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爱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焚天路 > 正文 一千零四十二章 幽冥
    山间小道,已是叶红满地。漫天的风拂之下,处处红蝶舞动,形成了层层红幕。

    一辆驴车陷与红幕中,带着吱响,一路行驶而来。行架的人,是一名身着灰色布衣的白发男子。

    他一只手拉着驴绳,一只手熟络的剥着橘子。以食指插中心,顺着四周掀下,便是完整的一幅。

    白发男子将橘子扔在了挂在驴身上的竹筐中后,这才用两指头将橘子分为两半,一半固在掌心间,另外一半塞进了嘴中。

    这是野橘,自然不会有多少甜味。但止渴尚佳。至于那橘子皮,若是洒上粗盐、再进行风干,便是一道甚有滋味的陈皮了。

    这白发男子,便是楚程了。

    从他们出发到现在,已是过了三个多月。

    这三个月来,由楚程与无涯道尊接换驾这驴车,至于少女莫小八、在车厢间无非是躺躺睡睡,甚是觉得无聊。

    于是,奇事。

    他们曾经都是九天十地中的强者,什么妖魔鬼怪、魑魅魍魉,也是见过不少的。所说的故事,差不多都是亲身经历。

    莫小八听得入甚,甚是喜欢。但听久了,也是觉得无趣了。说来说去、无非就是那些神神仙仙、妖魔鬼怪,还要情情爱爱那些事。

    也还好这里的字文与九天十地大致相同,便是教教莫小八识字。按照无涯道尊说的,要把莫小八培养成大家闺秀的风范,不说绣红、琴棋书画、那得样样精通。

    于是在路过一座小镇时,除了补给干粮,便花了三两银子买了一把木琴、一盒棋子,一本诗经。

    楚程与无涯道尊,这琴棋书画造诣颇深。也可称大家了。亲自教导莫小八,自是会名师出高徒。

    车厢中,卷,伸手在沙盘中写着字。

    这纸张笔墨对于他们来说,还是太贵。还不如在沙盘中书写,可以反复用,也不会浪费。

    “不必才明绝异,不必辩口利辞,不必颜色美丽。不必工巧夺人。”

    这二十四在沙盘中划写完毕,便是占得全部。再难补上一字了。莫小八伸手覆尽字文,又念着写道。

    “谦让恭敬,先人后己,有善莫名,有恶莫辞,忍辱含垢,常若畏惧。”

    “短短两个月,这字倒是认得了不少。不过,你可懂这些话的含义?”无涯道尊睁开了眼睛,打了个哈欠、坐直了身子问道。

    莫小八点了点头,回答道:“谦让恭敬,先人后己,做善事不张扬,有不足也不辩解,忍辱负重,容忍不足。常怀有谦卑畏惧之心,对待地位低下人也是如此。”

    “不仅是要懂,还要做到这敬顺之道。”无涯道尊点了点头,语重心长道:“固守本心,择选而善。唯有这样,你在今后步入修行后,修行之路上会更加长远。不会受心魔所迫。要知道,善有必有好果。”

    莫小八唔了一声,抬头看向无涯道尊、问道:“无涯爷爷以前坏事做多了吗?”

    无涯道尊听言,一愣道:“为何如此说?”

    莫小八将沙盘放在一旁,道:“你说善有善报,那自是恶有恶报。当初遇见无涯爷爷时,你疯疯癫癫去河中寻个溺死。这就像是遭了大变故,没得个善果。这不就是惹了天怒么?”

    “......”

    无涯道尊瞪了瞪眼,吹着胡子道:“胡说!老头子我修炼亿年,所杀的都是恶人。从未做过伤天害理之事。”

    “你看,还亿年呢。这里怎的还没好。”莫下八指着自己自己的脑袋道。

    无涯道尊无奈了。这方天地,规则与九天十地大不相同。就算是渡劫境,也只能活出个千年。究竟能否存活亿年,也只有那传说中的境界、灵寂大能才自知了。

    所以,莫小八才不信无涯道尊修炼了亿年。权当臆想说胡话了。

    莫小八见无涯道尊一脸气,不由失笑道:“好好好,无涯爷爷是这天底下最好的善人。我听你的就是了。谨记这书中的话言。”

    就在这时,一声驴鸣。驴车突然停止了下来。

    无涯道尊点头道:“老头子让你记住这些,自然是为你好。”

    说着,他又转头大叫道:“楚小子,这晌午刚过,停下来做甚?这驴车行的本就过慢了。你一路停停,真想过了五十年载、才走出这大莽山?”

    “小声点。前方有打斗。大概在二里之外。”

    楚程的话语从外头传入了里厢的二人耳中。

    “有人打斗?”无涯道尊听言,脸色一变道:“该不会是此方的山贼草寇,拦路打劫?”

    他们这一路,虽然没有遇见半路抢劫钱财的。但最担心的还是这个。

    没有遇见,未必不会遇到。毕竟大莽山中几乎都是山脉,路途遥远。落草为寇的人还是很多的。

    他与楚程如今修为没失,但在这方天地、修为无法动用,沦落凡人之身。若是被刀剑刺中砍中,那只有一命呜呼了、下落黄泉路了。

    无涯道尊掀开布帘,走了出去、直接坐到了楚程身边,闭上了眼睛。

    他曾经毕竟是强者,面对危险自然不会立马慌慌张张,找不到东南西北。

    无涯道尊闭上眼睛后、四周的一切都清晰了起来。

    尽管法力无法动用,但感知依在。方圆十里的动静,还能较为清晰的察觉。

    他听到,二里之外有落石滚滚的声音。也听到了焰火灼热滋滋声响,还有瀑布冲天之声。

    “是修士。不是山贼草寇。”无涯道尊睁开了眼睛,开口道。

    楚程点了点头,道:“我自然知道是修士。我准备前去一探,你如何?”

    好不容易遇见了此方世界的修炼者,楚程自然是要想尽办法接触。否则这纯阳宫何处寻也不能得知,只能满天下的瞎逛悠、也不见得能够找到。

    若是接触到了此方天地的修士,说不定能在他们口中得知一二。

    “老头子自然想去看看。这里的修士、大多都是正道名门。若是遇见正道名门,那自然无性命之忧。就怕遇见的是一些魔修士。或者是一些修真小家族。”

    “这些家族之人,向来没什么规矩,只要无旁人知晓,杀不杀人、只凭他们的一时心情。”

    楚程沉吟了片刻,道:“就算是如此,我还是要去看看的。不如你在这里陪着莫姑娘,我一人前去。若是三个时辰后我还未归来,怕是遭遇了不测,你们二人便可以离去了。”

    无涯道尊摇了摇头,道:“老头子当年好歹也是个盖世强者,整个苍云天能打的过我的人两只手都能数的过来。就这还能让我退避?”

    楚程摇了摇头,道:“不是怕不怕的问题,若是我们二人一同去了。万一出事、那就是两个人全折在那里。你让莫姑娘怎办?难道又跟以前那般,无依无靠吗?都说旁观者清,我瞧莫姑娘是真正将你当作亲人了。”

    “这...你说的也有道理。那你一定要小心。老头子我好不容易遇见同乡之人。若是你这就挂了,老头子都怕是不知道要如何活了,指不定要殉情。”无涯道尊点了点头,严肃道。

    “.......”

    “还殉情......你能走远点吗?有多远走多远,可以吗?”楚程深吸了口气,也是差点说出脏话。

    无涯道尊哈哈一笑,道:“那你快去吧。一路顺风!”

    楚程跳落在地,笑着回道:“别说是风,就算是那光我也能顺。”

    他转身向着前方奔跑而去,随着距离越来越近,所听到的打斗之声也愈加清晰。

    一刻钟后,那交战依旧继续着。待只剩百米后,楚程弯下了腰、小心翼翼的摸爬着,以防被那些打斗之人察觉。

    当靠近一块可以掩盖一道人身的大石后,楚程直接贴附在了上面。

    就算是有大石遮眼,还是可以清楚的看到四周被红光覆照。

    就在这时,楚程感受到有一只手拍在了身后,让其脸色顿时一变。

    “是我......”

    一道无比小声如蚊子嗡鸣的声音落在了楚程的耳中。待听到此声后,也顿时松了口气。

    “无涯道友,你怎么跟来了?”

    来着不是无涯道尊又是谁。先前一路紧绷着神经,没有顾后方的动静了。

    “还不是小八那丫头,担心你一个人应付不过来。让我跟着来。”

    “胡闹,你也放心让她一个人待在那里?若是真遇上了山贼草寇怎办?我可听说了,这大莽山中的山贼不仅要财、要人命。更要美色。”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小八就在后方百米外藏着。放心、那里是个树洞,刚好藏她身,我再用杂草盖住了。那些修士找不到的。”

    无涯道尊蹲走到楚程身旁,探出了半面脑袋,啧啧道:“只是几个开尘修士。若是放在咱们九天十地,那就是三境修士了。咦...那个女娃娃长的倒是冷艳,就是不知道床上又会是如何。”

    他从一个风度翩翩的俊美男到如今修幅无边的糟老头只是百年而已。只是百年、也从曾经不好女色、温文尔雅、一心向道的心性,变成了见女人就心起龌龊。

    楚程心中感叹了一声这岁月真当是把杀猪刀,又将手按在无涯道尊的肩上,探头而出。也是缓缓瞪大了眼睛。

    只是他并未看向无涯道尊所说的那个女子,而是看见了那幅打斗场面。

    这一幕,让他难以置信。这就是堪比三境的开尘?

    他所见,是一男一女对战六名黑衣男子。

    以六敌二,那六人却是节节败退。甚至有四人已经受到重创。

    那女子手持红绫,挥动中便是大片大片焰火如花绽放、涌流向那六名黑衣男子。

    “今日,你们邪花教遇见我兄妹二人,也是算你们气运太差。我名李天白、乃白云山庄嫡大公子,今日送你们上路!”

    女子身旁的青衣男子,伸出一掌、手中玉笛旋旋飞落,冲上半空。在旋转之下散播一道道绿色波纹,瞬间膨胀。

    有流水滔滔声自天上而已,雨幕大落、占地十米开内。有一条条青蛇凝聚而出,带着破风之声袭向那六名黑衣男子。

    那六名黑衣男子,脸色难看无比。连忙提起手中长刀抵挡,但刚触碰到那些青蛇袭击,便是瞬间融化、直接刺穿了胸口、摧毁了心脏。

    倒地声声起,卷起尘烟。

    那女子走到那六具尸体前,蹲下身子搜索了一番,搜寻到六个袋子,这才走到那男子面前,道:“兄长闭关三月,修为倒是更精进了。”

    青衣男子笑了笑,道:“正好没处寻人交手,试我这刚有小成的雨剑诀,没想到这邪花教教徒了。”

    “邪花教教徒,这些年来处处显见,无恶不作,惨害了不少凡人。今日兄长之举倒算是惩奸除恶、替天行盗了。”

    “可惜,这些人都是外围教徒、不知晓邪花教总坛在哪。否则将消息带回正道联盟,我白云山庄也是大功一件了。”青衣男子摇了摇头,大感惋惜。

    “那六人,只是开灵。遇见开尘境修士,只有死路一条。”无涯道尊在大石后看着那两名修士,小声开口道。

    “这就是堪比三境界的开尘境?你是见我初来此地,在唬我?”楚程有些不想相信。

    三境修士,为人道最巅峰。举手抬足之间、也就惊天威能。反观这二人,招式之间并无磅礴大气,反而倒是像一些聚气境修士的小打小闹。就算是筑基修士,也比这大势了数倍。

    “老头子没骗你。这就是堪比三境的开尘。你好好感受下他们的气息。虽无死气?但灵韵还是相仿的。”无涯道尊对此感到气愤、语气不由得有些调高。

    他何等品性?怎的会骗他人?

    楚程眉头一皱,静下心来、好好感受那二人身上的气息,果然、与三境相仿。

    “是何人?”

    就在这时,一声轻呵。那名冷艳女子察觉到动静,脸色顿时冷、伸手之下红绫飞出、笔直之下如长剑一般锋利,顿时轰响楚程二人的藏身之地。

    刹那之间,一声轰鸣。那块大石瞬间轰烈,在焰火之下起焦黑。

    楚程在大惊之中,直面这一击、直感到一丝疼痛、随后一股大力涌来、直接被震退三丈之外,瞬间被大火裹照。

    头埋伏在地上,哭喊道:“女侠饶命,小老儿跟孙儿是附近镇上的人,碰巧路过这...你们所做的、小老儿什么都没见到。”

    “七妹,这二人身上无一丝修为波动,是凡人无疑了。”

    冷艳女子听言,脸上的那抹阴沉才退去。又看了一眼不远处那具被火焚烧的尸体。道:“你们偷偷摸摸的在一旁窥视,谁也会认为是心怀不轨的人。既然你只是凡人,那便不杀你了。”

    说着冷艳女子从袖子中掏出一锭金子,扔在面前趴在地上的老头,道:“我误杀了你的孙儿,这锭金子、就当是给你孙儿的安葬费了。”

    “多谢女侠不杀之恩。”无涯道尊听言,顿时呼了口气。连连磕头谢恩。

    待这二名修士走后过了一柱香后,无涯道尊这才敢抬起头,捡起那枚金灿灿的元宝,拿起擦了擦、又一口咬下。

    “金子,真的是金子。这份量,怕是有十两之重。按照这里金银的兑换率,一金等于十六银。这就有一百六十银了。发了!发财了!”无涯道尊几乎是跳着站起,兴奋的手舞足蹈。

    只是在下一刻,他又想到了什么。看向那具已经被烧焦的尸体,又是大哭了起来。几乎是一把鼻涕一把泪。

    “楚小子...你死的好惨。你让我今后怎么过活!”

    无涯道尊颤抖着身走到尸体的面前,一下趴在上面,用力捶着地、心中的悲伤一泻而出。

    他好不容易遇见了来自同一片天地的人,这才心起走出这里、重回九天十地的意想,哪想到这才三个月过去,这同乡之人就这么去。

    “你放心,老头子我不愧亏待你的。我会请最好的木匠、给你打造最好的棺材,让你死后有个舒服的地方躺着。”无涯道尊用袖子擦了鼻涕、哽咽道。

    “这棺材,还是留给你自己用吧。”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落下。直让无涯道尊吓的连忙站起,左顾右看、并没现在周围有其他人。

    “别看了,我没事。”

    那具烧焦的尸体蓦地躺起,拍了拍身上的焦尘。

    无涯道尊看到这一幕,又是吓的连退几步、瞪大了眼睛道:“你是人是鬼!”

    “你见过鬼在大半天出的吗?”楚程无奈一笑,捡起还未烧成灰的衣角、遮住了紧要部位。道:“那一击袭来,我也是认为必死无疑。却是毫发无伤。”

    无涯道尊瞪大的眼睛,一瞪再瞪。难以置信道:“不可能,你如今修为无法动用,正面受到那一击,怎会不死?”

    楚程站了起来,走到一棵大树前。道:“我也是如此认为。但我却没有死。甚至不留一点伤痕。唯有一个解释。”

    语落,楚程伸手一拳,直击在那棵树上。

    这一拳之下,那棵大树瞬间层层碎裂,只剩木屑漫天飞舞。( 焚天路 http://www.8izw.com/0_19/ 移动版阅读m.8izw.com )