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爱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焚天路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 一缕浮光
    此方天地,最终只剩下一个人。

    狂风吹乱了那名身穿阴阳长袍的青年那一头白发,同样吹震的天地大响。

    一缕残念的消逝,代表着老人的彻底绝灭。也代表着不剩任何念想。

    就算天地之间,再出一朵招魂之花。也是无法将老人从黄泉中拉回。因为黄泉当中,已是无老人之魂。

    风中,好像又带存着其他声音。那是老人留下的最后话语。

    “是你........”

    在消逝的最后一刻,老人的目光仿佛穿透了虚无,看到一抹红衣,哑然一笑。

    “你...已远远超过为师。已是真龙遨游。这世间,任何事物...都无法将你左右。如今,你的修为、为师已经无法看清。怕是已经登上了仙境。这时间,必定是已经过了很久。”

    “这岁月...足矣让你忘记一个人,淡忘一段情....孩子,你与临儿本就是老夫暗中助推,若是可以、请好好对待真心对你的人。”

    天地之中,只剩了青年。身后,不断有虚空破碎。这万山连绵已是崩溃的一干而尽。再现的是那一座山丘。

    大风阵阵,下方的那间竹屋已是摇摇欲坠,带动了一缕红绫。

    一名红衣女子停站在竹屋旁,尽管耳边声响剧烈,但她仿佛置若罔闻。

    她的目光,同样穿透了虚空,望到了山上。但她的目光、并没有停留在那身着黑白两色长袍的男子身上。

    而是、那一处曾经有人所站。

    “先生...再见。就算是百万年、千万年...沦落到这沧海成桑田,我也依然会在这里等你。”

    语落之间,晴天霹雳。一切都开始了大奔涌,一切都成了混融。

    晴天霹雳,这声真如晴天霹雳。

    这声随着狂风吹入青年的耳中,让他身躯大震。

    这一切,都是追顺着永无止尽的规则布拥,包括那名白衣男子、以及这里的一切,都要遵从这导向。

    直至白衣彻底从沉沦中苏醒,这一切遵律才会彻底瓦解。而这方天地的一切,都将烟消云散。

    然而、在此刻却是出现了变化。那名女子说了本不应该说的话语。

    是幻语,还是真听。青年男子猛然转身之中,已是只见得残影飘升,最后一缕不剩。那河岸的对方,同样升起了缕缕白烟。

    这是曾经在这一场困境天地中的住民。但随着那人的离去,天地的崩塌、一切都在飞速消逝。最终轮到了这名身着黑白两色长袍的青年男子。

    火红不在,只是这里不在。

    真正的天地,依然火红。是真正的血雨大落,是尸横的遍野。

    十年,又是过了十年。

    自十年前,有一尊无比可怕的外界修士出手,以天地十绝镇杀阿陀罗,惊震了神域七界。

    只是一人,就撼动了神域七界所有古境大能。而后,外界鬼神终于出手,大战大起。

    虽说当年那尊鬼面人已失去了踪迹,但这战火的引线却是因他而起,不会因他的消失而断绝。

    这十年之战,比以往数百年还要激烈。以往虽然激烈,但毕竟是仙之战。而如今,却是天地之神。

    这是神,虽立于第二步,但天地差别。若是灭境大能不留于手,那么、整个天地都将崩塌。

    神域七界,各大古神联手抵御、才能勉强支撑住这方天地。但还是处于弱势。

    这毕竟是他们的家园,还要护住身后之人,故而、得保留几分余力,替身后守住。就是因为如此,才导致与鬼神的对决、占了下风。

    这是一场永无止尽的战争。不是任何人都能与那尊鬼面人一般,只手便是镇杀一尊灭境强者。

    同为灭境,想要杀死对方无疑是痴人说梦,天方夜谭也不为过。

    无人会死。这存于不死不灭之中。但在下方,那些生灵则不一样。

    肉体凡胎,人道之下皆是如此,除了立身在玄之中,有何人能在这等战乱下保证不死就算是有古神出手守护,依旧有人不断在余波之下身死。

    古神只能余力出手,但外界鬼神数量实在太多,达到了三百众、是神域七界的将近一倍。

    以寡敌众,本就是不敌。更何况是皆是尽收全力。

    这是一场苦战。古之十族十位大公皆已是灭境之上,半只脚踏在了更高的层次。只是神族有这等大能者,界外又怎会没有。

    那是十常侍将。这是幽冥之主身后最强的十位强者,也是灭境之上,半只脚踏在了全新的境界。

    这也是为何幽冥界内几乎所有强者为之疯狂的缘由。只要跟随在幽冥之主身后,得到亲自指点。那么....在将来、他们也能踏入这个境界。

    闻道者朝生夕死。道飘渺难寻,寻道者无数万年未曾得见。但如今却是不同,此道、便在眼前!

    问道,何惜一死!

    这战乱无疑恐怖无比,是遗忘之界有史以来最大的灾难,几乎每一刻都有百万生灵死亡,留下的不过是血海长流。

    神与神战,仙与仙战。随处都是战场,随处都是呐喊。

    “观书楼!”

    这是十年之间、响彻在天地的响荡。

    有人死于非命,当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所想的是依然是观书。

    观书楼,这三字、已经融于所有人之骨,因为人们知晓,只有这茫茫无处寻得、才是他们的唯一希望。

    曾经观书现,如今无法寻。但他们的信念,便是一直寻得。

    有人伸出了血手,尽管是身躯四分五裂、也依然是如此。

    因为希望在远方。

    尽管,在很远很远的远方。

    然而就在这一刻,整座天地忽然一震。带起的风云潮涌翻浪。

    随之而来的是一声亮响,鸣啸犹见飞凰。有穿影掠风鸿游十方。

    这一刻,所有声响都为之止静。所有人都是抬头,望向了远方。

    有一场雨。

    这是如同数百年前所下的一场花雨,伴随着的是整个天地的颤抖之音。

    云雨之间,又有其它声音,这是翻页的声音。

    一页一页,又是一页,如叶海滚翻。又如船帆顺风,犹如轻浪。

    天地又是一震,逐一缕浮光。而后,出现的是一双藐视世间一切魑魅魍魉。( 焚天路 http://www.8izw.com/0_19/ 移动版阅读m.8i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