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爱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妇科医院里De男人 > 第二章 绝色美女
    傍晚时分,内裤终于干了,我穿上它,又穿上了早日也是自己亲手洗过的蓝色牛仔裤和外套,提着两大袋子垃圾,下楼去了。本来,屋子里的垃圾绝对不止这些,光我那些喝剩下的啤酒瓶就绝对能把正常人吓倒,那可是我用一个屋子积攒下来的。要说数目,估计只有天知道!

    路过小区的商店,店主跟我打招呼:“祥子,吃了没有。”

    (我叫李享,祥子是我的外号,从初中学了那片骆驼祥子后,就开始被人这样叫。一开始觉得不舒服,还跟几个同学因为这个外号打了几架。可后来,我的朋友们这样叫常了,也就不觉得怎么样了。我现在倒觉得我要是那个骆驼祥子该多好啊,起码他曾有过漂亮媳妇虎妞,可我现在还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我回到:“没吃呢。”

    商店老板:“没吃,过来吃吧,我煮了扇贝。”

    这个商店的老板是中年妇女,男人早死了,自己带着一个儿子。我在这个小区住了近两年,买烟,或者其它生活用品都上她这。夏天的时候,我还会在她商店的门口,叫一杯扎啤喝着纳凉。

    “不了,我还有事。”我谢绝了她的好意,做自己要做的事去。

    丢晚垃圾,我直奔设在小区旁一个临近的福彩投注站。这里也是我常来的地方,每次我都会花上4元钱买两注我跟了很久很久的双色球号码,每周的2、4、7我都会过来买,今天刚好是周二。我这人不贪财,我从不相信买彩票能致富。不过,为什么我还乐此不疲的买着,那也只是觉得:致富路多一条,是一条。或许真的有一天,那500万会砸中我得脑袋!就算这辈子永远砸不到自己,也就只当为咱们中国的福利事业添一份薄力。

    这个投注站的老板也是个女的,姓王,单名一个洁字。年龄跟我一样,都是27岁。她长得还有几分姿色,跟我也谈得来。平常没事的时候,我也会来这跟她拉呱。更多的时候,我俩是在相互抬杠,其中也夹杂着我对她的调戏。不过,大家请放心:我对她一点感觉都没有。再说,人家都结婚了,儿子都两岁了。还有,我不喜欢少妇。

    我站在投注站的门口,看到里面王洁正被一堆人围着。我知道她现在很忙,因为现在是下班的点,而且一些彩种快到投注时间了。我本想着等会再进去,反正我那个7点半才到点,不着急。

    刚打完一张彩票的王洁在将彩票给人时候,看到了站在门外的我,向我招了招手,示意让我进去。

    我推门而入。

    王洁拉开身旁的抽屉,拿出一张早已打好的彩票道:“祥子,你的早给你打好了。”

    我调侃道:“难道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知道我要买什么号码?”

    “切,你那两注号码我早背下来了,还用你说啊。”

    我接过彩票一看:红号1、2、8、10、18、19、26,蓝号12,没错这是我要的号码。这个号码是由我和女友的生日,加上我们确立恋人关系日期组合而成的。我们俩的生日都是12月26日,只是我是81年,她82年。我们成为恋人的那天是2001年10月18日,那是在海边的一个美好的下午。哦,对,她的名字叫许菲。

    “吆喝,怎么对我事这么上心啊?”我继续调侃王洁,又向她抛了个媚眼,“是不是对我……,啊?”

    王洁拿起一块抹布向我丢来,我一看不好,赶紧跳开。

    “我靠,好险!幸好我练过乾坤大挪移,差点就被你的暗器要了小命!”还没站定的我说。

    (屋内众彩民笑)

    王洁笑着对我说:“别闹了,我这忙着呢。”

    “哦。”

    知道她很忙,又加上屋里的人很多,就不打扰她了。再说,我还得去买菜呢。不过,我还是想再逗逗她。我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回身向王洁说:“美女,我真的走啦。晚上做梦别梦到我哈。”

    王洁头也不抬的回道:“去死!”

    “我靠,晕那。大家看到没,她让我去死!呜呜,我是那么那么的那个什么她,她竟然让我去死!”

    “哈哈……”屋内众彩民笑。

    王洁气得脸发白。

    彩民甲道:“祥子,这么大人了,还像个孩子,成什么样!”

    (彩民甲是个老彩民,跟我一样,专攻双色球。我们常在这见面,聊得也不错,只是我不知道他姓啥名啥。不过,这并不妨碍我们成为忘年交)

    唉,被老人家说一顿,好没面子,还是推门买菜去吧。

    就在我刚要推门的时候,街上传来了一个惊恐地女子的声音:“抢劫啦!…”

    有位女子被抢,她的声音吸引了屋内众彩民的注意,呼啦一下都准备冲出门外一探究竟。我见势不妙,赶紧往一边闪……

    md,中国爱凑热闹的老毛病,又一次被无情的体现出来!屋里买彩票的人有十几个,听到那声音,一个个都像是中了500万似的使劲往外冲。

    当我发现情况不妙想外边上闪的时候已经来不急了。“咣当”一声,我被众人撞了出去。

    “哎吆!”我以一个标准的狗吃屎的姿势趴在地上,此时我引用了一句经典的国骂:“我操!”

    没人理会我,他们都看热闹去了,还是先爬起来吧。两手撑地爬了起来,一看一身的土,心说:日,我这刚洗的外套啊!男人洗衣服容易吗?

    骂归骂,想归想,男人洗衣服容不容易都是废话,我还是先把身上的土拍干净吧。我开始拍起身上的尘土。就在我拍了没两下的时候,一股巨大的冲击力(比刚才大),又一次无情的将我撞倒在地。不过,这次不是我一个人倒地,又多了一个人。

    就在我受到撞击到倒地的那短暂的一瞬间,本能的看向了撞击力传来的方向:是一个神色慌张的男人撞了我。对,我确信他是一个神色慌张的男人,而且在他同我一起倒地的时候,我还看到从他手中飞出一样的东西。是什么东西,我没看清。

    那个慌张的男人从我的左侧撞击过来,我应该是右侧上半身先着地,可是我的右侧没有先着地,而是先碰到了从那男人手里飞出来的东西!而且那东西有棱有角,还挺硬!为什么知道,因为硌在我的右腋下的肋骨处。

    md,好疼啊!

    我疼得眼睛一时失去光感。当我恢复的时候,急忙看向那个给我把我撞翻在地的慌张男人,他依然神色慌张。

    他迅速地爬了起来,朝还在躺在地上的我跑来。我知道他想拿压在我身下的我不知道为何物的东西。但是,他把撞的这么惨,而且我又被那东西硌得生疼。我不能就这么轻易的让他把东西取走。

    我在心里呐喊道:我要报复!对,我要报复!

    我躺在地上,朝快要跑过来的那个神色慌张就是一脚——我这一脚力道实足地踹向他的膝盖处,而他因为受到这一脚攻击失去了重心,整个人向前飞了出去。

    我喊道:“nmd,摔死你!”

    在门口看热闹的众彩民这时反应了过来,纷纷冲出屋子,跑到那个被我踹倒在地的神色慌张的男人那里,把他按在地上。按得时候,他们嘴里还气愤地说道:“看你往哪跑!”

    md,原来他就是刚才抢劫的人。

    我还在疼,但已经不像一开始那样了。硌我的是什么东西,这是我意识到那男人是抢劫者后,第一个想得到答案的问题。

    我左手撑地,先起身在说。

    地上有一个包,我拿了起来,看了看。

    吆喝,还是名牌——lv!有钱人买的起东西!

    就在我看着这个lv包的时候,我又又一次被无情的撞上了。虽然这次我没有被撞倒,但tmd这是在我很确定的45秒内第三次被撞。

    心里说:祥子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就在我想对第三次撞我的人破口大骂时候,我闻道一股淡淡的清香。对,没错。而且这个味道,我好像曾经在哪里闻到过,只是一时想不起来。

    就在想那味道是什么的时候,撞我的那个人因紧张,又或者惊恐,从而导致呼吸急促地说:“谢,谢,谢谢你。”

    一个女人的声音,她的声音像我那女友。

    我在心里问自己:难道就是她?

    我急忙转过身,急切地想得到答案。但,当看到那个女子的时候,我很失望,她不是我心中日思夜想的她。不过,她很漂亮,是非常漂亮的那种。我看得一时眼呆,迅速地把我心中所想的那个她抛在脑后。

    我兀自不觉,心想:她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面前?她脸上这么微微一红,在我有生之年中遇到过的所以小姑娘站在一起,也没她一根眉毛好看。她每笑一笑,我就自残一刀,那也抵得很。又想:不论是曾经深爱过的许菲,又或者是这二十来年所泡的任何一个女性朋友,这许许多多人加起来,都没眼前这位天仙的美貌。我李享可以舍弃已经拥有的,或者是即将拥有的一切,我……我非做这天仙的老公不可!顷刻之间,我心中转过了无数念头,心中感叹道:在人群之中寻觅着你,就彷佛在海边掬起所有的沙粒,急于发现你的踪迹,如果不从愿,但愿还有来生。

    我呆呆地望着她……( 妇科医院里De男人 http://www.8izw.com/4_4765/ 移动版阅读m.8i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