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爱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妇科医院里De男人 > 第五十章 冷餐会上
    驱车来到东山宾馆,已是晚上7点钟。宾馆门外已经停满各色车辆,有别克,有奥迪a6,大部分都是政府车辆,因为他们的车牌都是1号到100号之间。夹杂在这些车其中的顶级好车也有几辆,像宝马5系、7系,奔驰600等。我这辆日本破车根本拿不出手。看来今天晚上来参加冷餐会的人非富即贵。

    由于去的晚些,停车位都不好找。本来想叫宾馆的服务生帮忙找个车位,他竟然对我的话置若罔闻,根本就不搭理我。这也难怪他狗眼看人低,这东山宾馆可是一般人无法入住的,能下榻在这里的人,都是些达官贵人。简单点说,当初江大大和现在的胡哥来渤海视察,全部住在这里。

    无奈,按这贫民老百姓只好自己找车位了。

    搜索了不长时间,我就发现7号车旁边有个空位,赶紧钻了进去。刚把车停稳,就听后面的服务生喊:“哎,那辆日货,谁让你停那了?快点开到外边去。”

    我没有理会他,关掉发动机就同于院长下了车。

    “我说你呢,听见没有?”

    真是狗仗人势的家伙。我装作没怎么听清的样子说:“什么?你说什么?”

    “我说你这个日货赶快滚出去!”他双手掐着腰,态度横得很。

    我看他这副模样,不由得怒火中烧,厉声道:“小子,你他妈的嘴干净点。我开辆日本车就是日货了?那你他妈的操个日本娘们,是不是就猪狗不如了?少他妈的在老子面前摆架子!”

    我放出去的狠话将这厮完全激怒了,他站在那里,脸上的表情异常地丰富,我真有点认为他干错了行当的感觉,因为凭他这张表情丰富的脸,绝对可以去演个地痞流氓,而不是在这给人看车。

    于院长感觉到现场气氛的不对,忙插进来打圆场道:“这位小兄弟,我们是来参加冷餐会的,你看是不是能通融一下?”

    这话还真管用,那厮顿时面容可掬的走了过来,他先大量了一下于院长,又带着不消一顾的眼神打量了我一下,说道:“这位女士,你可以进去,不过这位刚才满嘴喷粪的先生可不能进去!”

    md!敢说老子喷粪,我看他是活够了。

    我笑了笑对于院长说:“您先进去,我在后面跟这位兄弟拉拉家常就进去。”

    于院长可不傻,她知道我跟这厮肯定要干架,就还想打圆场,但我抢在他前面说话了:“兄弟,你混哪个帮的?”

    “老子混建帮,你要是识相,赶快在我眼前消失,不然我就叫人打断你的腿!”

    我暴喝一声:“操!”一脚踹上了他的小腹,紧接着撒开膀子左右开弓,朝他的头上,身上一顿猛打……

    我打得很顺利,也很过瘾,这厮无半点还手之力。身在一旁的于院长见状,几次想上来拉住我,都没有拉住。

    不用30秒,我打累了,停下手来。

    于院长责怪我道:“李享,你干什么?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怎么一点不顾及咱们医院的形象?”

    “形象?”我不好气的问。“当初他们建帮差点要我命的时候,怎么就想想咱们医院的形象?”

    我喝斥了一下被我打趴下的那厮,他吓得坐在地上直往后挪动身体,我厉声道:“你们家老二就是被老子打暴了眼球(具林安英所说,王宏伟的眼球虽没打暴,但视力将会下降很大,鼻梁骨断裂,更使他在医院一时休克),你他妈的还敢跟我横,老子今天非清了你!”说着话,我就抬腿去踢他。

    他吓得大喊大叫起来。

    他被我踢了几脚的功夫,宾馆里出来人了。不是他的帮凶,而是一些官员模样的人。看到我在这行凶,某人喊道:“东方局长,这是你管辖地方,怎么能出这种事,还不赶快叫人来维持治安!”

    “是,我马上办!”

    这个姓东方的人估计是公安局的局长,早先听说过渤海市有个做事严明的公安局长姓东方,名明君。不过,我猜想他的那些所谓的做事严明,只是对一般人而言,不然,也不会让渤海市有黑社会势力存在。

    看来今天我又要倒大霉了。

    我冷冷一笑,对即将发生的事半点没往心里去。说句实话,像我这样的普通人,又怎么能跟政府对抗呢?也只有被他们宰割的份。不管怎样,我刚才打得还是挺痛快的,这多少给了我些安慰。

    就在东方局长打电话通知这边情况的时候,赵市长也出来的。他看了看坐在地上,满脸是血的服务生,又看了看我,责问道:“李享,你怎么打人了?”

    看到赵市长对我说话,东方局长赶快挂断的电话,他可不想叫人抓一个市长认识的人。他问道:“找市长,这位是?”

    “哦,我向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今天晚上冷餐会的主角——李享!”

    这是赵市长在为我解围。

    我拉着于院长跨过那服务生,走上前去,不好意思地对赵市长说:“市长,真不好意思,一来就给你添麻烦了。”

    “噢……东方局长,你去处理一下。”

    “是,市长。”

    就这样,赵市长非常简单为我解了围。不过,我还是让他把我狠批了一顿。当然,这是发生在一个包间里的事情,外人并不知道。

    其实那辆7号车就是他老人家的坐驾,车旁的空位也是给我留的。他是一个细心的市长,他怕我不能抢到车位,就是先吩咐他人在他的车旁边给我留个位子,只是那个狂妄服务生没想到,那人竟是我。对此,我也没办法,他狂就狂吧,干嘛非要说自己是建帮的人?本来他不说,我还不敢在这宾馆撒野。唉,‘祸从口出’这四个字真实字字到位啊!

    于院长刚才的表现着实让我刮目相看——她经历过这种斗殴事件,竟然没看出她有一点惊恐慌张之色。现在,她正被一群有点年纪且有点权势的色狼们围着说话,投过包间的单向玻璃,我能看到她对此很是驾轻就熟。

    我正在跟找市长聊天的时候,突然闯进一个人来,“行啊儿子,好了苍疤忘了疼了是不是?”( 妇科医院里De男人 http://www.8izw.com/4_4765/ 移动版阅读m.8i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