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爱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影帝 > 第三百七十七章 陆泽的“超能力”
    “你是怎么做到的?”

    “什么?”

    “控制住泪水,不让它留下来,保存在眼眶里,真的很不可思议,我从来没见过有人可以把泪水运用到这种程度,你是怎么做到的?”

    今晚要拍个夜戏,但并非是在餐厅中进行拍摄,剧组需要转场至附近的一处民宅,场务们正将道具搬运上车送回公司,随后不会再返回餐厅,而是去民宅布置场景,而演员们则有两个小时的时间休息和研究下一场的剧情。

    陆泽正在笔记上写着接下来要拍摄的,难度较大的片段的注意事项,从业十余年,他仍相信好记性不如烂笔头,依旧会把剧本进行标注,在空白处填满密密麻麻的文字与符号,让来到他身边,准备请教的卡米亚倍感惊讶。

    现如今的电子时代,对于剧本的个人心得通常会被演员记录在电子设备中,用一串字符,或是一条语音来进行储备,毕竟写写画画后的剧本很容易弄脏,可能会遮盖演员所记录的备注。

    她已经忘记有多久没见过这样的剧本了,这种渐渐被淘汰记录方式在此刻被她所目睹,多少会让她有些有些怀念,毕竟曾经的她也如今用心的将剧本写满备注,一笔一划中倾尽了她对电影最真挚的感情,这触动青春的回忆,令她的语气也不禁更加温和。

    陆泽还真没想到卡米亚会主动和他搭话,毕竟在此之前陆泽与卡米亚没有过多的交流,对她来说,陆泽更像是一个路人。

    嘴上还叼着香烟,正飘着袅袅的白烟,见女士离自己很近,陆泽下意识的将烟头灭掉,扔进了餐厅设置的垃圾桶,认真回答了卡米亚的问题。

    “对我而言,这更像是一种感觉,当我想要它出来的时候,它就会出来,在我的眼眶里,保持适当的量,慢慢的我就能控制它,直到它成为了我的一种本能。”

    “哇哦……听你这么说,好像是一种特异功能,这可能真的需要长时间的训练,我刚才有在尝试,但真的很困难,我只能感受到我的眼睛里有泪水,但有多少,我需要多少,则完全不是我能控制的。”

    “刚开始做尝试的时候肯定会非常的困难,不可能立刻就能掌握……就是这样。”

    两人之前没有什么交流,导致如今没有了话题,陆泽也不是那种会尬聊的人,对她点点头,就再次拿起了笔。

    “我之前就听说过你悲情戏是你的强项,如今看来还真是名不虚传。”

    “其实我喜剧演的也不错。”

    “是吗?我还真的不太了解,看来我需要补补课了。”

    “咳……额,其实……我没演过喜剧。”

    陆泽只是开了个玩笑,没想到卡米亚还当真了,这多少会让他有些尴尬,在系统里他演过各种各样的剧本,是毫无疑问的全面型演员,绝非是如今他给大众的印象,仅仅一个治愈片狂魔,但如今的片约真的没有可以让他发挥其他表演能力的机会。

    “哈哈,我了解了……我很好奇,像你这样的悲剧类型顶尖演员,可以做到多久才能哭出……这么快?”

    悲剧类型并非是她的强项,所以哭戏相对于其他类型的剧本来说,毫无疑问是她的短板,她可以在七秒内掉下第一颗泪珠,这个速度已经够快了,但她见过更快的,一时间出于好奇,她问了陆泽这个问题,但没想到陆泽直接用行动做出了回答。

    在这个问题刚从嘴中说出的那一刻,陆泽眨了下眼睛,就这一眨眼的时间,眼中便开始涌现水雾,然后眼泪吧嗒掉下来一颗。

    她就这样微张着嘴巴,看着一脸轻松的陆泽,从眨眼到一颗眼泪掉下来,也就是一秒钟的时间,如此匪夷所思的泪腺控制能力,让她一时间失语。

    这是人吗?你确定不是滋水枪?

    这是她很想说的话,但她和陆泽的关系以及她本身的素养都不允许她如此开口,于是结结巴巴一阵后,长叹口气,露出气馁的苦笑。

    “我们还是对一下戏吧……”

    今晚要拍摄的,正是两人的对手戏,双方对于剧本已经做足了准备,所以在对戏阶段并没有出现什么问题,简单的碰了一下便散去各自吃完饭,随后各自驱车前往民宅。

    ……

    “嗝~陆泽,我好想看见卡米亚找你聊天了,看样还聊的挺投缘啊,有来有往的聊了那么久,该不会……”

    欧美的剧组没有管盒饭这种说法,除非是放松一下,搞个聚餐趴体,否则工作人员和演员都是自己解决饮食问题,当然,剧组也会对其进行一些经济补助。

    环球这四个大老爷们单独外出觅食,饭后上了车,米奇咬着牙签,露出一副贱嗖嗖的表情对陆泽发出了情感问话,引得老门家这两兄弟也来了兴趣,在后排双手抱怀,上下打量着陆泽,似乎很想听到陆泽说些非官方的答案。

    “就是对戏,还有讨论一些表演技巧,怎么了?”

    “切~”

    回答还是“官方”的,让三人兴致全无,米奇伸头把咬断的牙签吐出窗外,拿起另一端重新叼在嘴里,或许是感觉到牙签另外一端有点咸味,还砸吧砸吧嘴,一副不修边幅的邋遢样子,在中控屏上按触了下收音机按键。

    陆泽知道他们打的什么坏心思,也没有继续辩解,因为这种事情不管是跟男女老少任何一个人辩解,都总归是越描越黑的,而且在一七年的时候,有关卡米亚的一则传言也被她本人证实。

    欧美这边很流行标榜自己是什么什么主·义者,比如素食主义·者啊,环保主·义者之类的名头,卡米亚也是其中之一,她亲口承认了她是不婚主义者,而不婚的原因则是因为她自身性·冷淡,并认为没了这一层关系,她会与未来的男友或丈夫产生不可避免的矛盾。

    除非她也找一个同样冷淡的丈夫,可那样的日子过的也太过于没滋没味,她还不想要,所以说,人还真就是贱皮子,就算是光鲜亮丽的大明星也是如此。

    陆泽并真不认为以他的魅力能把卡米亚掰回到正轨上来,那样不太现实,毕竟性·冷淡也算得上是精神疾病的一种,还是很难治的,不可能只因为跟陆泽聊几句就回春了。

    四人无话,一路上听着主持人播放着天气预报,各自心里想着事情,当然,不是那些乱乱糟糟的事儿,只是工作上各有分工,大家都在为自己的职业做思考。

    等到四人到达剧组时,其他人员已经全部就位,较真的讲,四人是迟到了的,就是因为米奇这王八蛋嘴叼,非要吃市中心的一家炸鱼排,来回往返就花了将近一个小时。

    “抱歉,回来晚了,今晚有球赛,路上堵车,各部门开始准备,陆泽你快点去化妆。”

    剧组重新开始运作,没什么好说的,还是那些工作,无休止的调试镜头,调试角度,调试设备,等候主演化妆结束,正式开拍。

    这场戏陆泽的打扮要更加的年轻一些,化妆师掩盖住了他并不算明显的皱纹,又打了点腮红仿画醉酒的脸色,仿佛一下子让陆泽回到了十年前,换上黑白经典款式的西装,在走出化妆间时还不忘闷了两大口在餐厅拍戏时喝剩下的果酒。

    这种酒是专门从伊尔克鲁堡拉回来的,同样是用葡萄酿制,但比起红酒的口感更像是一种饮料,酒精味并不浓,通常是给女人喝的,偶尔男人在睡前也会喝一些,但别小看它的后劲,拍完餐厅戏后的一个小时内,陆泽明显能感觉到晕眩感,直到吃完晚饭才得以缓解。

    在等待设备检查的半个小时内,酒意渐渐涌了上来,但不足以影响陆泽的表演水平,感觉到舌头微微有些麻木,不像是醉的,反而感觉是果酒内的糖度蜇的,用上牙摩擦舌苔使麻木感更加清晰。

    待到米奇呼喊时,他起身,走到镜头外,对身旁穿着婚纱的卡米亚点点头,伸手做了一个交警指挥停车的手势,走入镜头内,坐在单人沙发上,翻来覆去找一个最合适的坐姿,看桌面上空无一物,对场务挥了挥手。

    “麻烦你找一个水瓶,再拿几个杯子,要玻璃的,上面不要任何的图案。”

    对于男主角的要求,场务当然不会拒绝,匆忙的离开片场,大概十分钟后满头大汗的把陆泽所需要的东西抱了回来。

    水瓶中盛满水后,陆泽将水倒入杯中,分别以抿一口、喝一口、和大喝一口,将这杯水喝光,思索片刻后,陆泽点了点头,米奇熟练的将一瓶矿泉水扔过去,将水瓶填满,又拿纸巾把刚喝过还剩些水滴的杯子擦拭干净,很显然,陆泽又用了他的第二个绝技。

    秘技·拍摄现场再加工。

    “他在干嘛?”

    “这不是显而易见吗?上场戏太简单,他还犯不上单独加戏,其实这场戏对他而言也不难,可能是跟你对手戏,他认真了……你注意配合就好,毕竟他认真起来总是喜欢玩即兴,但不会让你难接台词,你会演的很舒服的。”

    回答了卡米亚的问题,对她的猜测给予了肯定,不再看她脸上惊讶的表情,将填满水瓶后剩下的矿泉水一口气喝掉,淘气的拧动瓶身,大拇指摩擦瓶盖,砰的一声,瓶盖崩在了克沙的脑门上,米奇这才淘气的笑了笑,对陆泽竖起了拇指,并得到了陆泽同样竖起拇指的回应。

    “米奇!你特么几岁了!”

    “哈哈哈,爆头,陆泽,卡米亚,准备!场记打板!”

    “《往生》第二场!第一幕!开始!”

    “……”( 全球影帝 http://www.8izw.com/3_3494/ 移动版阅读m.8i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