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爱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妇科医院里De男人 > 第五十八章 午夜惊魂
    从薛晓菡那里离开,已是午夜时分,街上已经没有什么行人了,就连红绿灯都懒得转换,有的路口亮着红灯,有的则干脆亮着红灯。这样的夜,给人一种不安的感觉。要是换在1个月前,我绝对不会感觉到不安,因为这座城市一直给我一种治安非常好的假象。但现在不同了,我知道了她的黑暗面。

    行使过一个亮着绿灯的路口,我能看见前方路口亮着的红灯,计时牌早就变成了00。过了前方的路口,我就可以转向滨海路,可以一路畅通无阻的回到家中。

    想起今天晚上与薛晓菡的再燃激情,我本能的去嗅了嗅身上是否残留着她的味道。不是为别的,就因为20分钟前,林姿又对我破口大骂!她明令禁止再喝酒,并且警告我,十分钟内不回家,她就杀了我。我怕我这么匆匆的赶回去,身上残留的别的女人气味会让她发现。可是我今晚喝了酒,已经闻不出什么有什么味道了。

    唉,是死是活天注定!

    就在我快要前方路口的时候,突然从路旁跳出一个人来——我紧急刹车——轮胎与地面剧烈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

    车停下来——我长舒一口气,自语道:“我没撞到他!我没撞到他!”片刻后,缓过神来的我急忙下车查看清况。

    果然不出我所料——就差0。01毫米我就撞到了他!

    谢天谢地,我差点就撞到了人。

    那人瘫坐在车前,像是吓傻了似的,两眼瞪得老大,直直地盯着我的车头。

    我蹲下身来查看他有没有事,急切地问道:“你有没有事?”

    他不答我,继续跟我的车头拗着。

    我急了,两手扶住他的肩膀摇晃了起来,大叫道:“我说你有没有事?”

    就在此时,我听见嘣地一声,有东西从背后撞击的我后背——我被撞了出去。我趴在地上还没明白怎会回事,就听后面有开关车门的声音。一个阴阳怪气地人操着浓重的青岛话说道:“大哥,这小子真他妈的走运,竟然没撞上去!”

    接着有人冷哼道:“哼,没撞上更好,免得道上的人说我张胜学会阴人了。来,兄弟们,给我上去砍断他的脚筋!”

    我操,我遇上仇家了!听他的话,不像是刘建的人,那他怎么会跟我结仇呢?对,他叫张胜,弄不好是张庆的什么人。我这段时间虽然结了点仇,但表面上已经都解决了,再说刘建想办我,也不会这么快就下手,因为他老爹还没真正获得那块让我负责一亿地皮。我在短时间内想了很多种可能,但只有第一反应比较靠普。

    朋友们,你们别以为我被吓得不敢动弹了,趴在地上任人砍我脚筋。其实,我本想趴起来跑,即使不跑,也可以跟他们拼一下。但是我现在后背虽说不上剧痛,但也疼得让我一时动弹不得!

    我就这样无奈地等待着噩梦的到来,甚至不能抬头看看这个是谁。在这一刻,我没感觉到半点惶恐,反而心里特别坦荡,求生的虽然很盛,但还没有让我失去理智。凭他们的脚步声,我判定,他门有四个人,正一步一步地向我走来。

    “哎,”阴阳怪气地声音又响起,“你还坐在地上干什么?起来跟张哥去挑他脚筋。”

    这里应该还有第五人,综合他们前面的话,我知道我被算计了。他们本想找个人故意给我制造一起车祸,可没成想,我竟然没撞上。我心里琢磨:能找到人为自己的复仇计划甘愿冒生命危险的张胜,肯定是一方人物。看来他绝对不会对我手下留情了。

    我趴在地上,用尽全力向家的方向爬去——我想,即使死,也要再离家近一点。

    “你们干什么?”耳边传来林安英的生意。紧接着一片乱脚步声后,林安英大喝:“做了他们!”

    “大哥,他的人来了,我们快跑!”

    片刻后,倒车声音传来,紧接着是马达的轰鸣……

    我突然有种重生的感觉,竟然喜极而泣。

    林安英在跟前伏下身来,道:“祥子,你没事吧?”

    背部的痛苦之感还在,但我已经能动了。在林安英的帮助下,我从地上坐了起来。看到他关切我的样子,喜极而泣道:“差点就被人挑了脚筋,你他妈的怎么不早出现,差点吓死我了!”

    他一脸委屈道:“哦,我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大便,怎么着也得先提上裤子再说啊!”

    其实,为了防止刘建短时间内报复,林安英是安排了陈昊跟在我左右的。当然,他不会出现大家的视线里。林安英给了他一部车,叫他和另一个兄弟24小时盯着我。他还派了人,监视刘建他们的一举一动。对,他怎么会在这么短时间内就赶了过来?我捶了他一拳道:“你怎么这么快就敢过来了,难不成你这个做大哥拉着一票兄弟也跟着我?”

    “切!瞧你那窝囊样,跟着你我都觉得丢人。”他一指十字路口左侧,“我的台球厅就在哪里。”

    “哦……”我恍然大悟。这几个人今天真倒霉,竟然挑了这么个救兵就在眼前的地。看来我这人运气还真他妈的好,这种巧合都被撞上了。

    “林哥,李哥,”李默提着一把铮亮的砍刀跑过来说:“陈昊说,那几个追丢了。不过,他们丢下了一个人,已经被我们抓了起来,”他又指了一下一个小人堆,“就在那面。”

    林安英把我扶了起来,一起过去看看那小子。

    警笛声响起,一辆警车呼啸而至。

    “怎么回事?”下车的警察大叫道。我一听这声音特别耳熟,忙看过去,正好这个警察对上了眼。

    他不是别人,正是蔡智。

    蔡智一见我在,做出了一个令警匪双方都非常吃惊地举动——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对着我大哭小叫道:“我怎么这么倒霉啊,这个月一共出了六回警,竟然有三回都是你这没良心给狗吃了的家伙,呜呜,你是不是觉得我整天没事干啊,故意……(省略几千字)”( 妇科医院里De男人 http://www.8izw.com/4_4765/ 移动版阅读m.8i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