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爱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焚天路 > 正文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最深处
    “周姑娘离开了”

    灵大宝一怔,感受着来自船上的剑意,又道“画圣前辈说笑了,周姑娘明明就在船上察视着我。”

    剑机一直在船上显露,震慑着自己。这说明周姑娘未走,这中年文士又为何说、周姑娘离开了此地

    言先生知道灵大宝所说的观察是什么,这正是中了下怀,便如实回答道“前辈有所不知,您所感受到的剑意,不过是周姑娘凝结的剑意结晶,留在这里、是故意震慑你。周姑娘刚走不久,且看东南方。”

    “刚走不久”

    灵大宝听言再次愣住了,转头望去。

    水面辽阔,波光粼粼。借着月光、可以清晰地望到东南方向的湖面、在那几里之外有一道玉色身影,乘舟离去。

    “那是周姑娘”灵大宝眯着眼睛,并没有看清远处那道乘着一叶小舟、随波而流的身影。只能依稀间看出那是一名女子。

    “剑意结晶”灵大宝看到那艘远去的船舟,脸色逐渐难看了起来。

    灵大宝相信了船上那中年文士的话,周悠落竟是真的离去了。

    回想起先前,他早应该有所察觉,也不至于让那仙女般的娇娘偷偷离去。

    “难道,她真的不喜欢我真的对我无意这一切都是我自作多情了吗。”灵大宝的心境刚刚有所恢复,但在此刻、又陷入了冰窖之中、不仅仅是哗凉,更是刺骨冰寒,被冻固在那里。

    只要外力一敲、就会四分五裂、坠落到地、碎成粉末。

    他像是被人伤的体无完肤,打击的一蹶不振,抬头所见、已不是漫天星光遍布,而是一片黑暗。

    他强烈的自信,竟在出山不到几日功夫,就被人狠狠打击。

    “原来如此她是故意将剑晶留下来,拖延时间的吗。”灵大宝一声苦笑。

    灵大宝颤抖着身躯,泪水从眼眶中流出,心中像断了线的珍珠洒落一地。

    黑夜中,他哭的很大声,与夜风相汇集在一起、更是无比凄凉。

    “公子公子他哭了”

    “公子他为何要哭”

    船上的女子们听到这凄凉的声音,身躯同样是一震,这实在太过悲惨。

    在这一刻,女人们抬头、看着这漫天繁星映辉相争、不再是美幻之幕。而是一种寥落空旷的秋景,给人一种寂寞萧索的感觉。

    这是一个悲秋,是一个人在为离别而感到深深的愁苦。这就像是神话故事中,牛郎与织女的分别,让人感受悲惨。

    这哭声,渐渐弥漫在这整个船舟,渐渐盖过了船楼内的曲乐之声,一时间、停止了下来。

    “是谁在哭这哭声好是凄惨。为何会让我同样有着一种思念悲伤的感觉悠落悠落悠落姑娘,为何还不出来

    有男子正在船楼之内看着舞女起舞,那些舞女颇有姿色。但他还是心不在焉,心思不知飘到了何处。

    何处,何处大概也只有天下第一大美人处。

    不仅是这名男子,在场所有男人的心思都不在这些女人的身上,哪怕是穿着再过隐隐露露,媚眼再过勾人,也不会勾住他们的魂。

    他们的魂都飞走了,飞到了那天下第一大美人的身上。

    只是不论他们如何朝思暮想,悠落姑娘都不会将心放在他们身上。

    这些男人们都不奢求了,只是再想看悠落姑娘舞一曲。

    自从看了悠落姑娘一曲剑舞,便痴迷其中了,难以自拔。恐怕、这一生除了悠落姑娘的舞之外,对她人之舞、再也不感兴趣了。

    “明明肤白美貌、身材窈窕的悠落姑娘,起舞时腰肢款款,风情万千。为何平日里,如此冷淡,似无情人呢”

    人们听到惨惨戚戚的哭声,不由得心生悲苦。爱而不得的悲苦。

    这爱,终究是求不得。但他们还是在想再见一次、那腰肢款款,风情万千。

    也有女子一声哀叹,黯然神伤。那弹琴的女子、全神灌注、发挥了比平日里更佳的水平,然而、台下的人还是心不在焉、浑浑噩噩、像是丢了魂一般。

    她好歹也是个才女,也是有着倾一城之色。曾经美人出浴,脸颊起一片愉悦的朝红,不知迷到了多少才子

    然而,今日却是无人多看她一眼。

    想到这里,听到这哭声。这名女子、竟是委屈的哭了起来,泪如珠、一点一滴、如雨珠。

    都说曲境相同,便会让人陷入其中,达到一种身临其境的地步。今日,这哭声、便是达到了这个境地。

    “”

    言先生此刻脸色复杂,在听得四处皆起哭声悲凉,不由得自己也入景了进去。

    “看来这位公子,真的是对周姑娘动了情。否则,又岂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心伤作哭、真情流入。”

    “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我却选择了放手。如今回想回来,都是无尽的悔意。”言先生双眸迷离,仿佛陷入了思绪当中,回到了当年意气风发的时候。

    “当年的爱意,任性的藏在心头,不敢表露。也为所谓的面子,迟迟不敢伸手。若是当年,我如公子这般、那么如今也不会一直孤独一人。”

    言先生长叹了一声,心中有无穷无尽的悔意。也对这名公子、抱有极大的歉意。

    “若是周姑娘前脚离去,我就将此事告

    知这位公子。公子也不会如此伤心了。”言先生想了想,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在这一瞬间,言先生的心中有决定了一件事。

    “公子!还请上来一叙!言某自当会将关于周姑娘的事一字不漏的告知与你。”言先生低头、俯视着湖面、看着那名悲伤哭泣的青年男子,高声开口。

    随着语音落,便是四起大风,又仿佛霹了一道天雷。

    言先生要一语点破了这位公子的伤境,让其摆脱。有些人,在无尽悲伤之中,一旦入了困境,那么将彻底奔溃、成为疯疯癫癫的人。

    这一声,好像真的让灵大宝从悲境中回神。

    只是,灵大宝愣了些许时间。而后再次抬头,与中年文士,眸光对视。

    “悠落姑娘的事以前的事小时候的事,还是长大一点的事?”灵大宝愣了许久,而后摇了摇头。

    “我要知晓这些事做什么我需要的是周姑娘的回心转意,是她对我亲口所说。”

    灵大宝只是摇头、心中如此想着。但在言先生眼里,这位公子、是浸泡在水中一动不动。

    只有一个脑袋在水里晃着,溅起水花,四处飘浮起一缕又一缕头发,模样甚至有些惨白的可怖。

    “伤心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了吗。”

    言先生只是以为,周悠落的狠心离去、对于这痴情人来说,是天打雷劈的打击。除非周悠落回心转意,否则一时间难以重新振作起来。

    但周悠落的心里,好像装着别人。这名公子很优秀,或许若是提早遇见他,周悠落或许会对他心生好感。

    可惜,人总有个先来后到。迟到了,便是错过。对于有些人来说,最先所遇,便是最是值得。

    “伤感孤单,天下之大,无人懂我。放眼四望,纵目茫茫。不知道什么是悔意,自君别后,今后怕是尽是悲凉。”

    “今后,不知道什么是过错,咫尺天边,也将不知道什么是盼望,所谓伊人,也不知道在何方。”

    灵大宝叹息又叹息,又睁眼看了一眼上方那些泣涕如雨的女子,心里暗道。

    “没想到,我竟会在一个女人身上跌倒。悠落姑娘啊悠落姑娘,你把我的脸面给丢尽了。不过没事,我会把自己装作一个痴情人。”

    “而后让人传颂,一个接一个,一群接一群。最后天下皆知我痴情。这样,悠落姑娘再得知我的痴情后,一定会感动,一定会爱上我。”

    这是一个局,一个把自己伪装成痴情人的大局。

    就算今后悠落姑娘没有接受自己,那么也会有不输于悠落姑娘的才情女子爱慕自己。

    那样,就能以自己的痴情,自己的被动,对这世间伤的遍体鳞伤,勾起那些才情女子心中的母爱,只会一味迁就他。

    灵大宝笑了,在水中笑了,水面不断起呜呜的冒泡之声。

    言先生把这一切都收在眼底,再次一叹后,高声开口“周姑娘离去不久,难道公子就不想追赶上去吗俗话说,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言某认为,不论是才情还是博学、还是相貌,公子都是与周姑娘是绝配,是天作之合。”

    一语点醒梦中人,灵大宝听言,身躯顿时一震。整个头从水面里露了出来。

    不错,看远方那艘船舟上的身影,依然还在视线中。说明并不是遥不可及,还是有希望追赶上。

    灵大宝先前只想着悠落姑娘是否真的没有对自己动情,是否是自己自作多情。陷入了打击之中。毕竟他认为,以自己的样貌,是不可能出现拒绝他的女人,甚至男人都不会有。

    他从始至终,都没有想到过追赶上去。直至这中年文士提及。

    “公子,上来吧。言某知道周姑娘的一些事,或许对你能有帮助。当然,能否得到周姑娘的芳心,还是需要靠公子自己的本事。”

    言先生轻声开口,声音却是清晰的落在了青年男子的耳中。这是以一种秘法传音,极为耗费心神。之所以如此,他是怕被那二十八位女子听到,不想被带有杀气与怨念的眸光注视。

    一直在水下的灵大宝顿时精神抖擞,双脚向着水下一蹬,借着这股浮力、一跃窜上了船上,抖落了一地水。

    他的身上依然五光十色,全身上下到处都是光辉。使得原本可以隐现的肌肤,都被光芒融罩了,就连那些女子瞪大了眼睛,想找某一处黑黑的一撮,都无法看到。

    灵大宝抖了抖身子,深吸了口气,而后向着言先生起晚辈之礼,深深一拜。

    “还望前辈指明一条明路。若是我与悠落姑娘能造就一段姻缘,那么前辈便是周某的再造父母。”

    “再造父母”原本言先生想说不敢当,但想了想,觉得很值得。若是他成了这位青年男子的再造父母,自己的画道哪有不足,不是可以随时向其请教

    若是这青年男子成了自己的恩师,那么必须恭恭敬敬,有些不懂处、也不敢经常去打扰,生怕对方起不悦。但他要是成了这青年男子的再造之爹,那就不一样了。

    自己随时可以去请教,若是不教,若是不悦,那就是不孝。

    “好。”言先生笑了起来,但没有多语。只是伸出了一只手。

    在言先生伸出手的这一瞬间,灵大宝感受到一股极为凛冽甚至还有些纯粹的剑意。

    “这就是悠落姑娘凝结的剑晶”灵大宝盯着那一只手,喃喃开口。

    下一刻,他便是看到了言先生摊开手后的掌心中,有一枚薄薄、如指甲片一般的透晶体。

    “好纯粹的剑意,若是将此捏碎,爆发出的剑意,足以伤我了。”灵大宝双眸微缩,有些忌惮。

    言先生点了点头,道“有时候见到的不一定是真的。这枚剑晶只能存留一个半时辰,如今一个时辰过去了,还剩半个时辰。”

    “周姑娘留下的剑晶,能够持续一个半时辰,还剩半个时辰”灵大宝一听,顿时一愣。

    “不错,这剑晶只有一个半时辰可以维持。按照周姑娘所说,这剑晶、徒有其意罢了,并没有暗藏剑机,并不能对你造成威胁。”言先生开口,已是下意识的把公子给去掉了。

    灵大宝一直愣在那里,这剑晶有没有暗藏剑机,他并没有在意。

    他在意的是言先生所说,这剑晶可以持续的时间能有一个半的时辰,如今只剩半个时辰。

    也就是离当时一个时辰。

    灵大宝闭上了眼睛,开始仔细回想。

    他回想到一个时辰前,的的确确是悠落姑娘的一道剑意直直锁定自己,而后突然如水般化了开来,但并没有过多在意。

    因为剑意还在,并没有散去。

    灵大宝也没有想到周悠落会玩这一出。

    “悠落姑娘的身影还在视线当中,说明并没有走远。”灵大宝喃喃开口之中、转头瞭望远处那船舟的方向,还是依稀能够看到站在上面的那道身影。

    “不错,周姑娘应该是离去刚不久。在她将这枚剑晶交给我时,特地跟我说了声。”言先生回答。

    “特地说了一声悠落姑娘说了什么”灵大宝赶忙追问。

    “周姑娘说了,她一曲舞剑,消耗了太多精气、想要在歇息一个时辰。而后回自己的房间去了。那艘船舟,我观察了许久、出现的时间到现在大概过了一炷香的时间。”

    “一炷香”灵大宝听言,双眸瞳孔顿时大量了起来。

    如久在黑暗中人,突然望见前方竟有一线微弱光芒一般,此刻当当真是又惊又喜。

    “留下了可以存留一个半时辰的剑晶,却是一炷香前才离去。是故意让我还能够见到她”

    “这其实就欲擒故纵,想慢慢勾起我么”灵大宝笑了,笑的很是开心。

    他就知道,以他的样貌、就算是天下第一大美人,又怎样还不是一样要被他迷倒

    “周姑娘的离去,是为了去某一处地方。便由我来带你去。”言先生想了想,开口道。

    虽然,他极不愿意去那一处地方。毕竟那里,充满了未知,充满了危机。就算这世间的顶尖高手,若是不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也是不愿踏足那里的。

    但那里离江南甚远,就算是赶到那里、也是需要二个多月的时间,这些时间、若是能够日日得到青年男子的指点,他在画道上的路途、或许能够突飞猛进。

    他要把握好这二个月的时间,最好、可以成为这一路上同伴的伴随,一同去寻周姑娘。

    “不用麻烦了。就由我亲自去找悠落姑娘吧。”灵大宝摇了摇头。

    “”

    言先生还未反应过来,便是听到嗖的一声。然后,听到了脚踩湖面的起踏声。

    身轻如燕,蜻蜓点水。

    言先生还未反应过来,便听到了四周女子的尖叫声。

    “公子!公子!”

    女子们又被灵大宝一身绝顶轻功给迷住了。

    “好快的速度!好厉害的轻功!”言先生惊呼了一声,但很快就追赶了上去。

    只是一盏茶的功夫,灵大宝就接近了那船舟,看着那一身玉衣,随风而舞。

    “悠落姑娘。”灵大宝笑了笑,在湖面中一步之间、来到了那一艘船舟上,转身之中、笑容是却是逐渐凝固。

    “这不是悠落姑娘”

    他在船舟上站了许久,睛重得抬不起来,长长的的睫毛上挂着繁重的几滴珠水,眨了几回,晃悠悠跌落下来。

    “为何如此”

    “周姑娘!”

    就在这时,紧追其后的言先生落在船舟,待看清这玉衣身影后,脸色顿时一变。

    这竟是一个草人。

    “悠落姑娘,是去了何处”灵大宝深深的吸了口气,开口询问。

    “旧都。”言先生看了一眼身旁的男子,看到其脸色,无比难看、也是长叹了一声。

    旧都,历经风雨三百年,这三百年、极少有人敢入。敢入之人,皆是无法走出。

    这里一片昏暗,就连光阳都无法照耀而今。

    但,此刻、在一条小巷中、却是出现了五道身影。

    “沉沦之地,就连将我镇压、封印到各处的东华仙王,也无法看破的沉沦世界。”

    “而这里便是这沉沦世界的最深处”

    。( 焚天路 http://www.8izw.com/0_19/ 移动版阅读m.8i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