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爱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刺客有毛病 > 第一章 少女剑未佩妥
    天禄三十二年,北镇抚司。

    春三月,杨柳抽枝,万物萌发,金灿灿的日光温暖洒落在身上,足以驱散一冬来的寒冷。

    但是整个燕京城中,北镇抚司可能是最寒冷阴暗的地方了,因为这里是锦衣卫的所在地。

    薛铃儿穿着不太合身的飞鱼服,飞鱼服上的龙鱼在云海中翻腾着。

    少女低头听着眼前公案后男人的训话,低头看不清容颜,只有满头青丝柔顺披落。

    春三月,少女依然穿得有些单薄,并且衣服也不是很合身。

    “去年腊月初八,蜂巢刺杀我朝户部左侍郎周海天,圣上震怒,责令我等三月内破案,今天已经是三月初二。”公案后的男人穿着斗牛服,威严堂皇:“你有什么建议吗?”

    “属下愿意带队剿杀蜂巢,请吕渊大人准许。”薛铃抬头,露出清丽坚毅的面容。

    “你?”吕渊看着薛铃,笑了笑:“我整个锦衣卫这三个月来,将整个天下翻个底朝天,都最终一无所获,你一个小小薛铃,就敢夸下海口说自己带队手到擒拿?”

    “是显得你薛铃神通广大?”

    “还是显得我锦衣卫无能?”

    这两个帽子盖下来,若是常人早已经跪下来了,但是薛铃依然站的笔直:“属下不敢。”

    “跪下!”吕渊大声喝道。

    薛铃轻轻咬着嘴唇,没有跪。

    “你该不会以为?”吕渊开口,声音透着丝丝的寒气:“薛平薛大人,他还会替你撑腰吗?”

    “跪下!”

    薛铃双手握住,低头说道:“家父已死,但我仍是锦衣卫六品百户,得圣上赐飞鱼服,面圣方才下跪。”

    她宁愿穿着飞鱼服来到这里,就是为了维护那最后的一点尊严,但是对方却想要将她扔到地上蹂躏践踏。

    “好!好!好!”吕渊连着说了三声好字。

    “薛平大逆不道,竟然敢请圣上赐你一个女子飞鱼袍,锦衣卫百户,如今薛平已死,你认为这身皮还能护着你吗?”

    薛铃低着头:“请吕大人秉明圣上,夺我官职衣袍。”

    吕渊笑出声来:“你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呢。”

    “我是夺不了你的官职衣袍,但是,上峰有令,你还是要听的吧。”

    “锦衣卫百户薛铃听令!”

    薛铃只能恭敬半跪下来,抬头望着眼前这个得意的男人。

    “我等经过三个月的艰苦排查,认为蜂巢结构严密,牵连甚多,不可贸然行动,因此决定向蜂巢内部派出暗哨,里应外合,一举击破。”

    “薛铃,你身为锦衣卫百户,又是女子,一直秘而不宣,所以是暗哨的最好人选之一。”

    “你可愿意担此重任?”

    薛铃不可思议:“我……”

    那一瞬间,少女百感交集,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有这样一个诡异的任务。

    “你可愿意?”吕渊重复了一遍。

    薛铃低头。

    “属下愿意。”

    ……

    ……

    三月十五日,洛城城东。

    依然是春天,青石的街道上已经是人群熙熙攘攘,叫卖声不时传来,薛铃早已经褪下了飞鱼袍,那东西是礼服,没人寻常会穿,家中此时已经无人,万一被盗,那可是重罪。

    原本薛铃还想把飞鱼袍存当铺,毕竟她手里的银子也不多了,没有想到当铺账房一看飞鱼服一角,自己就屁滚尿流地跪下来,拼命求饶,薛铃没办法,只能说一句不好意思走错了。

    她只能转身把飞鱼服再带回家中,在院子里一个人挖坑在那株大杨树下面把飞鱼袍给装箱埋了。

    那一夜她在杨树上看了一夜的星星。

    想了一夜的爹娘。

    燕京虽大,已无她容身之处,吕渊这个安排,是想让她在这里名正言顺地死去,因为毕竟亡父名声在那里,锦衣卫里面,谁又敢对她公然加害。

    这是借刀杀人之计,但是她却只能自投罗网。

    少女抬起头来,看到了面前的客栈牌匾上写了“霄魂客栈”四个大字。

    少女不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知道的以为这是客栈,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烟花柳巷呢。

    这样想着,薛铃提了提背上的包裹,走进了霄魂客栈的大门。

    “小姐,您几位?”刚一进去,薛铃就听到了有温和干净的声音问她,毫无寻常店小二的烟火气,薛铃抬头一看,看到一个清秀的少年站在面前,双眼上蒙着一块黑布,正看着她问道。

    这人明明是一个瞎子,却怎么知道自己是小姐呢?

    薛铃决定不想这个问题。

    “只有一位,看茶。”

    “请问您要什么茶?”少年问道。

    “明前龙井二两,信阳毛尖二两,庐山云雾二两,云南普洱二两。”薛铃清脆说道。

    “我这就给您去沏。”小二回头便要去内房,竟然不问一个人如何喝的完这么多的茶叶。

    “且慢。”薛铃叫住他:“我还要花雕一瓶,烧刀子一瓶,竹叶青一瓶,杏花村汾酒一瓶。”

    小二看着薛铃:“敢问姑娘贵姓?”

    “我姓林。”薛铃开口说道。

    “茶叶和酒有点多,能不能请林小姐去后面一趟,帮忙搭把手?”小二这样说道。

    话语温和平静,毫无攻击性。

    薛铃就等着这句话,当即从座位上起身:“我们走吧。”

    霄魂客栈虽然叫霄魂客栈,但是实则只是一间普通的客栈罢了,只有一楼摆些桌子,卖些酒菜,二楼多是客房,客栈大厅后就是后厨以及帮工住的地方。

    而现在,薛铃就被店小二一路带到了一个狭小的房间里,薛铃可以看到房间里有一张铺着粗麻布床单的小床,以及床边的桌子上放着纸笔。

    这似乎是这个店小二的房间,不过这个房间并没有寻常男性房间的杂乱和浊臭,反而整洁中带着一种说不清味道的清香味。

    介于薄荷和柠檬之间的味道。

    不过在下一瞬间,薛铃被一柄发亮的短刀抵住了咽喉,店小二一手持刀,将薛铃压制在了墙上,同时话语依然懒洋洋地没有半点精神。

    也没有一点意外的意思。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方别,隶属蜂巢,目前是没有蜂翅的木蜂蜂针。”

    “请问。”

    “你是我的蜂翅吗?”( 这个刺客有毛病 http://www.8izw.com/3_3643/ 移动版阅读m.8i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