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爱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刺客有毛病 > 第一百六十七章 林雪在路上
    西域大漠,风沙漫起。

    在这个风沙席卷的戈壁滩上,高耸入云的冰山融下雪水,便造就出一处水草丰美的绿洲。

    这个绿洲附近住着数百户人家,而在绿洲之上,一处白石铸就的宫殿格外显眼。

    这里就是西域罗教的重要分舵之一,号曰悲欢宫。

    这一日,一只矫健的深灰色鹞鹰在蓝天之上盘旋许久,然后直接落入宫殿之内,停在一位老人的手臂上。

    这位老人白发白髯,长眉如雪,但偏偏面如少年,整张脸晶莹如玉,没有一丝皱纹。

    老人从鹞鹰爪子上取下数寸长的竹筒,然后打开身边的匣子,只见里面是一条条晒干的牛羊肉干。

    看到那些肉干,鹞鹰顿时发出兴奋而压抑的叫声。

    只因为西域苦寒荒凉,寻常信鸽难以在此生存,只能够使用鹞鹰这种猛禽才能够传讯,而无论喂鸽子也好,喂鹞鹰也罢,它们在完成任务之后,必须立刻喂以食物,一方面是因为其长途跋涉,早已经饥饿难耐,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借此形成条件反射,让这些鹞鹰鸽子,变得乐于送信。

    当然,如果真的让鹞鹰和鸽子相遇,那么蜂巢所惯用的信鸽便会纷纷成这些鹞鹰的美食。

    老人信手将三四条肉干仍向空中,只见鹞鹰也腾空而起,在空中左右腾挪突刺,一一将那些肉干抓在鹰爪中,然后向着老人兴奋地鸣叫,再振翅远离——它要找一个安静的悬崖,再来慢慢享用这些美味的食物。

    而老人这边则用手捏开了竹筒,其中的羊皮纸顿时飘落而下,老人伸手,羊皮纸便一改坠势,飞入他的手中。

    悲苦老人将那张羊皮纸摊开在眼前观看,只见羊皮纸上,密密麻麻写着西域文字,他从头看到尾,脸色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手中轻微用力,原本坚韧的羊皮纸瞬间皱缩起来,最终化为飞灰落地。

    “宁夏真不愧是我的乖徒儿呢。”悲苦老人低低笑道。

    笑声沙哑带着些许的怒意。

    这样笑着,他站起身来,轻轻击掌。

    瞬间,在宫殿的阴暗处,跪下来数个全身甲胄的西域武士。

    “我要出去一趟了。”悲苦老人冷冷说道。

    “敢问主人要何处”为首武士问道。

    “先去总舵,再履中原。”悲苦老人向前走着,穿过跪着的武士。

    “你们在这里好好看家。”

    这个老人一边走,全身的骨骼都开始嘎嘣嘎嘣地作响。

    白发也逐渐变黑。

    等到他一路走出宫殿,走到西域这灼热的阳光之下的时候,只见宫殿门口所站立的,已经是一个看起来不过二十岁的黑发少年。

    “我都忘了多久没有走出来了。”悲苦老人低低笑道,他伸手挡住刺眼的日光,只见他肤色苍白如纸,眸色漆黑。

    “太久没有走出去了。”

    “真以为我悲苦老人的名号,是别人吹牛帮我吹出来的。”

    在悲苦老人的身后,白石宫殿的殿门,缓缓合上。

    ……

    ……

    嵩县城外,星光漫点。

    薛铃和盛君千各骑了一匹枣红马,正是之前寄放在驿站的马匹,因为银两给的足的缘故,所以几天不见,感觉马匹居然贴上了不少肥膘。

    而霍萤则一袭白衣跟在后面,胯下是一匹全身如雪的白马。

    薛铃和盛君千并不知道霍萤这匹马是从哪里来的,反正她也是从驿站牵出来的,并且驿站的驿卒看霍萤的目光又与盛君千薛铃截然不同。

    但这是霍萤的私事,薛铃又不好发问,毕竟这一行霍萤已经帮了他俩不少的忙。

    或者说,没有霍萤的帮助,两个人根本就带不走天不老。

    “你要跟我们一起去洛城吗”薛铃看着霍萤说道。

    “不可以吗”霍萤冷冷清清问道。

    “可以是可以,或者说再好不过了。”薛铃笑着说道“就是怕姑娘不方便。”

    “没有什么不方便的,我很想去看看那个需要天不老的病人。”霍萤看着薛铃说道“如果方便,带我一程。”

    薛铃点了点头,又看向身后的嵩县县城和远处层峦叠嶂的高山——因为是夜晚的缘故,只能够看到那些高山的轮廓。

    “你还会回来吗”薛铃问道。

    霍萤摇了摇头“当然不。”

    “那么今后你又要去哪里呢”薛铃再问。

    “等到了洛城再做决定吧。”霍萤轻轻说道。

    “反正。”

    “我早就没有家了。”

    这样说着,霍萤自己轻轻踢了踢马腹,这匹白马率先上路,哒哒走在了盛君千和薛铃的前面。

    盛君千和薛铃对望一眼,然后同样催动马匹,跟在了霍萤身后。

    此路迢迢。

    星夜兼行。

    ……

    ……

    洛城,霄魂客栈门外。

    客栈依然在检修之中,不过工作已经进入了尾声。

    在客栈对门,那家原本生意不错的杂货铺,如今已经变得门可罗雀。

    这并不是因为这里的货物不够全,价格不够便宜,也不是因为老板娘不够好看,笑得不够甜。

    只是因为在杂货铺旁边,站满了一群腰佩刀剑凶神恶煞的江湖人士,这种阵仗,寻常人又如何敢进去买东西

    不吓得尿裤子已经很不容易了。

    “所以说”商九歌看着那些在远处窥探的江湖人士“前两天的只是先锋军”

    “大部队这才刚到”

    “我想是的。”宁夏点头说道“如果不是怕影响不好,这个时候派黑无出来赶人是再好不过了。”

    “那就不是影响不好的问题了,那是徒增杀孽的问题。”商九歌叹了口气。

    “不过我有一个问题,为什么他们只敢看不敢过来”

    “他们明明不是冲着我来的吗”

    “怎么到了却畏缩不前”

    “我想应该是昨天韩冬的缘故。”宁夏说道。

    “韩冬”商九歌惊呆了“他有什么缘故”

    “你想啊,韩冬来找你比试对吧。”宁夏说道。

    商九歌点了点头“嗯。”

    “然后现在韩冬正在卧床养伤对吧。”宁夏说道。

    “但是那不是我打的啊!”商九歌愤愤不平。

    宁夏看着面前这些畏缩不前的江湖人士。

    “但是他们又不知道!”

    “蜂巢也没有告诉他们韩冬不是你打的。”

    。( 这个刺客有毛病 http://www.8izw.com/3_3643/ 移动版阅读m.8i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