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爱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焚天路 > 正文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至宝
    此时秋风荷荷,那破开云层叠叠,如同一滴露坠了玄天,将在玉盘中落,而后出水成芙蓉。

    在中年男子伸手一挥之下,潭水之中只响起一声扑通,却掀起了一河碧波,最后沉底。

    彤彤烈阳之下,是那碧水逐白。只是刹那,便是如同长开了满幕芦花。这芦花点点,平沙落颜,又是眨眼之间,铺成了镜面。

    那从苍穹中而落之物,坠入潭中、便是如一颗极为细小的沙石坠落,不起丝毫惊伏。在坠落到刹那,便起了缕缕白雾

    这是寒光。当这寒光升起,便以中央为始、刹那向着四方扩散,潭中的一切,都开始冻结。原本在潭中嬉游的鱼儿,一动不动,那水底的藻体从软到了硬。

    那寒光也顺着那枚鱼钩、从鱼线顺着长竿逆流,于是寸寸起霜华,不到一个呼吸、这长竿同样成了冰雕。

    这寒光在继续,延升到了中年男子的手中。只是微微触碰,他便感受到了一股极冽之寒。

    中年男子瞬间脱手,眸光一凝。

    “这寒冽...比之极寒还要甚之....若是常年于此,恐怕就连第二步强者,也会神魂冻固。”中年男子退后了几步,低头看着面前这一处寒潭。

    中年男子眼中的震惊与骇然,一显无余。先前这一幕,突然出现、也突然降临。恐怕这诺大陌尘之中,除了他之外、无人能够得知。

    若不是他察觉到那云层轻微的波动,恐怕也是无法察觉。

    白光大起,逐渐覆盖了四周的千树万花。下一刻,又是一阵更为光亮的白茫从中央再起。而后,便是五光十色。

    “这是........”中年男子再次疑惑开口。而后,眸光凝视那一处湖潭中。尽管,他的视线随落、便是无形中起了凝霜,直入眼瞳。

    有烈焰从眼中升起,一股灭意刹那间齑碎了这凝霜。而后,终于看到了这寒潭中央,有何物。

    那是一个冰雕,是一个人形。但却是看不出其貌。只是冰雕形,其中并没有人的影子。像是雪中自然成形。

    中年男子看到了这冰雕中,有数百件散发着璀璨光芒的华饰,各个宝石镶嵌,看着极为不凡。

    在其中,更是有波纹荡动,散发着阵阵玄妙的气息。更是让他感受到一丝威胁感。

    “这是玄器........”

    中年男子感受到这玄妙的气息,双眸瞳孔顿时微缩。

    “这是玄器,这是灭器....这一块寒冰中。为何会有如此数量的灭器”

    中年男子心中震惊,这从天而降之物,是一块冰石、一块人形冰石。这块冰石极寒,更是蕴藏着数百件灭器。

    数百件灭器,这恐怕已是九天十地所有大能的总和。

    “五百六十七件,这冰石之中竟有如此多的灭器。整个九天十地、都没有这等数量。为何...这冰雕中会有”

    中年男子喃喃开口,心中的震惊久久不能平复。

    五百六十七件灭器,若是这寒石显于世间,那一定会引起轩然大波。众所周知,每一名第二步强者都只有一件本命之器。

    有此本命玄器、可以使得第二步强者们爆发出超自身实力之势。若是一件本命玄器催爆,那么、等同于一名玄境强者自爆。

    同样,灭器也是如此。只是这代价极大,若是失去灭器,失去了这本命之器,便是彻底失去。

    在下一刻,中年男子再次一怔,而后眸光死死的盯着寒潭下的那块冰石,呼吸逐渐急促了起来。

    他所见,一道极为璀耀的红光、正中冰石中。

    这是一枚戒指,散发的气息、若有若无。仿佛,根本就不存在,但其散波的气息、却是让中年男子感到窒息。

    “空...这是空器.......”

    “金光之罩,瑞祥之相,真当是天赐福缘!”过了许久。中年文士提起鱼笼中的金色大鱼哈哈一笑。

    这是一件空器。空境、这对于第二步修士来说大多不知,就算是踏入在灭也是大多不知。但中年男子却是不同,这是一名灭境后期、绝顶大能。

    就算是在天之上,这中年男子、也是最强几人之一,甚至有正面硬抗不详之力。是有资格追逐空境的存在,又岂会不知这空境。

    “当年,那一处地、我与几位道友联手,依然打出那一条通道。那一条路,比之破妄道更加艰难,也更加凶险。但也是通往那传说之地的唯一之路。”

    “当年没有把握,但若是有了这数百件灭器,以及一件空器...不对...是三件空器!”

    他看到冰石深处,还有两枚戒子。与第一枚不同,这是极为暗淡,没有一点光芒。但同样是若有若无,这无之间持续较长,而这有之间、不过短短刹那。

    这一定是比第一件空器更要强大。否则,也不会呈现这种动律。

    中年男子在大笑之中又伸手,一掌向着面前的寒潭拍下,轰然之间、这寒潭一震、四分五裂、又在裂开中破碎。

    潭下的细微万物,都在一刻间在这一掌下被齑碎。但最为中央、造成这潭水冰覆的起因之物、却是纹丝不动,没有掉落一丝碎沙。

    中年男子眉头一皱,伸手之下手中大起澎气,毁灭之逝瞬间降临、四周一切、都陷入了无形的焰火中,都开始消溶,唯独不变、只有那一块冰石。

    “这.......”

    这是灭境后期大能全力一击,这一击之下哪怕是一座苍宇也要刹那崩灭。然而,这一块寒石却是没有一丝动摇,完完全全抵住了这一击。

    “这冰雪、莫非在自然之下、彻彻底底的成为了玄材。若是成为了玄材,这么这是何等坚硬。恐怕十尊灭境大能联合出手,这破不开此坚硬。”

    中年男子深吸了口气,眸光流转闪动。

    他根本无法看出这块冰石是何种玄材,也不知晓其内为何会蕴藏如此多的灭器,甚至有三件空器。

    他只知晓、不管是这冰石还是这数百件灭器、以及三件空器。任何一种、对于灭境之修来说,都是一场造化。

    一件灭器自爆之下,就能重创一名灭境修。若是数件其爆,就算是他也难以接下。

    若是将这冰石凝练成护甲,那么便是一件至高圣宝,有此甲在身、便是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中年男子凝视这护甲许久许久,眸光一直在闪动,最后一刻、光芒大耀。

    “原来如此!”

    中年男子叹息了一声,有些失望、但却丝毫不减火热。

    他察觉到了这冰石上的奇异变化。当这光阳大落,照射其中、便是有一丝融化的痕迹。

    只是这痕迹,极难察觉。但中年男子在观测之下、这一点细微还是察觉到了。

    “不是玄材,只是冰寒而至。在这光阳之力下、有所融减,但却是极为细微。恐怕以此持续,数千万年也不见得能够彻底消融,露出这几件玄器。”

    中年男子喃喃开口,而后身躯微微一震。在这一震之下,有光阳大起。

    这光阳之照,如同实质,如铁般拍打在这石块上,使得这原本纹丝不动的冰石、终于有了荡动。

    依然只是细微,但这冰石在这光阳之力下、却是肉眼可见的减少了一丝消减。

    “光阳之力,可消融此冰石。但距离帝临之路的开启,只剩下三月。而本座就算是不眠不休的使用光阳之力,印照这块冰石,也至少需要数年时间。根本来不及。”

    中年男子沉默许久,也思绪许久。也想到了如何在这短暂数月间溶解这冰石的方法。

    “人心难测。但在那传说之路面前,这人心、只会归于一处。”

    .........

    .........

    有痛感才透过感官六识,传到脑海中,一名老者的体表,是纵横交错的伤痕,尽管全身被白布覆裹交扎,但依然还有一股股血水从裂痕处溢出,染红了布裹。

    老者清醒了数日,却是始终无法睁眼。

    极度的疲倦涌上心来,让人直欲昏昏欲睡,也只能勉力让自己不再陷入昏睡中。

    只是,尽管他如何支持。现实总是会违背意愿,他躺在一张破烂不堪的木床上,没有床褥,这一张床、也因为身上血水浸湿,除了血水,还有汗水。

    老者的心神早就在这二十多年里耗干,这是修道至今、遭遇到的最凶险的境地。若不是依靠心中的执念强行支撑自己,那么早已丧命在那不详之中。

    他做了一场梦,一场极长的梦。也是一场,美好的梦。

    在梦中,他与一名白发男子拜在同一名隐世大能者之下。

    他们二人,都是天资卓越,远超同代人。年纪轻轻就超越了老一代强者。

    吒咜风云、并不是一场笑谈。他们二人之强,足以冠绝今古,最后甚至超越过了他们的师尊。

    只是,一场绝顶之灾、在某一天突然降临。他们的师尊惨遭不测。而他们,甚至不知晓、这灾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

    不断有人在死去,其中有凡人、也有强大的修士。但他们都一一暴毙,甚至连师兄为了守护他,都遭遇到此劫,最后只剩孤零零的一人。( 焚天路 http://www.8izw.com/0_19/ 移动版阅读m.8i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