幸好割得不太深。再到浴室中取湿毛巾为她敷面,又为她抹去脸上斑斑的泪痕。

    忙了一大轮才把碎玻璃清理好,情儿也终于睡著了。我看著那憔悴的花容,心中一阵刺痛。

    我小心的为她盖上薄被。然后拨了个电话回家,告诉婉媚有关情儿的事。我没有把情儿几乎被太子爷骗了的事告诉她,只是说情儿受不住仲华离开的刺激喝醉了,为了怕她干傻事,我今晚会留在她家中看著她。

    婉媚不但没反对,还嘱咐我好好的照顾情儿。在这件事上,她也是站在情儿一边的。

    我把凌乱的房间匆匆收抬好,累得挨在客厅的沙发上,不知不觉的睡著了。

    半夜里,我从浅睡中惊醒。原来是情儿,她想为我盖上被子。

    “光哥,是你送我回来的吗?”她见我醒了,便在沙发上坐下来。苍白的脸在微弱的灯光中有种难言的凄美。

    “你怎么样了?好些了吗?”我轻轻接过她手上的薄被,看见她的手上仍包著绷带,忍不住怜惜的抓著她的小手。

    “还痛吗?”绷带上的血迹已经乾涸了。

    她摇摇头,两眼红红的,刚哭过?

    “仲华真的走了?”

    我点点头:“是的……你们昨天不是已经签了分居协定吗?”

    她含著泪说:“是他告诉你的?”

    我无奈的说:“你今晚喝醉时,我打过电话叫他来接你……”

    “……”

    我避开情儿的眼光:“他说在深圳,不能赶下来……”

    她摇摇头苦笑起来:“光哥,你不用骗我了。他是不是不肯来?”

    “嗯……”我回避了没有答她,只是关切的问道:“情儿,你知道吗?你今晚喝醉了,亨利他想……”

    “我知道的!”她凄苦的说:“我当时的确喝得很醉,但是却很清楚发生过什么事!”

    她忽然抬起头:“光哥,为什么?你为什么还要救我?”眼眶中滚著大颗的泪珠:“乾脆让我沈沦下去不是更好吗?反正我只是个失败透了的女人!在事业上我一事无成,沦落到出卖色相;在感情路上我更是一败涂地!不但做不成一个称职的好妻子……甚至连老公都留不住了……!”

    “情儿……放弃你是仲华的错!损失的是他……不是你!”我捉紧她的双肩让她坐直起来:“至于亨利的事,我不知应该怎样说……迪琵说你是自愿的!”

    她惭愧地垂下了头:“妈妈和仲华迫我接受那女人的孩子,又威胁说要离婚,我一气之下,才会答应亨利开出的条件!反正仲华已经背叛了我,难道我还要忠于他吗?”

    “情儿!我完全同意!仲华既然放弃了你,你确实不须要再忠于他……”我直视著她的双眼,不让她避开:“但是你要忠于你自己!更加不可以放弃自己!难道你真的甘心用身体来换取成功吗?如果是的话,那你已经不是我认识的情儿了!”

    我用力抬起她的下巴,厉声的说:“看著我!只要你看著我说一声你愿意,我便马上把你送回亨利那里,以后再也不过问你们的事!”我决绝的说。

    她的眼泪如雨落下:“可是我不甘心!看著身边的人一步登天,而我已经比她们努力一百倍,但却得不到一半的成绩。我知道只要我肯像她们一样,躺下来分开双腿,我也可以轻轻松松地攀上高位。但我仍然一直坚持著……”她双手掩面在啕嚎大哭:“就是为了仲华……”

    我忍不住把她拥进怀里,让她痛痛快快的大哭一场。

    “到我们的婚姻出现危机后,我的信念曾经动摇了。”她呜咽著:“是你再次让我恢复信心的!你的处事态度、你的办事能力、你对感情的执著,都深深的吸引了我。”我听得心里一直在痛,只有更加用力的搂紧她。

    “到我知道了原来仲华早在上面养了个女人,还……还连孩子都有了的时候,我感到很失落。可是又没有人可以诉苦……”她把我半边身都哭湿了:“后来我知道你和迪琵好了,于是我也想得到你的慰藉……”

    她抬起泪眼,看著我幽幽的说:“但……你又不要我!你连迪琵都要了……就是不要我!”眼泪又落下来了:“我恨仲华!我甚至想过,出去胡乱找个男人放纵一下来报复他,但我又不忿,而且也不敢!我也知道亨利只是想玩玩我,但那又有什么所谓呢?反正……都没人要我了!”

    “情儿……是我不好!”我温柔的抚著她弱小的身躯:“我只看见自己的种种顾忌,完全忽略了你的感受!”

    “不!光哥,我知道你是很为难的!而且我也知道你是很爱二姐的,迪琵只不过是些没感情的逢场作戏而已。你不要我,是因为你真的喜欢我!”她紧紧的搂著我:“其实我从来没有妄想过要和二姐分享你的爱,也不敢奢望你给我任何承诺!只要你偶尔肯像现在一样,分少许温暖给我,让我知道还有人真心的疼我、爱护我、关心我就够了!”

    我真的不知该说些什么,我从没想过她原来是如此寂寞的。

    “记得我问过你,如果我不是仲华的太太,我们会不会有可能?”她慢慢的抬起头,面上一片红晕:“当时你没有答我……现在我想知道答案。”

    我在她的额上亲吻了一下,凝望著那双注满了深情的美目:“情儿,你也知道我是真心的喜欢你,但是我不要你因为想向仲华报复才和我好!”

    “我想得很清楚!”她沈默了一会,然后抬起美目,带著坚定的目光看著我:“我喜欢你,今晚……我想得到你的爱。可以吗?”

    我没有回答,只是慢慢的把我的答案印在那期待的红唇上。( 男人四十风花雪 http://www.8izw.com/4_4766/ 移动版阅读m.8i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