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爱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妇科医院里De男人 > 第二十九章 佳人有约
    半下午的时候,林姿打来电话,说她的飞机会在4点半左右到达,并要求我,如果院里没什么事情要做的话,就去机场接她。

    3点40分的时候,我跟李兆厚请事假。本以为要费一番周折才能请下来,结果他很爽快地答应了下来。梅芳听到我要早退,还想再在李兆厚面前使坏,但她刚开了个头,就被我一眼瞪回去了。

    渤海市的机场不大,但足够满足一个人口100多万的城市需要了。它离市里不是很远,是一个军民两用。在快要到达机场的路上,我看到两架强5强击机降落。看到他们,心里遗憾道:咋就不弄几架s-27装备了,飞豹也行啊!

    林姿做的是从北京飞回来的班机。到了机场,我很顺利的找到出站口。要是叫我到北京的机场接人,估计我会找俩小时!咱可是乡下人进城,第一次来机场。心道:改天俺也坐回飞机,体验一下身在三万尺的感觉。

    飞机按点到了,不久后,我就在接机口的人群里发现了林姿,她正提着一个小的不能在小黑色旅游包。看到我在等着她,高兴地向我奔跑过来。

    到了我身旁,马上撒娇地问道:““说,这两天是不是想我了?”

    “老大,”我信誓旦旦地一拍胸脯,回道:“想你在每一分每一秒!”

    “少来,”刚才还在像我撒娇的她,立马厉声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都干了什么坏事。”她把包交到我的手里,顺便扭了一把我的胳膊道:“晚上回去我再收拾你!”

    刚才还在想,怎么把那一扭吃的亏补回来的我,在听到她的话后,咳嗽了起来,笑道:“老大,我病了,申请病号待遇!可以不?”

    林姿抬手就打我,嘴里念念有词道:“我叫你装,……”

    机场候机大厅里,一个男人正被一个女人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并且聚集很多围观的群众。

    其中一个23、4岁的年轻人,鄙视我道:“做男人做成这样,还不如不活了!”

    “操!”我回击他的话,“怎么着了,老子气管炎晚期,你管得着吗你!”

    林姿也觉得她的行为有些过火了,停下来不好意思看了看在场的人。

    不挨打了,我倒怀念起刚才被她打的感觉,不为别的,就为我在那时是全场人焦点的感觉。虽说有点窝囊,但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有一对中年老外夫妇从后面提着大小好几件行李,向我们走来,他们也看到了刚才发生的事情。那个男老外边走边向我竖了竖大拇指。哈哈,终于找到知音了。

    “hi,wellcometobohai!”我打招呼道。那老外看我向他打招呼也礼貌的回礼,“hello!”她又指了指林姿问道:“who’sthis!”

    “she’smywife。”我又向他凑近了些说:“she’satiger!”

    哈哈……

    老外听了我的话大笑了起来。

    林姿扭了一把我的胳膊气愤道:“youthinkyouaresomebody?”又指着我的头对老外道:“库伯先生,他脑子进水了,你不要听他胡说!”

    “ok,谢谢林小姐的提醒!”

    晕,原来这个老外中国话说的这么溜,我竟然还在他面前卖弄起早已不记得几个单词的英语。唉,我这三角猫的英语还是别在丢人了。

    这对库伯夫妇是美国人,是同雨集团从美国请来的建筑设计师。具体他们要来设计什么,我并不知道,我也懒得管那些与自己无关的事情。

    集团为库伯夫妇准备了盛大的欢迎晚宴,我驱车先载着他们三人到集团一趟。

    在集团所在的金都大厦刚停稳车的时候,我收到了薛晓菡,叫我晚上请客。我本想拒绝她,因为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实在让我无法面对她。可林姿听到了,非要让我去。

    我对林姿说:“我去与别的女人见面,你不怕我们……”

    我没有直接挑明,但接下来要说什么话,只要不是傻子,都明白。

    “怕?”林姿眨着一双美目,好奇地说:“怕,我就不会让你去见她。再说,你有你的社交圈,你不能有了我,就对别的女人不理不睬了呀。

    “那……,”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相信她竟然不吃醋。

    “那什么那,去就去,别那么罗嗦!”

    “哦!”

    我手把方向盘,凝视前方,眉头皱了起来。林姿看出了我正在为该不该去赴约为难,忙安慰我说:“哎呀,我不会像其他女人那样爱吃醋,生怕自己的男人被别人把魂给勾去了,我对自己有信心!”

    确实,以林姿的容貌,她绝对有这个自信!

    稍过一会儿,林姿突然问我:“她漂亮吗?”

    “当然!”

    ……

    “说了别打脸嘛!”

    ……

    我换了林姿的车。

    五点半的时候,我在事先与薛晓菡约定的电视台门口出现了,她早已等在那里。双手抱胸,直跺脚。她穿了一件紫色的外衣,配上深色的牛仔裤,很是妩媚动人。不过,站在傍晚的风中她出现在我的视线里的时候,却是楚楚动人。

    我将车在她旁边停稳,按了几下喇叭……

    薛晓菡先是漫不经心的朝车里看了一眼,又回头继续跺着脚等着她等的人。

    我又按了几下喇叭,想引起她的主意。但她这次好像很不耐烦似的,不看我这不说,还把整个身子背对着我。

    我心里问自己:这怎么回事?我急忙下车,走到薛晓菡后面,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说:“等很久了吧?”

    薛晓菡转过身来,像是见到鬼似的看着我,“你什么时候来了,我怎么没看见?”她又指了指我那辆雅阁,惊疑地说:“这不会是你的吧!?”

    我看她好像对昨天发生的事毫不在意,还像以前在大学的时候那样。所以,我先前一些顾虑已经被打消了

    “是啊,怎么了?”

    “哥们,才隔了一天,你就发达啦!”薛晓菡大惊,上来拽着我衣服说:“你是祥子吧?”

    薛晓菡拽着我,把我混身上下检查了边,还是不相信道:“你假的吧?”

    我意识到她所指的是什么。因为我一直没有提及过我已经是有车一族的人,当然,也没有告诉她,昨晚的马6也是我的车。试想,一个人穷地只能养活自己的人,哪能在一夜之间香车美女坐拥左右,即使是中了彩票,还要去省城拿奖金,至少也得耗一天的时间。但,我就几天的时间,就弄来辆车,说什么也不会有人相信。

    我急忙解释道:“你想哪了,这是我朋友的车,她今天不用,我就开出来了。”

    “呵呵”薛晓菡干笑了两声,不好意思地对我说:“我刚才以为,你是哪个我讨厌的人呢。没想到是你,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在薛晓菡心里,她基本上讨厌所有的男人,我正好是她极少数不讨厌的男人之一。从小身处高官世家的她,对所有向她示好男人,一律蔑视。大学里她和许菲是同班同舍的难姐难妹,两人关系非常好,形影不离。她俩这种形影不离的生活,一直维持到在我将许菲追到手后。至于她为什么厌恶男生,没生在高官家里的我,真的不好解释什么。但,现在可以证实一件事情:有一个自以为很有钱的主,开着辆深圳二奶车来追她!

    我载着薛晓菡来到南大街上的比萨店必胜客。不是我请不起吃更好的东西,而是她要求的。她告诉我,这家店开了有半年,但她一直没有时间来吃一下。所以,今天趁约我的机会来尝尝。

    在必胜客里,我点了一张12寸的沙丁鱼比萨饼,她点了水果沙拉,还给我们两人各点了一杯研磨咖啡和苦味咖啡。苦味咖啡是我的,我喜欢咖啡的那个苦味。

    吃完比萨,服务员适时的将两杯咖啡送了上来,我们喝着咖啡闲聊了起来。

    喝了一口咖啡,我问薛晓菡道:“你不是回济南了吗?怎么又来a市了?”

    “嗯……”薛晓菡用手撑住下巴,把嗯字拖得老长,“人家想你了呗!”

    “不是吧!”我惊奇道。又像看怪物似的看了看她,“大姐,我跟你没什么吧!”

    薛晓菡笑嘻嘻地说:“没什么,人家就不能想你啦。你想人家了没?”

    “想………”

    话到嘴边,我又收了回来。自从许菲离开我之后,我时常回忆在大学里生活,这当中自然有想到她了。因为她整天跟许菲粘在一起,在我追许菲的时候,还给我制造很多的麻烦。有一次,我明明约了许菲,但她跑去跟我约会,害我跟我同宿舍的景强兄弟解释了一个晚上。要知道,那时候我那兄弟可是整天追她的啊!俗话说得好:朋友妻,不可夺!从那以后,我背负了很长时间的恶名。

    “想没想?快说!”薛晓菡语气变得强硬起来。

    唉,反正我那兄弟没追上她,别人我也不鸟,也不会再背上什么恶名!想到这,我一咬牙,说:“想了,你没看我一脸的憔悴吗?”我把脸丢出来,装出一幅可怜相道:“这都是想你想的!”

    “哈哈”

    薛晓菡掩口笑了起来,粉拳打到了我身上,但我并没有躲闪的意思。

    过了一会儿,薛晓菡笑够了,也打够了,突然叹了一声气道:“祥子,你还是老样子,跟大学的时候一样,一点没变。”

    我摸了摸自己的脸盘,打趣道:“没变吗?你没看见我脸上的有皱纹了吗?我已经老啦!”

    薛晓菡没有被我的幽默给逗乐,还是一脸的无奈。她愁眉紧缩道:“祥子,我知道你这两年过得很苦……”

    我知道她要什么,但我不想提及那个话题,也不想那个话题将刚才的愉悦心情给冲散了。于是我打断了他的话:“别说了!”

    薛晓菡还想说,但被我坚定地制止了。( 妇科医院里De男人 http://www.8izw.com/4_4765/ 移动版阅读m.8i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