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爱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刺客有毛病 > 第五章 第一个任务
    一块枫木制成的小令牌,不过小孩巴掌大小,用一根红绸带系着,上面雕刻着一对虚化的蜜蜂翅膀。

    蜂巢的这面令牌在薛铃儿手中翻来覆去,她没有问出来这面令牌有什么用处这样的话。

    这是蜂翅的凭证,拿到这面令牌,也就意味着自己正式获得了蜂翅的身份。

    “萍姐,什么时候会有任务?”薛铃儿在那个穿着翠绿衣衫的女子面前,恭敬问道。

    这名女子黑发绿衣,容貌清秀美丽,乍一看薛铃儿差不多以为对方是自己的同龄人,不过再一端详,还是能够在对方脸上看到一点岁月的痕迹。

    她就是何萍,方别口中的老板娘,也是自己需要称呼的萍姐,她既是这家霄魂客栈的老板娘,同样也是自己和方别的引蜂人。

    按照蜂巢的规矩,蜂针和蜂翅归根到底只是杀人的工具,他们没有资格和蜂巢联系,所有的任务和指令下达,都由这个引蜂人来负责接洽。

    何萍歪头看着薛铃儿笑了笑:“任务该有的时候就会有的。”

    “不过在开始交代任务之前,我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有什么是比刺客的任务更重要的事情呢?

    原本薛铃儿是不知道的,但是她很快就知道了。

    ……

    ……

    “我不同意!”在听完了何萍的说明之后,薛铃儿第一反应就是这个。

    开什么玩笑?

    她是来卧底当刺客的,不是来当店小二的。

    是的,这就是何萍口中所说的更重要的事情。

    “一个正常的客栈,我们需要一个账房,一个跑堂,一个厨子,一个打杂。”何萍在大堂的桌子前这样给薛铃儿说道。

    “所以我们还需要一个老板娘对不对?”薛铃儿回答道。

    “如果你这样以为也没有错。”何萍侧头笑了一下,她的笑淡淡的,不仅笑不露齿,更是那种笑只是为了礼貌的感觉:“在你来之前,我们这边目前我是账房兼厨子,方别是跑堂兼打杂。”

    “我做账房!”薛铃儿斩钉截铁说道。

    为了增强说服力,薛铃儿继续说道:“我会算账,我会记账,我还能写一手好字。”

    何萍看着薛铃儿:“那么我做厨子?”

    薛铃儿半天没有敢把好字说出口。

    账房先生肯定是最轻松的活儿,但是这样的活儿怎么好意思和顶头上司抢呢?

    “但是为什么我们非要开一家客栈呢?”薛铃儿终于反问道:“我们不是蜂巢的刺客吗?”

    “蜂巢的刺客就可以不吃不喝?”何萍注视着薛铃儿反问道:“还是你以为天天都有任务,我们可以杀人杀个不停?”

    刺客不就是这样吗?

    风里来火里去,天天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薛铃儿突然感觉自己对刺客的认知出现了一些误解。

    “这家霄魂客栈同时也是组织在洛城的情报支点,我们不仅是组织的一只木蜂,更是组织的一个蜂室。”何萍这样平静地向薛铃儿解释:“所以我们需要自己养活自己,也需要一个正经的职业来掩人耳目。”

    这和我想象的江湖不太一样啊,大侠本身不就是一种职业吗?

    难不成所有的大侠私底下都有着另外一种养家糊口的职业?

    这样一想是不是太幻灭了?

    就好像知道那位大侠在怡红院一掷千金用的都是他自己给别人拖地算账跑镖赚来的钱一样。

    这样的江湖未免太令人幻灭了吧。

    “我当厨子。”薛铃咬着嘴唇说道:“虽然我会的菜不多,但是我可以学。”

    是的,既来之则安之,仔细想想当厨子怎么也比当刺客好听一点?

    伪装职业就是这点好?

    “好的,那么我们先来分配一下月钱。”何萍点了点头:“方别兼职跑堂和打杂,所以拿两份月钱,一共是六钱银子。”

    “你是厨子,厨子一个月四钱月钱,我是账房,一个月四钱月钱。”

    这样说着,何萍从袖子里取出几块碎银子,掂了掂重量,然后一一推给桌子旁的二人。

    方别沉默接了,薛铃却掂量着自己手里那轻飘飘的银锞子,一时间有些恍惚。

    她在家里做小姐的时候,一个月照例有二两银子的月钱,逢年过节的压岁钱能收入小一百两,就算是锦衣卫的俸禄,一年也有一百二十石的粟米,折合银两是六十两银子。

    不过随即薛铃在桌子上欠了欠身:“谢萍姐。”

    “这有什么谢的,凭本事赚的钱,哪里有谢不谢的。”何萍淡淡笑道:“所以从今天开始,我们分工定了,有任务的时候暂且不提,没任务的时候就各自做好自己的差事,月钱一个月一结,这是提前支的工钱。”

    正说着的时候,只见一只雪白的鸽子扑腾腾飞进客栈的院落,然后探探脑袋,瞧见何萍之后,再一振翅飞了进来,停在了何萍的肩膀上。

    咕咕咕叫了三声。

    薛铃儿看着那只通体雪白的信鸽,只有眼睛是血一样的红色,这样的信鸽价值不菲,一只恐怕二十两都买不到。

    何萍则轻轻挠了挠信鸽的下巴,然后从鸽子的脚上取下绑着的铜管,随即从自己的腰包里抓出一小把谷子,洒在桌上,白鸽便从何萍肩膀跳了下来,蹦到桌子上啄食着谷粒。

    而另一边,何萍自己打开铜管,里面是一张薄如素纱的纸条,何萍摊看自己看了一眼,啧啧了一声,然后重新卷成卷,按在桌子上推到桌子中央。

    “来的早不如来得巧。”

    “已经连续一个月没有任务下来了。”

    “你刚来两天,就有了新任务。”

    薛铃没有动,方别自己伸手拿过那张纸条摊开看了一眼,然后重新卷好放下。

    斜眼看了一下薛铃。

    薛铃这才点头,伸手拿过那张轻薄的纸条,打开一看。

    却见上面用蝇头小字写着:

    “玄字号任务。

    刺杀华山外门叛派弟子宁怀远。

    任务介绍:宁怀远自华山杀同门而叛,将于三日后途经洛城,请伺机刺杀。

    任务奖励:刺客积分二十分,纹银五十两。

    另:据华山派声称,该弟子身上有可能携带紫霞神功抄本。”( 这个刺客有毛病 http://www.8izw.com/3_3643/ 移动版阅读m.8i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