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爱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妇科医院里De男人 > 第二十七章 跪地求婚
    众女对我一顿粉拳狂扁,幸好,我凭着身体好硬是给抗住了。要是换了别人,还真不好说。其实,我也应该暗自庆幸一下,因为她们没有使出杀手锏——王八拳法!否则,我这张还算英俊的脸可就要多那么n条伤痕了。

    这地确实是女人的天下,男人只是她们的玩物。可我偏偏不走运,要与这群饿极了的母老虎们朝夕相处。看来日后我也会体会到惶惶不可终日的感觉了!

    先不说以后,就眼前的局面也很难收拾。跪,这可是只可以给长辈们才行的大礼。当然,某些气管炎患者给老婆行这大礼也可以理解。现在要我向夏雪下跪道歉,是门都没有的事!俺深知男儿膝下有黄金的道理,所以……为了小命俺还是跪了吧!

    在群芳的注视下,我朝夏雪单腿下跪,一拱手道:“请你…嫁给我吧!”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滞,因为群芳都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定格了,夏雪也不例外。我看着她们的一样表情,也不置可否的呆在那。

    ……

    啪的一声,谭敏原本在手里握着的一支签字笔掉在了地上,道:“来来来,我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别妨碍人家两人说悄悄话。”说着话,谭敏就开始催促大家离开……

    “谭……谭…谭姐,”我忽然意识到了怎么回事,赶紧叫住谭敏。“我……我说错了,不是那么回事,我是口误!”

    谭敏没有理我,继续轰赶着。我拉住刘莲解释道:“姑奶奶,我真是口误!”

    “切,鬼才信你!你赶说你没那心思?”

    “我……”

    她甩开我的手,扭头就走了。

    众人离去,只留下了我跪在原地看着她们弃我而去,还有身后的夏雪。我转身看了看她,她的俏脸已经绯红,不敢直视我的目光。

    “呵呵”我假笑了两声,七上八下地道:“刚才我真的是口误,你一定要相信我,我对你绝没有非分之想,再说我已……”

    “祥子,你在干嘛?怎么还跪着?”门口传来庄艳吃惊地声音。

    完了,这下肯定要出大事了。这庄艳知道我跟林姿的关系,肯定会找机会跟她说的什么,整不好还会同她一起修理我这个吃着碗里瞅着锅里的家伙!不行,我至少要跟庄艳解释清楚,否则真的会出事!

    “庄艳,不是你想的那样,其实……”

    “我想的哪样?”庄艳诧异道。旋即又上前到了夏雪的身旁,“你跟我说,是不是他对你有什么不轨的行为?”

    md,这下彻底地解释不清楚了!看来只有三十六记走为上策了。想到这,我迅速起身,嗖地一声跑了出去。

    ……

    “哎……李主任,咱们医院竟然有人利用上班的时间向个女孩子求婚,还引了全员的人都去围观,不招待病人家属不说,连病人都不接待了!”梅芳到楼下各诊室溜达了一圈,刚上楼,就听见她那没事找抽的话语。

    “哦?”李兆厚放下手中的笔,回头问道:“还有这样的事?”

    “可不,”梅芳走到他办工作旁,若有所指道:“这人还是出在咱们管理层,影响很不好。你看看有没有违反哪条院规,一定不能让这样的人败坏咱们院的形象!”

    “这是好事,怎么会有什么影响呢?我看就由他们年轻人自己看着办。再说,咱们没有哪条院规规定,不可以上班的时候求婚。”

    李兆厚顿了顿又道:“看来要有喜糖吃了!”

    办公室里的其他人,栾晓京、庄艳和销售部二位女将之一的李京华大姐,也都开始响应起李兆厚的声音,就连那个王宏伟也在不久后加入到了他们的中间。同时,他们的目光都聚焦在我的身上。庄艳没有则在那坏笑。

    “这哪是什么好事,一定会给院里带来负面影响,一定得处理!”梅芳不依不饶。

    唉,真不知道她一个小小的办公室秘书哪来这么大的权力,竟然敢向自己的顶头上司发难!难道,他们之间有一腿?不对,绝对不可能。李兆厚一看就是“面瓜式”的模范丈夫,怎可能沾花惹草呢。再者说,就是要整点草,也别整这狗尾巴草,还是破败地那种!

    但就这狗尾巴草却把李兆厚给撼动了,他无奈地说道:“咱们这里……”

    “是我!”我猛地站起来,主动承认,但我决不是要向梅芳妥协。于是,我侃侃而谈道:“这个向女孩求婚的人就是我。在这里我重申一下,我叫李享,男,26岁,单身,健康情况良好。”我环视了一下大家,继续道:“我有权向我希望的任何一个异性提出婚姻要求,也有权在任何情况下向所喜欢任何一个适龄女孩求婚。”

    说上面话时候,我的语气是平和的,也没有什么所指,但接下来的话,却是针对梅芳无理挑衅的。

    “我不知道某人在了解的情况,但我确信她没有对事件找相关当事人进行核实;也不知道某人在这个医院里职务到底是什么。同时,我猜想某人对这件事的反应如此之大,是不是因为其本身并不是受益者,又或者这人本身在某些方面排斥这种男人与女人之间最伟大的事情。”

    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道:“如果某人不排斥男女之间事情,她的生活一定会很美好!”

    “好!”庄艳拍着巴掌叫道。其他的诸位也都向我投来了赞许的目光,尤其是李兆厚的目光,他那里还带着一丝的感激之色!

    梅芳气的脸煞白,因为我这些话都是在不吐脏字的骂她!她一甩胳膊,气冲冲地走了,不知道她要到哪里发彪。

    不过,从她的话里,我能感觉到,整件事情已经被全院的人都知道了,而且已经被演绎成了好几个版本!

    我心一横,管它的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中午,我不想走下三楼,就让庄艳下楼吃饭得时候,顺便给我带个盒饭。可那盒饭太难吃,我只吃了两口米饭,就没再动它了。

    吃晚饭回来的栾晓京走过来道:“小李,吃过了没?”

    我指了指还放在办公桌上的盒饭,无奈地道:“太难吃,我只吃了几口就饱了。”

    “别,应该多吃点。我那还有些萨其玛,我这就拿给你。”说完,她就快步走向自己的办公桌。

    我看着她的背影,本想拒绝的我,话却没说出口,心里顿时一股感动之流涌动!只是庄艳在旁边发出了不和谐的哼声。

    楼梯又传来一阵欢快的脚步声,我顺声望去,发现一个年纪与我相仿,着一身黑色的瓜子脸美女。她扎着小马尾辫,留着几缕桃染过的刘海,右嘴角还有一颗半个豆子大的黑痣。这痣可以说明她肯定是一个泼辣的女人。因为这我记忆里,在鼻沟左或右长个大黑痣的地主婆,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现在没有地主了,反而泼辣的女人基本都是在嘴角附近长个黑痣,只是换了一下位置而已。

    栾晓京正拿着萨其玛向我走过来,她一眼就看到了。“太好了,”快跑几步道:“晓京姐,你怎么知道我还没吃午饭?”说完,她就把栾晓京手里的半袋萨其玛给抢了过去,半点耻意没有的打开就吃!

    晕,原来她是个来和我抢食的主!

    栾晓京赶紧制止道:“谢楠,别吃,这是给小李的,我给你别的。”

    “小李?哪个小李?”她环视一下办公区,最好把目光停留在我身上。嘴里吃着我萨其玛,指着我道:“你说的就是他?”

    “嗯,就是他。你这几天一直在外面,还没有见过的新同事,就是小李。”

    “咦!”谢楠开始大量起我来,饶有兴趣地说:“这小伙还不错吗?怎么样,”她向我挑了一下眉,“有主了没?”

    “大姐,我没主呢!”

    在场的人听到我们的对白都笑了起来……( 妇科医院里De男人 http://www.8izw.com/4_4765/ 移动版阅读m.8i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