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爱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焚天路 > 最后请假一天
    这名身穿蓝色道袍的中年修士,的的确确是天道人。

    在天道人身上,有淡淡的圣意波动。这气息很淡,但楚程的身躯是生机之体,本就是圣体,自然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这一抹圣息。

    “天道人这么快就感悟到了圣道?半只脚踏入了圣人境界?”楚程眉头挑动,喃喃自语道。

    十五年前,天道人进紫运宗观符王观礼。楚程见到过一面,天道人的境界是凝聚两道规则的尊者,而如今,马上就要凝聚仙台,化界为圣了。

    “此次瑶池仙境,虽说出来的金丹修士只有一万多人,但带出来的仙力,却是有史以来最多的一次。各仙门,修真世家此次有功,我长生剑宗为东海第一仙宗,此次、本座奉老祖之命,在座每一仙门,世家,都有重赏!”

    天道人的声音清晰的落在各峰修士的耳中。

    那些原本为金丹弟子死伤过多而唉叹的仙门与世家听到天道人此语,瞬间转悲为喜。

    长生剑宗的底蕴,可以说就算是其余九大仙门合一,也比不过。天道人能放下此言,那么这重赏,是真真实实的重赏。

    “个人修士榜前三,仙门第一带队长老,上前!”天道人再次开口,回音在众人耳里久久不散。

    此话而落,一名背负大刀的青年男子从一座山峰中漂浮而起。

    众人看去,那个方向是一个修真世家所在山峰。

    “那是浦江李家?”有修真世家的长老惊呼道。

    浦江在东土的最边缘,这李家也只是一个修真小世家而已,其家主的境界,也不过是元婴初期。

    但就这么一个小世家,竟有人能进前三?

    “李道友”

    那座山峰并不是只有浦江李家一家。修真世家,能进瑶池仙境的名额只有五到十位。一座山峰,至少也有五家世家。

    “哈哈!这是我李家的客卿长老。”一名老者笑道。

    这一次瑶池仙境,浦江李家带队者自然是那位元婴初期的李家老祖。

    此刻,李家老祖心震不已,柳刀此次在瑶池仙境的积分全部赠予了李家。整整一百二十多万积分。

    这一百二十多万积分,可以换很多东西,就算是天阶功法,也能换三四件,这是李家的崛起之刻。

    旁人看着李家老祖的笑意,皆是嫉妒与羡慕。

    柳刀踏空而走,很快就来到了天道人的身前。

    天道人看到柳刀,也是一声惊咦。这青年男子给他的感觉,就像面对着一把锋利又霸道无比的刀。

    “你,很不错。”天道人点了点头,赞赏道。

    下方,紫峰山主看了谢依依和萧景云一眼,道:“天尊者亲临,依依、萧景云,我们也上去吧。”

    “师傅,我不上去。”谢依依看了一眼身边的楚程,直摇头道。

    “谢依依!你难道连师傅的话也不听了么?”紫峰山主眉头深深皱起,怒意心中起。

    “我”

    “谢依依,你上去吧。”楚程看了天道人与柳刀一眼,一抹笑意起。

    “可是。”谢依依在犹豫,她知道启天秘境对楚程来讲,也很是重要,想了想道:“不如依依把这个名额给师兄你。”

    楚程看了谢依依一眼,传音道:“你放心,启天秘境不止与三个人进入,这三个名额不过是对于外界来讲,你知道我的身份,到时我去向长生剑宗要一个,料他们也不敢不给。”

    “真的么?”谢依依有些犹豫,生怕楚程是为了她能上去,而故意说的话。

    “师兄何时骗过你?”楚程笑了笑,道:“你放心,我会去的。”

    “嗯!师兄可不能骗我哦。”谢依依点了点头,对着楚程露出一个甜甜的笑脸,向着上方悬空飞起。

    紫峰山主见谢依依自行上前,怒意渐渐消散。对着萧景云示意,飘向上空,来到天道人面前。

    “晚辈七越宗紫峰,见过天尊者!这是晚辈的亲传弟子,也是此次第一的谢依依。”紫峰山主行礼道。

    天尊者成名已久,如今又半步入圣。理当受到这一拜。

    “依依见过天尊者。”谢依依行晚辈之礼道。

    “不错,这一代七越宗金丹弟子很不错。”天道人点了点头,将目光落在了那踏空而来的萧景云身上,沉吟片刻、道:“此人就是谢羽?”

    “回禀前辈,他正是谢羽。”紫峰山主回应道。

    一旁的柳刀原本眯着的双眼,猛的睁起,看了一眼萧景云,立马收回目光,低头往下看去,只见楚程一脸无奈的对着他抖耸了肩。

    “呵呵。”柳刀抬头看向萧景云,冷笑道:“我知道的谢羽,同阶无敌,傲视当代众天骄。是真正的同代天下第一之人,此人又是什么东西?敢自称谢羽!”

    “放肆!你又是何人?敢在本座与天尊者面前妄语?”紫峰山主听言,脸色顿时一变。

    “呵呵。”柳刀冷笑,没有回话。回应她的是一把刀。

    一刀而斩,霸道无比的刀气比直而落,一刀之中,火凰显现。

    柳刀直接动用了九劫神凰刀,就算面对圣虚强者,也丝毫不惧,一刀斩出。

    红焰染红了整个天际,这道刀意、震动了在场众人。

    “大胆!”紫峰山主感受到这刀意,也是心中震动,但对于一个小小的金丹修士挑战她的威严,也是怒极。

    紫峰山主一掌拍出,规则顿时显现,压向那一刀。

    一声巨响,这一刀在紫峰山主的掌下顿时覆灭。但她的身躯也被震退了一步。

    但在下一刻,紫峰山主脸色一变,萧景云脸色则是大变了起来。

    柳刀再次一刀斩出,这一刀的目标正是萧景云。

    当紫峰山主出掌覆灭第一刀时,柳刀的第二刀便已斩出。

    这一刀,更加威猛。几乎是刹那之间,就临近了萧景云。

    “惊雷!”萧景云到底还是地榜前二十的强者,简直这突如而来的一刀,立马反应过来,施展出最强一式。

    两道雷龙显化,在他的周身雷霆滚滚。但在这一刀之下,瞬间覆灭!

    “怎么可能!”萧景云心中惊骇。此人竟一刀斩灭自己的最强神通。

    一刀破散雷霆,向着萧景云斩去,这一若是斩下,萧景云必断一臂。

    “真意”天道人目光微缩,感受到这刀意,有些吃惊。

    下一刻,天道人的身影就出现在了萧景云的身前,只是伸手一探,这道刀意便在掌中崩散。

    “找死!”紫峰山主脸色很是难看,自己竟没戏弄,在众人面前丢了脸面。要出手镇压柳刀。

    “够了!”天道人一声冷呵。强大的威势如涛巨浪压向四方。让在场每一个人感到窒息。

    紫峰山主脸色再次一变,急忙收回手掌。

    天道人看了一眼柳刀,沉声道:“这位小友,你这番话是何意?”

    威压散去,让众人有了喘息。

    柳刀将刀插入背后的刀鞘中,开口道:“原来七域之一的东海,这长生剑宗、也不过如此。原来这千年一开的瑶池仙境,这进入启天秘境的名额竟可以随便让人替代。”

    “呵呵,这人说他是谢羽,分明是想鸠占鹊巢。”

    “前辈,难道东海就是这等规矩?可以在各大仙门正道的眼皮底下强占他人机缘?既然如此,要这排名又有何用?”

    天道人双目微微一眯,扫视了一眼紫峰山主和萧景云一眼。

    这一眼,让二人心中心神顿时轰鸣。如同一座冰山压制在心头,冰冷刺骨。

    “你说,此人不是谢羽?”天道人眉头微皱,开口道。

    “师祖!他不是谢羽。”

    此言而落。所有人的目光落在一名白衣公子的身上。

    众人看到此人,纷纷一惊。因为此人正是长生剑宗的太阴公子。

    “飞沉?”天道人眉头再次一皱,看向下方那道身影。

    公飞沉的目光落在楚程身上,看到后者点了点头,心中一喜,顿时飞向高空、落在了天道人身前。

    “飞沉拜见师祖!”公飞沉鞠身,行弟子之礼。随后站直了身腰,道:“此人不是谢羽。”

    “你认识这个谢羽?”天道人目光微闪,开口问道。

    “飞沉认得!”

    语落,公飞沉转身看向萧景云,冷笑道:“我所知道的谢羽,正如这位道友所说,同阶无敌,傲视天下众天骄。我公飞沉,自认在这位谢羽的手中,撑不过十招!”

    “什么!”

    此言一出,一片哗然。不管是那些金丹修士,还是那些带队强者。就连天道人也是双目瞳孔微缩。

    若是其他人说这等话,别人不会如此震惊。但说此话的人,是太阴公子、公飞沉。

    紫峰山主脸色难看无比,萧景云则是心骇无比。

    他是从柳袭人口中得知谢羽的实力如今强大无比,但他一直不认为谢羽能与自己比肩。

    但公飞沉此言,大大让他震惊。堂堂地榜第二强者,自认不属于静夜,竟会说出这等话。

    公飞沉俯视下方众金丹修士,再次道:“敢问在座何人,有谁能跟谢羽一样,可让静夜臣服?”

    此言一出,浓重的呼吸声再次传来。

    “静夜?”

    这是一个传闻之名。众人只闻其名,不知其人。但却如同大山般,压在每一位金丹修士的心中,甚至能让元婴修士惊惧。

    “公飞沉!你是说静夜也不是这谢羽的对手?你亲眼见过他二人交战?”

    一名高大男子站了出来,他的头发很短,只有两寸之长,身躯十分强壮、好像体内蕴藏着强大的力量。

    此人正是天极殿,也是地榜第三的申屠。

    公飞沉摇了摇头,道:“我并没有见过,但我看到静夜以谢羽为尊,而且此人、同是如此。我虽未跟静夜交战,但与此人战过!”

    “结果如何?”申屠开口问道,先前那两刀,给了他沉重的压力。感觉此人不会弱与他。

    “六十三招下,我败北!”公飞沉深吸了口气,开口道。

    “怎么可能!”

    人群中再起喧哗,满是震惊之声。

    “紫峰山主。”天道人眉头皱起,看向紫峰山主。

    天道人是公飞沉师尊的师尊。可以说公飞沉是直系弟子。自然知道公飞沉从小眼高与顶,对任何人都不服输,但此刻却宁可舍弃自己之名,也要维护那谢羽,可见此事必有蹊跷,那谢羽不简单。

    公飞沉若是不说,无人知晓他曾经败过在别人手上,这第二之名还是他的。但如今,公飞沉的排名要再降几位。

    这对于地榜前十的高手来说,是难以接受的事。

    紫峰山主脸色一变,背后满身是冷汗。

    “天尊者谢羽资质极差,此事是他不想要这启天名额,特地让给了这位弟子。”紫峰山主咬了咬牙道。

    “呵呵,难道我长生剑宗,我公飞沉会当着天下正道的面胡说不成!”公飞沉冷哼了一声,就算对方是圣虚强者,也丝毫不惧。

    有天道人在此,公飞沉根本不怕紫峰山主对他出手。

    “你!”紫峰山主怒气升起,但刚刚涌现,就被一道冰冷的目光止住。

    天道人收回目光,低头沉吟了片刻,道:“启天秘境,向来是有缘者得,是修士的机缘造化。这世间,有何人会甘愿放弃可以让他前路无畅的机会?谁是谢羽?站上来!若你真的是甘愿放弃,那么此事就此过去,若是有人逼你,那么本座自然要让他知道,我长生剑宗的规矩!”

    此言而落,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七越宗所站的山峰处。

    “谢师弟,这是大机缘。岂能白白让给萧景云?”荻独秀见楚程未动,轻轻扯了扯他的衣袖道。

    柳袭人则是望着萧景云的背影,一脸担忧,生怕楚程上前。

    “让?我谢某自然不会让的。多谢荻师兄关心。”楚程一笑,往着前方一步而出,瞬间来到了天道人的身前。

    “你就是谢羽?”天道人看着楚程,眉头皱起。

    怎么看,这谢羽都是十分普通,不像一名高手。

    “见到尊者,还不行礼跪拜!”紫峰山主在一旁呵斥。

    “呵呵。”楚程看了紫峰山主一眼,随后行礼,对着天道人行晚辈之礼。

    待他站起身时,身上一阵波动。一股外人难以察觉的圣息悄然而出。

    这道圣意,外人难以察觉。但一只脚已经踏在了圣境,岂会感受不到这股比他还要精纯的圣意?

    天道人双目瞳孔猛缩,心中尽是骇然。下一刻,他看到天地之间风流疾速,对面那位青年,那一张普普通通的脸,竟在刹那之间溃散,又在刹那之间恢复。

    这速度飞快,就算是那些十大仙门的圣虚强者都没有察觉,但天道人却是在那刹那之间看清了那一张。

    那是一张骏逸非凡的脸庞。

    这时间长相貌美的男子也不少,但这一张脸,却是让天道人在瞬间心中震动,大汗直流。

    “生生生”

    “晚辈谢羽拜见天尊者!”楚程带着笑意,欲要再拜上一拜。

    “我我”堂堂天道人,竟在此刻几乎颤着声的开口,见楚程要跪拜下来,脸色再次大变,直接威势一出,将楚程托起。

    “生木大师,您怎会在此地”天道人毕竟是半步圣位的强者,就算是在尊者之时,也名震东海,心中的震动自然马上被他平息了下来,开口传音道。

    “生木的身份,只有公飞沉,还有你身边那位小姑娘、与我那位朋友知道。至于此事,呵呵你自己看着办。”楚程微笑着起身,看着天道人道。

    “老夫的内心是崩溃的。”天道人很想对楚程说这一句。

    他在几个月前,察觉到东海显现圣丹的气息,便猜测生木大师很有可能来到了东海,但万万没有想到,楚程会借七越宗弟子的身份进入瑶池仙境。

    天道人一想到楚程对他行晚辈之力,一颗心更加颤动了。

    “大师之意,天道人知晓怎么做”天道人再次传音,随后看向紫峰山主,双眸之中怒火燃起。

    一艘大型飞舟上,一间雅阁内、坐着二名男子和一名身穿蓝白衣的少女。

    “谢依依,你不会怪师兄吧?”

    楚程坐在椅子上,手指敲动着茶杯,开口道。

    “依依怎会怪罪师兄,此事本就是师傅做事不公。只是”

    天道人得知谢羽是楚程后,自然知晓是紫峰山主想让人替代这个名额。若是其他人,毕竟是七越宗的内事,也不会过多为难。

    但谢羽的真实身份,是人世间三大丹皇之首的生木大师。

    天道人以七越宗藐视东海古之圣贤立下规矩之罪,免去七越宗第一之名,不赐玄天境,并在七日之后,长生剑宗会派一位圣人巅峰老祖要亲自上门拜访七越宗圣人。

    东海毕竟是长生剑宗为最,虽说七越宗同为十大仙门,但在长生剑宗眼里,并不算什么。

    “呵呵,是在担心因你师尊,失去一件圣器,会导致七越宗圣人震怒?从而降下圣人怒火?”楚程呵呵一笑,道:“你的这位师尊,目光太狭窄,难成大道。你拜在她的门下,实在可惜了。”

    谢依依轻咬粉唇,低头不语。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楚程听到这声动静,翘起嘴角而笑。

    “终于来了。”

    门外,响起一道苍老的声音,但在语气之中,带着一些惶恐。

    “天道人,求见生木大师!”( 焚天路 http://www.8izw.com/0_19/ 移动版阅读m.8i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